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如果有来生 > 上一页    下一页


  §序章:前世篇之一〈遗憾〉

  桌上,摊着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书。

  男方落款处已经签好名了,苍劲挺拔的几个字,映入江雪眼里,像是对她这半生最犀利的嘲讽。

  她瞪着那用钢笔写出来的字迹,许久,许久,直到眼眸有些微刺痛,才深吸一口气,颤颤地扬起羽睫,樱唇顺势勾起一抹浅笑。

  她知道他最讨厌的那种高傲的、自以为是的笑。

  “这是什么意思?”她望向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吐露清晰。

  男人逆着光,俊容半掩在阴影下,站姿一如既往地端挺,七分英气勃勃中夹杂着三分淡漠。

  “你明白我的意思。”他的语气跟他的人一般凛冽。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用温柔的口吻对她说话了?

  江雪神智有些恍惚,怔怔地打量男人,虽然逆光让她无法看清他的脸,但他的五官早已深深刻印在她心底,她记得他脸上每一丝纹路,记得他对她无可奈何地微笑时,左边嘴角会隐隐地弯出一个小涡,记得他很专注地看着她时,眼眸仿佛寒潭映月,闪着粼粼波光。

  她记得很多事,记得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记得他曾经对自己是如何的疼爱与纵容,也记得自己对他的伤害和利用。

  如今,是将这纠纠缠缠的一切彻底斩断的时候了吗?

  “你签吧!”他说,一字一句如冰冻的雪珠掷向她。“我们不能再这样过下去了,总得有个了断。”

  了断,他要跟她了断……

  江雪咬着牙,娇躯微微僵着,全身冰冷。

  她想起自己失去的一切,母亲在生下她时便难产过世了,父亲也在几年前因病撒手人寰,从小看顾她长大的珠姨在她九岁那年丢下她离开了,唯一称得上是手帕交的好姐妹雅岚也因为某个三心两意的男人与她决裂——除了他,她身边再没有谁了,可就连他,也跟她分居了将近一年。

  “傅明泽,连你也要离开我吗?”江雪嗓音沙哑。

  他听了,似是震了震,却是一语不发。

  两人隔空默默相凝,她看不清他的眼神,却知道自己的眼眸肯定燃起了灼灼火焰。

  她倔强地瞪他。“你想回谢清婉身边,是吗?”

  他仍是不吭声。

  她忽地恼了,心海翻腾,卷起千堆雪。“你说话啊!你是不是想回到那女人身边?”

  “是又怎样?”他总算开口了,毫无起伏的声调差点逼出她的泪。

  在她如此愤慨受伤的时候,他怎能这么冷静!

  她霍然起身,十指紧紧攀着桌沿,像溺水的人试图抓住些什么。“我不会答应的,你别作梦了,我绝不答应!”

  他盯着她,好半晌,才扬着清冷微带厌烦的嗓音。“你够了没?江雪,你究竟想把我们两个逼到什么地步?就不能好聚好散吗?难道你非要将我们之间的情分都磨殆尽了才甘心?”

  她用力咬牙,冷笑。“你也知道我们之间有情分?”

  他沉默两秒。“放手吧!我不想有一天恨你。”

  “你已经恨我了。”她颤着苍白的唇。“从两年前我逼你和谢清婉分手,非要你跟我结婚,你就已经恨我了,不是吗?”

  他没回答。

  “你说话啊!为什么不敢说实话?我用我们江家对你的恩情威胁你,还骗你我生了重病,活不久了……”如果不是发现这个真相,他一年前也不会坚持与她分居。她明白他是对自己失望了。“你明明就很生气也很恨我,我知道你恨不得亲手杀了我……”

  怎么办?她想哭了,真的好想哭,可她不能在他面前掉泪,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她不想让他以为自己又想利用他的同情心留住他……

  一声长长的叹息。“你签字吧!雪,我们别再折磨彼此了。”

  她不敢看他,低头瞪着桌面。“你这段时间是不是都跟谢清婉住在一起?”

  “……这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她的事?她恨恨咬唇。“我们只是分居,还没正式离婚,你们这是通奸!”

  “所以呢?你要告我们?”他语调又变冷了。

  对,我要告你们!

  她猛然抬头,话几乎便要负气地冲口而出,但眼泪抢先一步碎落。

  不想哭的,却还是在他面前落了泪,她恨自己的不争气,抬手忿忿地抹去泪水。

  他看着她愤然的举动,墨眸闪烁着复杂的光芒,良久,才哑声开口。“我没跟她住在一起,清婉她……很有原则的。”

  这什么意思?谢清婉有原则,所以她没有原则?人家是端庄婉约的淑女,而她是刁蛮娇纵的千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