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恋花怜蝶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我马上出发!”说着,花信转向紫蝶,俯下身,深情望她,“你等着,我一定在七日内赶回来,你一定要等我。”

  她抓住他衣袖,“花信,不要──”

  一记温柔啄吻,吻去了紫蝶未竟的言语,也为花信的誓言封缄。

  “等我!”他轻轻拉下紫蝶的手,不让她有阻止的机会,迈开步履,旋风般离去。

  紫蝶无力挽回,只能眼睁睁目送他挺拔的身影淡去,她哀怨地转向水月,“为何要告诉他?这法子……会害死他啊!”

  “你又为何什么都不说?”水月平静地接受她的责难,低声反问,“你是因为喝下那杯酒才中此剧毒,为何不告诉他?”

  “因为──”

  “为了我吗?因为你以为下毒的人是我,所以才刻意隐瞒吗?”水月逼问。

  紫蝶咬唇,默然。

  水月静静望她,好半晌,明眸淡淡漫开水雾,“你真傻,紫蝶,你傻透了!”

  “你才傻呢,水月,为何要这么做?你应该知道,谋弒公主可是死罪啊!就算公主真如你意中了毒,你也难逃一死啊!”紫蝶气急败坏。

  面对好友的指责,水月并不辩解,她在床榻边坐下,展臂揽住好友。

  “傻瓜!为了保护我跟公主,竟不惜用自己的命来换,你啊。”感觉到紫蝶忽冷忽热的体温,水月忽地哽咽。从不轻易哭泣的她,此刻泪流满面。

  她最好最好的朋友啊,她受苦了!

  “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水月喃喃低语,与其说是安抚好友,更像是在说服自己。

  她紧紧拥住紫蝶,心底不住地祈祷。大神保佑!让花信及时赶回来吧。

  §终曲

  天亮了吗?

  细微的声响唤醒沉睡中的紫蝶,她慵懒低吟一声,羽睫轻展,第一个映入眼底的正是最思念的人。

  花信侧身望着她,墨深的瞳如此专注,仿佛早已恋望她许久,须臾不离。

  “你醒啦?”他暖暖地对她微笑。

  “你也醒了。”她也甜甜微笑。

  “今天觉得怎样?”

  “好多了。你呢?”

  “我根本没事,好得很!”

  “逞强。”她妩媚地睨他,“明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我哪是站不起来?不想站而已。”

  “为什么?”

  “能躺在这儿看着你,我何乐不为?站起来做啥?”他对她眨眼,那晶亮的眼神好淘气。

  她呼吸一紧,半晌才找回说话的声音,“……你无赖!”藕臂轻轻推他,“躺了这几天,也该下去了吧?”

  “不行啊,我身子还没全好。”他手抚着胸膛,做出西施捧心状,还夸张地咳几声,“你听,我还咳着呢。你舍得赶我下床吗?”

  瞧这模样,多可怜兮兮啊。紫蝶又是好笑,又是疼惜,玉手不觉轻扬,抚向他脸缘。

  他的脸整个瘦削了大半,到现在仍苍白得很,不见多少血色。

  火影说,他现在已经好多了,刚回来时,那模样才真吓人,宫女们见了尖叫连连,还以为打哪儿跑来一具僵尸呢。

  这虽是玩笑话,却也让紫蝶明白,那七天他究竟受到了何种折磨。

  为了救她,他真可说是豁出性命了,她又怎舍得赶他下床呢?他病着,她也病着,两人唯有同躺一榻,才能像这样时时见面。

  只是,这事若让那些多嘴的宫女传了出去,不知有多难听啊!

  她叹息,强迫自己搁下手,狠下心,“别装可怜,要躺回你自己床上躺去。”

  “我想陪着你嘛。”花信嘻嘻笑,就是不肯下床,“我啊,想看着你,还想……抱着你。”话语未落,臂膀已趁她不备之际环住她纤腰。

  “花信!”她吓一跳,粉颊染红,开始挣扎起来。

  他却不容她挣扎,紧紧抱着她,一面得意地笑道:“呵呵,这下我不娶你都不行了。”

  “谁、谁希罕你娶啊?”她窘得全身发烫,“我才不嫁呢!”

  “真不嫁吗?”他笑睇她,“火影不是说了吗?我那两个双胞胎弟弟一听说我千里迢迢去取药,原来是为了你,二话不说,马上赶回家要我老爹筹办婚事。”

  提到花老爹,紫蝶一阵不安。“听说花伯父还特地派人到千羽国打探我的下落,唉,我真不该让他老人家这么担心。”

  “知道错了就好。只要你乖乖跟我回家成亲,我想老爹不会太计较的。”他啄吻她柔唇一记。

  “你!”粉拳捶他肩头,“讨厌啦!”

  “嘿!你这姑娘可真没良心,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呢,为了替你取雪冰莲跟地狱火,差点没去了一条命呢。”

  “哼,你还敢邀功?”紫蝶瞪他,“我会中毒有一半也是为了你──”她蓦地顿住,急急掩唇。

  “说啊,怎么不说了?”他眼神了然,“你会中毒是因为喝了那杯圣酒吧?”

  她敛眸不语。

  可即便她不说,他也能猜出来龙去脉。“我早知道你不是那种会自居功劳的人,你会坚持向云霓讨那杯酒来喝,是为了救她吧?”

  她默然,良久,方哑声道:“因为我知道,如果公主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会非常难过。”

  “如果你死了,我才不想活了呢。”他叹道,又爱又怜地捏了捏她鼻尖,“傻瓜!”

  她轻轻笑了。

  他搂着她,右手撩起一束发,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是水月下的毒吗?”

  她倒抽一口气,明眸圆睁,“不是的!”

  “那杯圣酒是她亲手从祭坛取下的──”

  “可经手的还有那典侍巫女呢!”她急切地为好友辩解,“又或者事先有人下了毒,总之,不一定是水月──”

  “嘘。”他伸指抵住她的唇,温柔望她,“别这么激动,你身子还很虚弱呢。”

  她哀伤地睇着他,“花信,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别告诉公主这件事。”她恳求,“好吗?”

  “我答应你,在事情没查清楚前,不会对任何人提起。”他安抚她,伸手替她拂拢发绺,看着她的眼满是柔情蜜意。

  她心悸不已,“谢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