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恋花怜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你……别动。”他哑声道,温热的气息离她好近好近,近得足以撩动她耳上细细的寒毛。

  她心一紧,一股莫名的燥热自体内深处窜起。

  “你……还好吧?”

  “我很好。”他紧紧抱着她。

  她好软啊!与他紧密相贴的女性躯体柔软得不可思议,还有股难以形容的馨香,缭绕他鼻间。

  她的发,好柔好细,擦过他脸颊,激起一阵战栗。

  他应该放开她的。男女授受不亲,他不该趁此大占便宜。可他放不开,这散发着淡淡幽香的女性娇躯,他实在放不开啊!

  他喉间焦渴,干涩的唇瓣下意识顺着她的脸缘慢慢擦过。

  她僵住身子,“你做什么?”

  他置若罔闻,唇瓣一张,含住她小巧的耳垂。

  她倒抽一口气。

  这惊慌的抽气声不但没唤回他的神志,反倒令他欲望更加深沉。他探出舌尖,温柔地舔吮她耳垂。

  “你、你别这样。”她全身发烫,“放开我。”她挣扎起来,大腿无意间擦过他下腹。

  他呻吟一声。“别动。”他按住她的头,“拜托。”

  “可是……”

  “一会儿就好了。”他靠在她肩头喘气,沙哑的嗓音压抑而痛楚。“就一会儿,让我抱着你。”

  她没说话,却也不再挣扎,软软地偎着他胸怀。良久,他们只是这样拥抱着彼此,一句话也不说,静静倾听彼此的心跳。

  他的心跳,好快好快啊!不比她的慢。

  紫蝶轻叹,这样偎着他胸怀、倾听他的心跳,教她止不住地晕眩,像醉了一般,全身娇软无力。

  为什么他要这么抱着她?他,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喜欢她……

  “花信,我找到她了!”

  激动的呼喊自门外传入,打破了这一刻笼罩在房内的迷咒。两人同时一震。

  “是火影?”花信神情迷惘,好一会儿还搞不清楚状况,然后,他脸色一亮。“是火影!”他推开紫蝶,狂喜大喊,“他找到云霓了,他终于找到她了!”

  语毕,他扶着腿,一拐一拐地步出房外。

  他走得……好快!一点也不见挣扎迟疑,显见内心强烈的兴奋完全压过了生理上的痛楚。

  他真的很高兴。

  紫蝶望着他背影,忽觉全身发凉。

  没想到仅仅只是失去一个人的体温,世界便会在转瞬间从温暖转成寒凉。

  只是失去一个拥抱啊……

  她茫然地想,缓缓曲拢双臂拥住自己。

  §第六章

  云霓昏迷不醒。

  她是让火影给一路抱回来的。他在一处隐密的山涧发现了她,她整个人倒卧在水里,呈昏迷状态。

  为她诊过脉后,紫蝶确定她染上风寒,而且病得不轻。

  她立刻烧热水,替云霓净身更衣,又开了药方请火影下山配药,针灸过后,亲自喂云霓喝药。

  时过傍晚,云霓的病情已稳定许多,但仍是高烧不退。

  “她还好吗?什么时候才能醒来?”花信在一旁着急不已。

  “她需要休养。”紫蝶回答,“她现在身子非常虚弱,待高烧退去后,自然会苏醒。”

  “那她什么时候才能退烧?”

  “你放心,我开的这帖桂枝汤能解肌发汗、调和营卫,是西方大陆的医圣张机最受人称道的一帖药方,治疗风寒疗效极佳。我估计公主约莫再服下两、三帖,病情便能好转。”

  “是吗?这样就好。”听她如此说,花信稍微安下心来,“多谢你了,紫姑娘。”

  “不必客气。”

  “你忙了一天,一定累了,去休息吧。”花信温声道。

  “可是公主──”

  “我来看顾她。”他瞧了躺在床上的云霓一眼,目光满是说不出的爱怜。

  紫蝶心一酸。“可是你自己的伤也还没复原──”

  “让他去吧。”火影在一旁插口,“就算不让他守着云霓,他也一定整晚无法入睡,还不如就让他在这里亲自照看她。”

  “是啊,这里让我来就好了。你们两个都去睡吧。”花信接口。

  “那……好吧。”纵然满心不情愿,紫蝶仍是点了点头,随着火影步出房门,轻轻掩上门扉。

  来到庭院里,晓风轻送,月色筛落梧桐叶,映在白色窗纸上,挂曳出屋内淡淡灰色人影。

  她站在树下,痴痴望着那道身影。

  火影瞥了她凄迷的神情一眼。“你喜欢他吧?”

  她身子一僵,慢慢转过头,迎向火影刚硬冷峭的脸庞。他依然是那副酷冷表情,只是那幽深的眼底,隐隐浮动着某种同情。

  他同情她。紫蝶心里一阵凄楚。他也看出了她对花信的恋慕是无望的吧?

  她低垂眼眸,“请不要告诉他。”

  他静静看她,“我不认为花信会迟钝到看不出你的心意。”

  “就算他看出来了,他不说,我也不说,这件事就永远是个秘密。”她涩声道,“只要它还是秘密,我们……就能继续当朋友。”

  “你不觉得这样的友谊很痛苦吗?这样待在他身边,看着他爱慕另一个女人,你不觉得难受吗?”

  “是很难受。”她坦承,脸色苍白。

  “那你还──”火影蹙眉,不明白她的心思。

  “总比见不到他好吧。”紫蝶仰起头,对他静静地笑。

  那笑,幽静而恬淡,其间却蕴藏着坚强与勇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