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恋花怜蝶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怎么?”他扬眉,逗问她,“不会是害臊了吧?”

  “你……别笑我!”她不依地跺了跺脚。

  可他就爱逗她,就爱看她芙颊生晕的女儿娇态。他笑望她,眼底隐隐流过连自己也没察觉的疼宠。

  “我……我再去熬药。”她匆忙转身。

  “等等。”他喊住她。“记得先包扎手上的伤口。”

  “……知道了。”她应,语气恍若有些不耐,可那粉嫩的唇角却悄悄一牵,嫣然绽开一朵甜笑。

  从那天之后,花信不再乱发脾气,顺从地与紫蝶合作。

  待伤好得差不多后,他也配合她的安排,让手脚做些简单的动作,以期能早日恢复行动能力。

  当然,这并不表示他不忧心云霓的安危,只是他不再将焦躁的情绪无端发泄在紫蝶身上,努力在她面前隐藏起郁闷的心绪。

  他的体贴,紫蝶自然感受到了,也明白他真正的心情,于是每每在他不经意流露出郁闷之色时,总会温柔地说起故事。

  “……后来呢?沙尘暴吹乱了沙丘,你们怎么办?”

  这天,她接着讲述替他接骨那天没说完的故事──

  漫天风沙,狂暴地席卷沙漠,每个人的眼耳口鼻皆被细沙所遮掩,耳边呼啸而过的是凌厉的风声。

  好不容易捱到风暴过后,周遭的地貌全变了,就连在沙漠里行走多年的地陪也辨不清方向。

  “天色渐渐暗了,周遭也愈来愈冷,入夜后的沙漠与白天天候差异很大,身子骨弱一些的人,很容易冻出病来。偏偏我们没想到要过夜,随身装备不足,要是再找不到回城的路,恐怕大事不妙。”说到这儿,紫蝶忆起当时的仓皇无措,脸色仍不禁微微发白。

  连花信这个听故事的人也跟着着急起来。“那地陪太大意了!他从小在那儿生长,难道就看不出沙尘暴的征兆吗?居然还带你们上路!”

  “大自然变化多端,非人力所能掌控。”紫蝶温声道,“我们再怎么自恃聪明,终究斗不过老天爷。”

  “那你们后来究竟是怎么找到路的?”花信追问。

  “想知道吗?”紫蝶微微一笑,起身走到屋内一角,拉开了与他的距离,然后朝他伸出藕臂。“走到这儿来,我就告诉你。”

  “什么?”花信一愣。

  “我知道现在要勉强你的腿走这么一大段路,会非常痛苦,不过你试着走走看好吗?”她柔声劝诱他。

  她竟用这种方式鼓励他行走?他瞪她,不敢相信。

  “过来这里。”她温柔地呼唤,“慢慢地,一步一步走过来,你一定能做到的。”

  他莞尔。

  “你不必用这种方式鼓励我,我不是你想象中那么软弱的男人。这么点路,对我而言不算什么的。”他豪气地说。

  “真的不算什么吗?”她挑眉,嫣然一笑。

  呵!她瞧不起他吗?他不服气地睨她一眼。

  “不然你看着好了。”说着,他扶着床柱站起身,自信地迈开步履。

  第一步,他轻松;第二步,他从容;第三、第四步,他还能支撑;到了第五步,腿部肌肉开始紧绷起来。

  疼痛直窜筋骨,才刚接续好的骨头,在他体内发出严正抗议,阵阵抽疼。

  他踉跄起来,前额冒出豆大的汗珠。

  “再几步就到了。”她不忍地望着他。

  “没问题。”他强作潇洒地摆摆手,一手扶着腿,逼自己继续前进。

  汗水很快地从额头蔓延到全身,体肤发热,右腿窜过阵阵麻痛感。

  “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她朝他伸出双手。

  是的,他一定可以做到的。与她相距只有咫尺之遥,他怎么可能到不了呢?

  他咬紧牙。

  “过来这里,我等着你呢。”

  是啊,她正等着他。如此柔婉的呼唤,如此信任的眼神,就算是千山万水,他也非抓到她的手不可。

  他陡地低吼一声,凝聚全身意志力,直奔向她。

  高大的身躯跌跌撞撞地冲入她怀里,女性柔弱的臂膀坚定地撑持住他。

  “你做到了。”她抬头仰望他。

  “我、我做到了。”他喘着气,俯首回迎她的目光。

  她盈盈一笑,他也不自觉地扯动嘴角。

  “很痛吗?”她笑问。

  “不痛。”他摇头。

  “逞强。”她睨他,眼角眉梢净是无言的妩媚。

  他脸一热。不知怎地,在她这样的眸光注视下,他忽地有些呼吸不顺。

  “真的不痛。不信你瞧,我还能继续走呢。”他转身,试图转移注意力,可走没两步,身子便摇晃起来。

  “小心!”她连忙上前揽住他。

  为了稳住身子,他只得顺势抱住她。

  “何必这么逞强?!”她轻斥,“我是大夫,难道还不清楚你能做到什么地步吗?”

  “我可以……做得更好。”他靠在她身上喘息,不服输的口气像个孩子。

  她微微笑了。

  “是你太紧张了。”他抱怨。

  “是是是,是我太紧张。”她顺着他的话道。

  “你的口气听起来不是很真心。你不相信我吧?”他不高兴地问。

  “我当然相信你。”她偷笑,“我扶你上床吧。你好重呢,我快撑不住你了。”

  他却不肯动,双臂紧紧箝住她。

  “怎么啦?”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