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恋花怜蝶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位姑娘也很厉害啊。虽然宫中也有医女,可毕竟只是辅佐医官,很少能独当一面,这位女大夫不但能独立看诊,连针灸也会,真了不得!”男装丽人继续说道,美眸熠熠生辉。“真想认识她啊!”

  “你会认识她的。”花信抿唇,神秘一笑,他望向火影,两个男人交换了个眼色,火影忽然纵身一跃,凌溪而来。

  紫蝶一惊,还来不及反应,衣袖已教火影给攫住。

  “跟我来。”森幽的瞳眸冷淡地扫她一眼,不顾她的意愿,强拉她越过溪流,来到花信与男装丽人身前。

  “不是告诉过你好几次吗?火影,对姑娘家温柔一点,别这么粗鲁。”花信摇头叹息,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无奈表情。

  火影瞪他一眼,目光似火,熊熊灼烫。

  花信却只是微微一笑,漫不在乎地转向紫蝶,躬身作揖。

  “我这位朋友不懂礼数,让你受惊了,姑娘。”

  “没……我没什么。”紫蝶呐呐地说。

  “方才真是辛苦你了,姑娘,要不是你出手相助,那位老大娘可要怨死我们了。”湛眸凝定她,笑意流转。

  依旧是那温柔又淘气的眼神啊!紫蝶心一动。“……哪里。”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俐落的针灸手法。你曾经到西方大陆学过医术吗?”

  她点头,“我曾在那儿待了几年。”

  “真了不起。”他微笑。“前阵子有个羽竹国的朋友捎信给我,告诉我有个女大夫救了他们城里不少人。我想应该就是你吧?”

  “我是在那里帮一些人看过病。”

  “据他所说,那些人患的可不是普通的病,据说是种奇怪的传染病,整座城里死了几十个人,人人自危,不敢轻易靠近病人。可你不但替他们治疗,还衣不解带地看护他们。”他赞赏地望着她。

  她呼吸一颤,“医者父母心,这是我该做的。”

  花信又是一笑。“姑娘贵姓?”

  “我……”她有些迟疑。“姓紫。”

  “紫姑娘,在下花信。这个老是板着一张死人脸的男人叫火影,而这位美丽潇洒的姑娘嘛……”

  “我是云霓。”男装丽人主动开口。

  紫蝶一震。她竟是千樱国的公主?

  她连忙低下眸,敛衽为礼。“民女参见殿下。”

  “不必多礼。”云霓站起身,率性一挥手。“其实我这次是微服出游,本来不该表明身分的,但是我很想交你这个朋友。”她笑望紫蝶。

  紫蝶愣然。

  “我一向欣赏有才华的人,像你这么医术精湛的女大夫,世所少见,我很佩服呢。”云霓朝她伸出手,“我们交个朋友吧。”

  “可我只是一介平民,怎么配跟公主平辈论交?”

  “唉,我最讨厌这样的论调了。”云霓叹气,“公主就不是人吗?就不能跟人交朋友吗?”

  “不是的,民女的意思是──”

  “还是你不想跟我交朋友?”云霓嘟起嘴,故作委屈貌。“我的手都已经伸出来了,你连握一下也不肯吗?”

  “啊,不是,我绝没这意思。”紫蝶急忙摇了摇手,之后又觉得不对,想伸出手握住云霓,却又有些犹豫,一时间脸颊泛红,手足无措起来。

  见她这尴尬莫名的模样,云霓忍俊不禁,觉得很有趣。

  “你啊,就别为难人家了。”花信白她一眼,“这样捉弄一个老实的姑娘,很有趣吗?”

  “我开玩笑嘛。”

  “人家只是一介平民,哪里敢跟你开玩笑?”花信伸指一点她额头。

  云霓吐吐舌。

  紫蝶僵在原地,楞楞看着这两人的互动。他们之间的关系看来一点也不像君臣,反倒像是相交多年的好友。

  她甚至可以从花信的眼神中,看出某种独特的宠溺。

  他很疼这个公主。

  她心一酸。他们之间……也许不只是单纯的友谊吧?

  “我看你就跟她握握手吧,紫姑娘。”花信忽然转向她,“不然这个刁钻的公主是不会罢休的,肯定要整天缠着你。”

  “啊,可是……”

  “握吧。”他柔声鼓励她。

  她呼吸一颤,呆呆伸出手来,红叶自她掌间飘落,她浑然不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