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恋花怜蝶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就这样了,保重。”水月倾身,用力拥了拥紫蝶,“别让他伤了你的心。”她低声在好友耳畔道。

  “什么?你说谁啊?”紫蝶不懂。

  水月没解释,长长凝视她一眼后,忽地马鞭一挥,转身疾驰而去。

  马蹄声惊动了林中对峙的两方人马,同时往这个方向瞧来。

  紫蝶怅然目送好友离去,直到她一身素黑的倩影完全消逸了,才翻身下马,盈盈走向昏迷在地的孩子。

  “你、你是谁?”老大娘赶忙奔回孩子身边,展臂护住他。“你想干什么?”

  “老大娘,别怕,让我看看你的孩子。”她温声道。

  “你是谁?凭什么看我的丁儿?!”

  “我姓紫,是个大夫。”她简洁地回答。

  “大夫?”老大娘惊疑地看着她。“女的?”

  “是的。”紫蝶点头,早已习惯了一般百姓在面对女大夫时惶惑与不信的反应。

  “你真的是大夫?”老大娘老脸一亮,像遇见了救星,拉着她衣袖直嚷,“大、大夫,救救我的孩子!他这几天病得厉害,又发烧又咳个不停,刚刚还被马车撞上,晕了过去,我、我真怕他有个三长两短,请你一定要救救他啊!”

  “你放心,我会尽力的。先让我瞧瞧他。”

  紫蝶蹲下身,首先检视小男孩的眼瞳、喉咙,又替他搭了搭脉。

  脉象微弱,恐有生命之虞。

  她心神一凛,起身卸下挂在马背上的包袱,取来医药包。

  “他染上了风寒,耽误太多天,恐怕性命不保。”她一面迅速打开医药包,一面对老大娘道:“大娘,你想办法生火烧水,我先替他针灸一下,缓和病情。”

  “针灸?”老大娘面色惊恐,“什么是针灸?”

  “针灸是西方大陆很流行的治疗方法,和汤药双管齐下,能快速见效。”她解释,“你放心,我在羽竹国也以针灸之术替不少人治过病,没问题的。”

  说着,她已经找出用具,解开小男孩单薄的衣衫,对准穴位就要扎下。

  “天老爷!”老大娘尖叫一声。

  袖风一卷,一只有力的手臂箝住紫蝶皓腕。

  “且慢!”白衣男子清朗的声嗓扬起。“针灸治病虽然有效,可万一错认了穴位,后果不堪设想。你真的有把握?”

  “请相信我。”紫蝶抬头,迎向白衣男子疑问的眼神。这一看,宛如一道雷电劈过,狠狠撼动了她。

  她心神一震,差点拈不住针。

  俊朗的眉宇,潇洒的丰姿,以及那晶亮瞳底隐隐流动的笑意──

  是花信!

  纵然十年不见,纵然他已从一个少年长成一个男子,她仍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就是她挂在心头整整十年的那个人啊!

  她看着他,呆了。

  一弯月牙挂树梢,掩映枫红。

  夜深了,也静了。原本伤心哭号的老大娘,因为紫蝶稳住了她孩子的病情,如今已搂着孩子在花信命人搭好的帐篷里睡了。

  其他跟着一起逃难的人,紫蝶也一一看诊,熬汤药给他们喝,有病治病,无病强身。待吃过花信一行人带来的粮食,喝过她熬的汤药,这些人也全睡下了。

  紫蝶却睡不着,再一次确认那个叫丁儿的男孩病情稳定后,她站起身来,静悄悄地踩过一地落叶,穿树过林。

  不远处,一条清澈的溪流蜿蜒而过,花信一行人便在溪的对岸扎营,空地处升起了火,一顶毛皮帐篷外,几个黑衣大汉来回巡守。

  他,在营帐里吗?

  紫蝶停下步履,一时有些恍惚。晚风袭来,吹动紫色面纱,也勾惹着她一颗不安定的芳心。她皓腕一探,掌心接住一片红叶,怔忡瞧着。

  秋风换叶色,君心在谁侧?

  脑海里悠悠地浮过这首短歌,她思绪迷蒙。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痴恋着他,而他呢?他是否还记得她?会不会根本忘得一干二净了?

  忽地,有人掀开营帐布幕走了出来,白衣飘飘,气定神闲,正是花信。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隐身在一棵大树后。

  跟着花信走出来的,还有一个身材剽悍、神色冷硬的黑衣男子,最后,是一名装束帅气的男装丽人,五官绝美,眉宇间颇有一股娇贵之气。

  三人走向溪畔,男装丽人拣了块大石头坐下,花信与黑衣男子则一左一右站在她身旁。

  “花信,到底什么是针灸啊?”一道柔亮的声嗓扬起。“那个女大夫老是拿针戳那些人,不会弄伤他们吗?”

  “所谓针灸,就是拿针插入相应的穴位,藉此舒畅血流与体内循环,以取得医疗之效。”花信微笑解释,“这是西方大陆独创的治疗方法。”

  “原来是一种医术啊。”她点点头,妙目一转,望向黑衣男子。“火影,你听过这种治疗方法吗?”

  火影漠然摇头。

  “我也完全没听过。还是花信厉害,什么都知道。”她樱唇一牵,朝花信送去甜甜笑容。

  那笑容,赞许中蕴着几分仰慕,绚烂得教隔岸观看的紫蝶也为之失神。

  好美的姑娘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