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恋花怜蝶 > 上一页    下一页


  “说得对!她去当阴阳师最适合了。”

  “哈哈哈,妖怪看到她也要快快躲开呢!”

  一声声恶意的嘲笑辱骂,如箭矢般箭箭穿心,小姑娘眼眶泛红,却倔强地忍着不在这些孩子面前流下眼泪。

  她不哭。娘说过,外表长得丑没关系,重要的是心要美。所以她不哭,不能让这些孩子看轻了她。

  “喂!她说她这脸是让火给烧伤,我实在不太信。”恶少忽道,“不如咱们来烧烧她另外半边脸,看会不会烧出一样的伤口来?”

  “好啊!好啊!”大元首先拍手附和。“这么一来两边就一样了,要吓人也别只吓一半啊。”

  “是啊,除妖也别只除一半嘛。”

  “哈哈哈──”

  一阵讪笑后,一个孩子点燃了火炬,递给恶少。

  恶少接过,在小姑娘眼前晃动,她别过脸,容色惨白。

  “你们……别这样,别过来!”

  “怕了吗?”恶少嘲弄她,“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让火烧伤,忍一忍就过去了。”火把慢慢逼近她。

  她绝望地闭紧眼,恍惚之间,眼前仿佛浮现了当年那场大火。

  血红的火龙,霸气地吞噬了夜晚的天空,浓烟密布,四周鬼哭神号,而她,惊恐地看着娘亲映在窗纸上的瘦弱身影。

  那可怕的梦魇,还要再经历一回吗?

  泪珠,沾上了眼睫,她屏息等待痛楚来临。

  可痛楚并没有来,来的是一声清朗的呼斥──

  “你们做什么?放开她!”

  她睁开眼,瞳底映照出一个俊朗的身影。一个少年骑在一匹白马上,五官端正,丰神俊美。

  少年俯身抢去恶少手上的火炬,随手抛入附近的池塘里,跟着双腿一旋,凌空赏了恶少一记飞踢。恶少被踢出一丈之外,狼狈摔倒,而少年身子如鹞一翻,端坐回马上,好不悠闲。

  好俊的身手!她在心底赞叹。

  “你、你是谁?”恶少当众被削面子,脸上无光,从地上爬起后,立刻指着他大骂,“居然胆敢犯到本大爷头上!”

  “大爷?”白马上的少年只觉得好笑,星眸闪过调皮,抱拳为礼。“失礼失礼,我不常来樱都,对这儿情况不熟,不知大爷专管哪一区?刚刚赏你吃的土还合意吗?”

  “你!”讥讽的言语让恶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却是想不到该怎么回敬对方。

  “这些人都是大爷的手下吗?”少年视线一转,似嘲非嘲的眼光让几个孩子同时打个冷颤。“失、礼、了。”一字字从齿间迸落。

  “哇!”几个孩子骇得惊喊一声,转身就跑。

  “喂!你们──”恶少气急败坏,“给我回来!”他重重跺脚。

  可哪里还有人理他?早就一溜烟跑远了。

  他气得全身发抖,看看坐在马上好整以暇望着自己的少年,又摸摸仍发疼的臀部,自知情势对自己不利,只得一咬牙,揉揉鼻子走人。

  “你给我记住!”一面逃命,一面还不忘回头撂下狠话。

  少年嗤声一笑。“随时候教。”

  小姑娘怔然瞧着他,不知怎地,心底掠过一抹好熟悉的感觉。

  这又骄傲又调皮的神气,她似乎……在哪里见过?

  “你没事吧?小姑娘。”驱走那群凶神恶煞后,少年转向她,柔声问。

  她摇头,仍处于迷惘中,回不了神。

  他翻身下马。“是不是吓到了?还是哪里受伤了?”他关怀地问,仔细瞧了瞧她全身上下,目光来到她烫伤的半边容颜时,不觉一楞。

  “啊。”她立刻抬起衣袖掩住右脸,身子往后一退。“对、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我、我生得丑,让你……”她咬唇。“见笑了。”

  “你以为我跟那些孩子一样,会因为这样笑你吗?”他扬眉。

  “不,不是的!”听出他语气微微不悦,她急忙摇头,“我不是那意思。”

  “那你何必拿衣袖遮脸?”

  她无语,默默放下衣袖,却还是不敢迎视他的眼光。

  “被火灼伤的?”他问。

  “嗯。”

  “为什么?”

  “为了救我娘。”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