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骗你一颗相思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周英雄忍不住吹胡子瞪眼。这些年来祖孙俩向来就是这种沟通模式,他没气到吐血真是奇迹。

  “哎呀,你们还在讨论这个问题?”钱多多端出一锅热腾腾的金瓜炒米粉,见气氛怪异,笑着摇头。“爷爷啊,难道我跟在元决定回来住,您不欢迎吗?”

  “哼。”老人家赏给她白眼。“我是怕你们安什么坏眼。”

  “哪里有什么坏心眼?我们是一番孝心啊!”钱多多盈盈笑着,在餐桌上搁下炒米粉,来到老人家身后,一双小手就往老人家肩膀靠去,十足撒娇的姿态。

  周英雄倒抽口气,狼厉的眸光砍向那胆敢摸上自己肩头的两只白嫩嫩的爪子。

  “还不快点拿开!”

  “只是想帮爷爷捏捏肩膀嘛。”说着,小手作势捏了捏,直到周英雄怒得咳两声,她才放开,举高手做投降状。“爷爷别生气。”

  她蹙着秀眉嘟着嘴,仿佛受伤似的表情,教周英雄看了胸口顿时一窒,好象自己真的不该对这个活泼可爱的孙媳妇发脾气。

  他又咳两声。“你的手油腻腻的,太脏了,我不喜欢人家拿脏手碰我。”

  “意思是下次我把手洗干净了,就可以帮爷爷捏肩膀了?”钱多多很懂得顺着竿子爬上去。

  周英雄瞪她。

  她却似丝毫没感受到老人家犀利的锐气,笑得甜蜜蜜。“爷爷,您不是说要当好周家宗妇不是件容易的事吗?我是想认真学习,所以才想说搬回来住可以跟在爷爷身边,好随时聆听您老人家的教诲啊!”

  说得真好听。周英雄满脸狐疑。

  钱多多眨眨眼,用力点头,表示自己说的都是真心话,接着又倾身凑过去,在老人家耳边用足够让三公尺以内的人都能听到的声量“低语”。

  “其实啊,是在元担心您老人家的身体,想就近照看您,可他那人太傲娇了,不好意思说呢。”

  周英雄听了,讶异地睁大眸,坐在对面的周在元也清清楚楚地听见了,对小妻子如此拆自己的台,又急又恼。

  “钱多多!”他厉声喊。

  “有!”钱多多扳直身子,乖乖举起手来,望向丈夫的眼神好生无辜。

  周在元死盯着她,冷冰冰地掷话。“你刚刚说什么?”

  “有吗?我刚刚有说什么吗?”她装傻。“爷爷,您有听见我说话吗?”

  见她这副傻样,再看看孙子那有苦说不出的神情,周英雄先是惊讶,接着忽然想笑。

  他手握拳抵在唇前,强忍笑意。“你说话太小声了,我没听清楚。”

  “这样啊。”钱多多煞有介事地颔首,又是一脸无辜地转向周在元。“爷爷说他没听见。”

  没览才怪!周在元双手藏在桌下,暗暗掐住自己大腿。他敢肯定爷爷那只老狐狸此刻心里一定在暗笑,可恶。

  “爷爷,您真好!”装傻成功,钱多多朝老人家灿烂地笑,表示感谢他仗义相助。“我今天做了爷爷最爱吃的蒜泥白肉还有豉汁青蚵,您等下要多吃点喔!”

  周英雄挑眉。“你怎么知道我爱吃什么?”

  “对啊,我怎么会知道呢?呵呵呵。”小手掩唇窃笑,清亮的眸光一转,若有所指地落定在周在元隐隐发青的俊脸上。“哎呀,有人快发飙了,我还是赶紧滚回厨房喽!”

  语落,她像只蝴蝶翩翩飞去。

  两个男人目送她俏丽的姿影,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良久,周英雄才把复杂的视线收回来,望向孙子。“在元,你这个老婆……咳,很不一样。”

  周在元没答腔,他能明白爷爷话中涵义。

  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这女孩的许多举动出乎他意料之外,有时甚至让自诩冷静的他感到无法掌控。

  但他并不讨厌。

  而他能从爷爷的表情上看出来,老人家固然不满意她的出身来历,却也没法真正讨厌她。

  想着,周在元不禁微微勾唇。

  周英雄注意到孙子微笑的表情,目光深思地闪烁,却没多说什么。

  这顿晚餐说不上和乐融融,但在钱多多有意炒作气氛下,也算得上愉快,向来对儿孙辈极为挑剔的周英雄破天荒地赞了一句长孙媳做的豉汁青蚵挺入味,配饭吃刚刚好,惹来周在元些微惊讶的注目。

  吃过饭后,三人移到客厅吃水果,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钱多多听说老人家喜爱下围棋,兴致勃勃地说要玩一场。

  “你会玩吗?”周英雄感到怀疑,围棋这玩意儿可不是时下年轻人爱玩的游戏。

  “爷爷别瞧不起我,我这是跟朋友拜师学了好几年,可厉害的呢。”钱多多骄傲地宣称。

  她那个朋友虽是业余棋士,但棋力已有职业初段的水准,指导她绰绰有余,而她也很努力学习,闲暇时便翻翻那些高手对弈的棋谱。

  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天,为了能跟周家的爷爷下一盘棋……唉,她就是这般处心积虑啊!

  想着,钱多多在心里悄悄叹息,周英雄只当她的声明是吹嘘,相当不以为然。

  “有多厉害?”

  “总之爷爷跟我下一盘就知道了。”她摆出胸有成竹的架式。

  下就下!老人家是那种不服输的个性,当下命令她跟自己一起进和室,两人在红花梨原木棋桌旁相对而坐,佣人泡了一壶浓郁醇香的乌龙茶过来。

  周在元本想回房,钱多多却拉着他不肯放他走。“你坐在一边看,万一爷爷起手反悔,你也好帮我做个见证。”

  “说我会悔棋?丫头,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周英雄不爽。

  钱多多只是笑。“爷爷是长辈,我们晚辈不好相争,让您先选您要下黑子还是白子好了。”

  “我哪需要你让?”愈说愈不象话,周英雄瞪眼。“在元跟我下棋,都是我让他。”

  “真的假的啊?爷爷让他几子?”

  “四子。”

  “居然要爷爷让四子?”钱多多笑睨周在元,明眸莹光流灿。“没想到你棋艺这么差啊!”

  周在元被她笑得懊恼,他棋艺是不怎样,比起爷爷差很多,但这古灵精怪的丫头也未必好到哪里去。

  “大话少说,下出来才见真章。”他冷冷地道。

  钱多多噗哧一笑,主动捧过黑子棋盅,却只在棋盘上先下了两子。“我怕爷爷让我太多,等下会输得太难看。”

  “你就吹吧你!”周英雄冷哼,执白棋下了一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