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骗你一颗相思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钱多多笑着,发挥从小养成的一身本领,谎言说得天花乱坠,口沫横飞,告诉那一个个过来凑热闹的周家亲友自己小时候是如何跟着四处调职的父亲周游列国,因而有了一番多采多姿的经历,为她的人生添上了浓艳的色彩。

  “那你爸爸妈妈呢?今天怎么没看见他们?”

  “我妈妈在我十二岁那年就去世了,爸爸前几年跟着红十字会的医疗团去非汧,不幸染上疟疾……”她适时地停顿,一颗晶莹的泪珠栖在眼睫。

  没有人再追问下去,所有人看着她的眼神都带上一抹同情,而她依然坚强地微笑,更得周家亲友们一致好评。

  讲完故事后,钱多多乘机告退回休息室,新娘秘书帮着她褪下白纱礼服,换上一袭俏丽的玫瑰色旗袍。

  待她重新走出来时,周在元已在门外等着她,斜倚着墙,双手交抱胸前,清澈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定在她浓妆艳抹的容颜。

  “干么这样看我?”那视线太重、太深刻,看得她心韵都有些错乱。

  “你真厉害。”他淡淡一句。

  她很快便领悟他这句话不是赞美,更像嘲讽,她深深呼吸,回话的口气比他更淡。

  “你花钱请我来,不就是做这种事吗?”对所有人说谎,假装自己是身世清白的好女孩,扮演一个与他浓情密意的妻子。

  是这样没错。周在元望着她。

  “我做得不好吗?”她笑问。

  “你做得很好。”他回她微微一笑,朝她伸出手。“走吧,我们去向大家敬酒。”

  她点点头,勾住他的臂膀,小鸟依人地偎着他,就好似一双天造地设的恋人。

  婚宴在他们敬酒后来到高潮,周在元一个还在念大学的堂弟起哄,准备了一碗小番茄,要这对新人彼此喂对方吃。

  “只能动口,不能动手!”这条件一撂出来,顿时满堂喝采。

  眼看着骑虎难下,钱多多尴尬地望向身旁的男人,低声问:“喂,怎么办?”

  “没办法,喂吧。”他倒是一派淡定。

  真淡定还是假淡定?钱多多横眼觑他,正欲发话,他已一口咬起一颗小番茄,含在唇间。

  不要!她直觉地往后退,想逃。

  他仿佛看出她的怯意,星眸一闪,一把擒住她纤细的肩膀,低下头,缓缓地、一寸一寸地接近她的唇……

  “呜、呜……”羞涩的呜咽噎在喉咙,她尽量不着痕迹地对他摇头,用楚楚可怜的眼神表达自己的抗拒。

  星眸更亮了,好像她愈是羞,他反倒愈来劲,抓着她肩膀的双手更加握紧。

  “Kiss!Kiss!Kiss!”台下一群年轻人鼓掌欢呼。

  小番茄已然抵在她唇缘,她无奈,只得飞快地咬住,咬破一道口,汁水流溢,湿润了她的唇,顺着她小巧的下巴滴落。

  见她狼狈的模样,他轻声笑了。

  不笑还好,笑得她胸臆瞬间起火。可恶啊!他以为这样捉弄她很好玩吗?谁捉弄谁还不晓得呢!

  一股气上来,钱多多霎时豁出去了,借着酒意也含起一颗番茄,送往周在元的唇。

  或许是她太急了,两人下颔一撞,番茄落了地。

  糟糕!钱多多一怔,抬起脸,便顺势与周在元双唇相贴。

  这完全是意外。

  却是个极受欢迎的意外,瞬间炒热了场内的气氛,口哨声此起彼落,群众看见这一幕都乐疯了。

  坐在家长席的周英雄不敢置信地凸着眼珠,酒喝到一半差点喷出来,呛咳不止,一旁的周在秀慌忙伸手拍抚老人家背脊,替他顺气。而邻桌周在元那三个“大男人俱乐部”的损友也同样吃惊不已,一个个张口结舌。

  台上,两人傻傻地保持暧昧的姿势,好半晌,钱多多方寻回理智,连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她收回自己的唇,急急往后仰,仰得太急了,重心不稳,身子踉跄了下,周在元怕她跌倒,横臂一拽,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搂着腰护好。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钱多多粉颊窘热,这姿势怎么比方才更暧昧了呢?她低回着眸偷觑周在元,赫然发现他的耳根也红了!而且那一片红晕甚至放肆地染至脖颈。

  原来害羞的人不只她一个。

  钱多多螓首低垂,不想笑的,却阻止不了唇角弯起,这情况实在太尴尬、太好笑了,而这个明明很窘却又努力装得气定神闲的男人太可爱。

  笑声逸落。

  起初是轻轻的,略带几分迟疑,渐渐的,那声调变得清脆,淙淙如水,荡漾在周在元耳畔。

  他惊奇地低头望她。

  她已笑得不能自已,小手抓着他衣襟,额头抵着他胸膛,笑声一阵阵地震动着他心口。

  他怔忡片刻,忽然也跟着笑了。

  这一笑,星眸深亮,唇红齿白,原本风采如玉、气质悠远让人觉得遥不可及的人物,霎时竟散发出几分大男孩似的阳光气质,台下的亲朋好友全呆住了。

  这,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平素总是端着一副清傲姿态的周在元吗?

  一点都不像他!

  婚宴来到尾声,新郎新娘送客,周在元的三个好朋友特意留到最后,向美丽的新娘致上问候。

  郑雍、程昭旭、叶子航,看着三位长相各有各的帅气的大男人,钱多多嫣然笑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