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骗你一颗相思豆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不明白。

  周英雄死死瞪着言笑晏晏的钱多多,很少有年轻女孩敢在他面前滔滔不绝地说上这么一大串,公司那些女职员见到他都像老鼠见到猫,唯唯诺诺地半天吭不出一句话来,经常令他忍不住发脾气。

  “周爷爷,我想说的是,在元是因为爱我才想娶我,我也是因为爱他才愿意嫁给他,所以,请您祝福我们的婚事好吗?虽然我可能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我答应您,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做好周家的宗妇,尽量不让大家丢脸的。”

  沉默。

  周英雄没说话,周在元也不发一语,这两个男人是都觉得她的承诺很可笑吗?

  钱多多微嘟嘴,眼波流转,横睨周在元。

  他察觉她娇嗔的注目,心下霎时感到些微奇异,这女人果然擅长说谎,直率自然的演出连他都不能明白分辨出真假。

  “在元,你说话啊!”见他依然默不作声,钱多多樱唇嘟得更翘了,软软地撒着娇。“你跟周爷爷说,我一定会努力的。”

  “你努力就会有用吗?”不知怎的,他竟然想逗她。

  “啊?”她怔住,没想到他是这种反应。

  “我们家在某些方面还是很传统的,做我们周家的宗妇可不容易,要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要帮着处理家族大大小小的事务。虽然跟叔叔婶婶、堂叔堂婶他们都分家了,但每年的祭祖,还有婚丧喜庆、社交宴会等等家族活动,这些可都需要你来打理,不是一句你会努力就可以混得过去的,到时要是有哪个细节办不好,可是有不少人等着看热闹。”

  “你……没跟我说要做这些啊!”六个月的短暂婚姻,需要落实得这么彻底吗?

  “现在不是跟你说了?”他淡淡地笑。“怎样,你办得到吗?”

  他眼里闪灿的光芒,那,是挑衅吧!

  可他为何要挑衅她?他们今天的目的可是为了说服他爷爷答应婚事啊!他这么天外飞来一笔,岂不是更能让他爷爷找到反对他们的借口?

  她快疯了,这男人是想怎样?

  钱多多不悦地眯了眯眸,脑中灵机一动,蓦地转向老人家。“周爷爷,您也看到了,您这孙子是不是很坏?他就爱欺负我!”这分明是撒娇了。

  周英雄悄悄捏紧手杖,说不上梗在胸臆的是什么滋味,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胆敢当着他面胡乱撒娇固然令他吃惊,但向来冷静淡定的孙子也会这样逗一个女孩子更加在他心海翻起惊天巨浪。

  恋爱结婚?难道他们之间真的有爱情?在元不是因为受不了他持续逼婚,才故意找一个出身平凡的丫头惹怒他?

  一念及此,周英雄深吸口气,平抑翻腾的情绪。“丫头,听说你是在美国出生的,你爸爸是外交官?”

  钱多多闻言一楞,半晌,莞尔一笑。“是在元告诉您的吗?”

  “嗯。”周英雄点头。

  钱多多笑意更深,转向周在元,柔声问:“为什么要这样骗你爷爷?”

  周在元还未来得及回话,周英雄脸色已变,锐利的眼刀砍向钱多多。

  “你说在元骗我?”语锋尖锐,咄咄逼人。

  “嗯,他骗您的。”钱多多很冷静。“其实我根本不晓得我爸爸是谁。”

  “什么!”

  “我是私生女,六岁那年,我爸就丢下我跟我妈离开了。我妈在我十二岁那年也去世了,之后我是在育幼院跟寄养家庭长大的。”

  育幼院跟寄养家庭?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出身!

  周英雄气得咬牙切齿,说不出话来,瞪向孙子,周在元一如既往地神色淡漠。

  “不管多多有什么样的过去,我说了,她是个好女孩,我要跟她结婚。”语落,他站起身,顺势扣住钱多多的手腕。“走吧。”

  “周爷爷,我会再来探望您的。”钱多多可不像他冷淡无礼,甜蜜蜜地对周英雄说了一句后,才好似深感抱歉地离开。

  周英雄瞪着两人相偕离去的背影,眉峰纠拧,若有所思。

  离开周家后,周在元开车送钱多多回去,她已经辞掉花莲饭店的工作,目前暂时在台北租了一间小套房,租金自然是由周在元负责支付。

  车子在路上平稳地行驶,有人说从一个男人开车的姿态就能看出他的性格,周在元无疑是属于非常帅气那类的,无论是启动、转向或煞车,他都是那样不慌不忙的,遇上某些开车没品的人硬要抢车道,他一样从容不迫,该让就让,不该让就一步不让,稳稳地占住属于自己的空间。

  钱多多从照后镜看见后头那辆车的车主一脸想超车偏偏超不了的懊恼表情,忍不住噗哧一笑。

  周在元分明听见她的笑声,却一副置若罔闻的神态,钱多多眯了眯眼,偏要打破车厢内静寂的气氛。

  “为什么你要骗你爷爷我的身世?”

  “你不怕我爷爷吗?”他不答反问。

  她一愣。“我干么怕?”

  “很多人都怕他的,就连我姊姊在他面前也经常不能好好地说话。”

  “可我却敢在他面前胡说八道,你是这个意思,对吧?”她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

  他微微一笑。

  她看不透那样的微笑是调侃或嘲弄,想了想,尖俏的下巴略略一抬。“不是我自夸,我从小到大,什么三教九流的人没见过?你爷爷还不算特别难缠的呢!我刚才表现得很好,对吧?我想你一定很佩服我,呵呵呵。”

  周在元淡定地觑她一眼。“你的脸皮果然不是一般的厚。”

  她一窒,笑容瞬间僵凝,念头一转,倏地恍然。“我知道了,你就是看不惯我在你爷爷面前游刃有余,才会故意跟我说那些什么宗妇的责任与义务对吧?”他就是想看她出丑。

  “没错。”他竟然很坦率地承认了。

  她气呼呼地瞪他。

  他仿佛没感觉到她的怒意,继续淡定地开他的车。

  讨厌的家伙!她懊恼地哼了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要骗你爷爷?”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