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明朝王爷赖上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三


  朱佑睿本是随口问问,可郑奇睿这反应反倒令他深思起来——也太紧张了吧!就好像被说中了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你、你干么这样看我?”郑奇睿被他玩味的目光看得口干舌燥,连忙端起茶杯灌了一大口,跟着招手唤来服务生,借着点餐的举动掩饰自己的莫名心慌。

  朱佑睿继续盯着他,眼神更加玩味了,他看看他,又看看正口沫横飞说着什么的谢弘扬,胸臆蓦地横梗一股涩意。

  郑奇睿也好,谢弘扬也罢,至少他们如果有心,还是有机会追求思曼,陪在她身边,可自己却连跟她面对面说句话都不能……

  “明玉!你怎么也来了?”郑奇睿惊呼。

  朱佑睿心神一凛,转头一看,这才发现汪明玉不知何时来到桌边,亭亭玉立,朝郑奇睿嫣然一笑,他慌忙起身替她拉开椅子,护着她盈盈落坐。

  挺绅士的嘛!朱佑睿眯了眯眼,记得之前曼曼就跟他抱怨过,他得学着点这时代的男士礼仪,还说这方面郑奇睿比他强多了。

  汪明玉似是很满意郑奇睿的服务,笑容更甜了。“我刚好经过附近,想来公司找你一起吃饭,没想到就看见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一个人吃饭不觉得寂寞吗?你可以打电话约我啊。”

  可他不算是一个人啊!正确来说,他身边陪着一个幽灵。

  郑奇睿在心底自嘲地低语,当然不会傻到把话说出来,他只是略微尴尬地笑笑。“你来了正好,我们一起吃吧!”说完还朝朱佑睿扫去一眼,警告他这时候安分一点。

  朱佑睿耸耸肩,算是回应。

  汪明玉点了餐,和郑奇睿闲聊起来,两人的话题从郑奇睿的工作现况到董事长的身体健康,偶尔点缀些言不及义的风花雪月。

  朱佑睿听了皱眉,不晓得郑奇睿这笨蛋有没有听出来,其实汪明玉是在试探郑成才对公司经营权还有多少掌控的把握,以及郑奇睿这个预定接班人的地位是否稳当?

  “对了,这周末你有空吧?到我家海边别墅去骑马好不好?”

  “什么?骑马?”郑奇睿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他咳了咳。“怎么忽然想到要骑马?”

  “人家好一阵子没骑了嘛。”汪明玉甜笑着撒娇。“而且你之前露的那一手驯马的绝技,我一直很想学呢!教教我好不好?”

  居然要他教她骑马?他根本不会啊!而且他什么时候公开展露驯马绝技了?

  郑奇睿狠狠瞪了一旁的朱佑睿一眼,肯定又是这家伙惹出来的麻烦!

  朱佑睿见他瞪过来,仗着汪明玉听不到他的声音这点,索性开口说话。“你究竟看上这女人哪一点?”

  什么?郑奇睿睁大眼。

  “你看不出来她接近你是有目的的吗?汪大器一直对公司有野心,肯定是他让女儿来对你施展美人计。”

  那又怎样?郑奇睿以眼神表现恼意。

  “她不是真的喜欢你,一方面是想利用你,一方面是误会你的马术很强,有点英雄崇拜的女儿心态……”

  “你的意思就是她看中的是你不是我就对了!”郑奇睿猛然跳起来,愤慨地嚷嚷。

  餐厅内的客人都愣住了,纷纷好奇地朝他望过来,汪明玉更是惊得瞠目结舌,脸色忽白忽红。

  她低声斥责。“奇睿你怎么了?你突然发什么神经?还不快坐下!”

  郑奇睿哑然,这才察觉自己当众出了个大糗,就连程思曼也看见他了,怔怔地望着他。

  这下他糗大了,天哪!

  “明玉,不好意思,我现在……有点不舒服,可能昨天晚上喝多了,头有点痛。”他窘迫地找着借口。“我先回去,之后再打电话给你。”

  匆匆解释几句告辞后,他立即转身到柜台结帐,一踏出餐厅大门,他便飞快地来到一个隐密的角落,冲着朱佑睿龇牙咧嘴地啦哮。

  “你这家伙!我被你害惨了!”

  他哪里害他了?朱佑睿感到相当无辜。

  “还装傻?”郑奇睿怒视他。“要不是你,我刚刚会在餐厅里吼出来吗?”

  “你为什么要那么激动地吼出来?”朱佑睿淡定地问。“是因为我戳破了真相吗?”

  “你——”

  “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明白的,对吧?就因为我说破了真相让你觉得难堪,你才会吼出来。”

  郑奇睿没说话,气得咬牙切齿,脸色微微刷白。

  看他这般神情,朱佑睿知道自己猜对了,看来这男人还不算笨得彻底,只是他既然明知如此,为何还要与汪明玉纠缠不清呢?

  郑奇睿别过头,彷佛想逃避他过分清锐的眼神,良久,才低哑着嗓音说道。

  “我以前喜欢过她的,几乎说得上是迷恋,现在虽然没以前那种感觉了,可是她主动对我表示好感,我还是挺高兴的……其实我早就发现她接近我的目的了,也知道她对我有些误会,以为我会骑马又会耍剑,很有男子气概……你说的没错,她看中的是当时借用了我的身体的你,我一开始居然还得意,以为她终于感受到我的魅力,是不是很可笑?”

  朱佑睿笑不出来,听出郑奇睿话里的自嘲与落寞,他忽然感觉胸口有些痛,有那么一丝丝难以言喻的心疼。

  “明玉看上的人是你,思曼爱的人也是你,就连我爸,恐怕也比较希望你来当他的儿子,我看我不如把身体让给你好了,可能大家都开心……”

  “别这样说!”朱佑睿喝叱。“一个大男人这样贬低自己像什么话?你有你自己特别的地方,思曼跟我说过,你的心很纯良,赖皮是赖皮了点,可从来不会去耍心机伤害任何人。”

  “她这么跟你说?”郑奇睿眼睛一亮。

  “嗯。”朱佑睿慎重地点头。“她说你的年纪算是她哥哥,可她一直把你当弟弟照顾,很多时候你的确惹她生气,可她也放不下你……老实说我听她这样说,还有些不是滋味呢!”

  “你也会对我吃味?”郑奇睿苦笑,也不知想些什么,半晌,怅然叹息。“思曼是个好女人。”

  “嗯。”这点朱佑睿绝对赞同。

  郑奇睿仰头,眯着眼看阳光灿烂的天空,若有所思。“你说你下个满月夜可能就会被召唤回去了?”

  朱佑睿目光一黯。“应该是吧。”

  郑奇睿深吸口气,下定了决心。“那好吧!这段时间我就尽量在思曼身边晃,她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好让你能够时时看着她。”

  “你真的愿意帮我?”朱佑睿喜出望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