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明朝王爷赖上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二


  1519年,宁王朱宸濠于江西叛乱,正德皇帝以御驾亲征之名,巡游江南,后于返京途中,学渔夫撒网嬉戏,失足落于水中,病重而亡……

  “皇上不可!”他下意识地奔过去,差点便想拉住朱厚照的衣袖,总算头脑尚余一分清醒,急急止住。

  小皇帝讶异地看向他。“怎么了?瞧你急成这样?”

  他蹙眉,连自己都不晓得这股冲动从何而来,但那段文字带给他的冲击太剧烈,似乎是他在离魂时看到的后世史书记载……

  “皇上,您以后离水远一点吧!”

  “怎么提起这个来了?”

  朱佑睿苦笑不语,那段文字究竟是真是梦,他实在分辨不清,而且即便那段文字是真的,他也不该直言,若是泄漏了“天机”,改变了历史,怕是会造成无法预料的后果。

  “你这是什么表情?”小皇帝观察他的神色,眉头一拧。“朕看你自从醒来后,心情好像一直没有好过,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压在心头?你跟朕说,朕能帮你排解的一定帮。”

  皇帝自己都因为安化王之乱和刘瑾谋逆的事而焦头烂额了,却还有心思关怀他。

  朱佑睿无法不感动,情绪在胸臆间翻腾。“皇上,其实臣……作了个梦。”

  “梦?”小皇帝愕然。“什么样的梦?”

  “一个很长的梦,是臣在昏迷期间作的梦。”他字斟句酌地说道。“臣一直想跟您说,可担心您觉得内容太荒诞……”

  “怎么会呢?你知道朕最爱听故事的。”小皇帝兴致勃勃,瞳眸星亮。“是什么样的梦?你尽管说来,朕恕你无罪!”

  “不仅要请皇上恕臣无罪,还得请您保密,否则事情被别人听去,把臣当成疯子,到时请道士来收妖就不好了。”

  “疯子?收妖?”小皇帝愈来愈有兴趣了,霎时忘了自己正为刘瑾的事苦恼,一迭连声地追问。“好好好,朕绝对替你保密,你快说!究竟是怎样的梦?”

  “臣……”朱佑睿深吸口气,打量小皇帝好奇又兴奋的神情,终于下定决心,悠悠道来。“臣梦见自己去到了五百年后……”

  正当朱佑睿在宫里对皇帝讲故事时,香雪戴着帷帽,走进城里一间店面精致的商坊。

  这家店专卖海外贸易得来的奇珍异宝,有玛瑙、珊瑚、水晶等珠宝,还有西洋琉璃瓶、描金粉匣等日用器皿,也有诸如胡椒、苏木、龙脑等各种香料。

  而香雪想寻的,便是能调制咖哩粉的香料,像是荳蔻、肉桂、小茴香粉等等,之前她曾来过几回,可掌柜的总说没有现货,这次有个东南沿海的行商来京城,带了不少私货,听说君王府的贵人在寻,便主动表示要进献。

  香雪得了几样香料,顺便又问了那人调制咖哩的配方,那人竟也侃侃而谈,教她喜出望外。

  “小人姜越,只求夫人能代小人引荐,小的素闻郡王爷睿智机敏,文武全才,若能见上一面,实是不虚此生。”

  原来是想借着她巴结上朱佑睿啊!香雪自嘲地寻思,她在郡王府充其量也只是个姨娘而已,当不起“夫人”这个敬称,不过看在此人虽是有求于她,作态并不谄媚,她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

  “好,我会找个机会在郡王爷面前提上一句。”

  “如此便多谢夫人了!”姜越大喜。

  她带着香料离开,没注意到姜越在目送她上了郡王府的马车后,便悄悄钻入一道窄小的胡同,进了一扇偏僻不起眼的小门后,和屋里一个面色苍白憔悴、身材略显瘦削的青年男子低低地说话。

  “她收下香料了?”

  “是。”

  “哼!”青年冷冷哼气,眼眸焚火。“竟敢和杨一清勾结给王爷使绊子,若不是有人密报朱佑睿写信给仇钺,我们到现在都还不晓得这事究竟是被谁给搅黄的!”

  “公子打算如何做?”假冒行商的姜越此刻早已敛了一身商人的铜臭气息,鹰眸锐目,神态凛冽,竟是隐隐散发杀气。

  青年公子眼色阴沉,狠狠掐捏双拳,许久,才勉强压制心海起伏,冷冽说道。

  “王爷对我一家有重恩,若是此仇不报,我到九泉之下也无颜面见他。”

  姜越闻言,当即有所领会,锐眸闪了闪,不再多言,安静地退下。

  朱佑睿回府时,已是酉时三刻,暮色宜人,夕阳在天边渲染一片绚烂霞光。

  皇帝听故事入了迷,原本还想留他吃晚膳,若不是太后这阵子老不见自己儿子,实在想念,派人来关切了几句,那最爱奇闻轶事的天子怎么也不肯放他走。

  即便如此,在他临走前,小皇帝还要这般殷殷叮咛。“唉,朕再怎么着也是母后的孝顺儿子,今日且放你一马,明日记得早点进宫继续给朕说故事啊!”

  “是,陛下。”朱佑睿暗暗松了口气,总算逮到机会名正言顺地告辞。

  关于他所说的那些“故事”,似真又似幻,他自己都不能肯定,只是一直闷在心里实在不舒服,所以才想说给小皇帝听,至少有个人能跟自己分享。

  原本带着几分忐忑,怕自己被当成了疯子,可没想到小皇帝对他所说的一切光怪陆离之事,竟是毫不怀疑,也不觉得他脑子出了问题,只是单纯地表示各种羡慕嫉妒恨。

  “你这可比《枕中记》里的黄粱一梦更神奇啊!听着都不像梦了,倒像是你亲身经历。”

  是啊,的确像是亲身经历……可究竟是不是呢?

  “你说,这世间经过五百年后真会变化得那般剧烈吗?真会像你说的有飞机如鹏,其翼如垂天之云,有潜水艇如鲲,能潜入海里深处?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啊!”

  确实不可思议,就连他自己也难以置信。

  “唉,朕也好想作作这样的梦啊!”小皇帝向往不已。“我若是到了你说的那个时代,肯定要游历四方,把什么好玩有趣的全都经历一遭!”

  朱佑睿心念一动,直到出了宫门,心神仍旧怅惘。

  他内心深处其实觉得那些经历不仅仅只是个梦,是他亲眼所见,只是说到底,灵魂真能穿越到数百年后的时空吗?这种事再如何寻思都是怪异。

  如若他真的穿越了,为何偏偏只忘了那个女子?

  思及此,朱佑睿喉间蓦地感到焦渴,脑海隐隐约约地浮现一道在月色下泡茶的美丽倩影,身段窈窕,玲珑有致。

  他迫切地想抓住那道身影,最后看见的却是香雪的容貌……

  “曼曼。”低低的呢喃蕴着连他自己也未察觉的相思。

  “郡王爷?”跟在他身旁的随从没听清他说什么,疑惑地问了一声。

  他定定神,迷蒙的眼神逐渐清明,末了,涩涩地牵唇一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