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明朝王爷赖上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七


  她凶巴巴地呛,双手交放在胸前,一副泼辣姿态。“我告诉你,郑奇睿,这一巴掌我是替郑伯伯打的,他人还躺在医院里呢!你这个不肖子就又故态复萌了!你知道汪总经理他们已经在密谋召开临时董事会了吗?郑伯伯一心想把公司交给你,你却这样回报他,你这败家子!你怎么对得起你爸爸?!”

  又是不肖又是败家,在她眼里他就这般不堪?

  朱佑睿被骂得莫名其妙,胸臆堵着一股闷气,他活到现在还不曾被打过耳光呢!这女人好大胆!

  “你放肆!”

  “我放肆?”她冷笑。“到底是谁放肆?是谁答应我要好好振作的?郑奇睿,亏我还以为你改过向善了,还在弘扬面前替你说好话……我真笨!”

  听她提起谢弘扬,朱佑睿的胸口更闷了。“怎么?在那男人面前替我说话,你后悔了吗?你怕惹恼那家伙?”

  “我干么怕惹恼他?弘扬才不是那种小气的男人!”

  谢弘扬不是,难道他是?

  不知怎地,朱佑睿颇感不是滋味,猛然起身便大踏步往外走。

  他以为她会追上的,可一回头,她却失去了踪影,他心跳停了一拍,急急纵目四顾,发现她竟被两个登徒子缠上了。

  “小姐,一个人吗?”

  “你长得挺漂亮的,一起玩嘛!我们请你喝酒。”

  “放开我!我不想喝酒!”她呛声挣扎,却抵不过两个大男人粗蛮的手劲。

  眼看她摆脱不了色狼的纠缠,朱佑睿蓦地火大了,方才被她打那一耳光都没这么震怒,他赶过去,拳头一挥,脚一回旋,不到两秒,就干脆利落地解决那两个男人,接着在一片起哄的欢呼声中,他扣住程思曼的手腕,牵着她潇洒离去。

  她被他帅气的身手惊呆了,傻傻地跟着他走出夜店,接着被他整个人用力推抵在墙上。

  又来一次壁咚?不会吧?

  她不知所措地望着他。

  他没理会她一派无辜的模样,清锐的眸光上下扫视,在看清她下半身穿的居然是一件米色短裤,裸露出两条修长玉润的美腿,纤足踩着红色的细跟凉鞋,显得那一个个乖巧排列的脚趾头格外粉嫩娇艳,当真是肤如凝脂,有说不出的性感。

  他看得眼睛冒火。

  这女人……这女人!他之前还想她绝不会出入这种声色场所,绝不会像舞池里那些女人一样卖弄风骚,结果她现在便来狠狠打他的脸。

  她打他的那一耳光,他并不觉得痛,可看着她这副风情万种的模样,他很痛,非常痛。

  嘶哑的嗓音由齿缝中迸出。“你怎么可以……怎么能学她们那样伤风败俗?”

  他焚火的眼神看得她心慌,沉痛的质问却令她惊愕。“我伤风败俗?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别装傻了!”他低吼。“你穿成这样敢说自己不是在勾引男人?”

  她勾引男人?他凭什么这样侮辱她!

  程思曼气得浑身发颤,她恨自己刚才有那么一瞬间的迷乱、一瞬间的心动,她觉得自己像个白痴。

  “你混蛋!”她伸手想推开他,他却强悍地禁锢住她扭动的娇躯。“你放开我,滚开!”

  她用力抓他手臂,在他臂上划出一道道浅浅的红痕,他瞪着她因盛怒而更加灼亮有神的明眸,以及那晕染着玫瑰色泽的脸颊,胸臆蓦地汹涌着一股乱腾腾的冲他拽下她不听话的小手,将她柔软的身子整个抵在墙上,突兀地低头强吻她。

  她呆住了,有好片刻,脑海只是一片空白。

  她香软的唇瓣被他含在嘴里,狠狠地吮着,用舌头舔着,舌尖半诱哄、半强迫地抵开她的贝齿,闯进那甜蜜的口腔。

  丁香小舌也被他勾了来,卷了又卷,含着、吸着,肆意挑逗。

  汁液交融,香气与酒味缭绕,渐渐的,两人都醉了、昏了,他不再粗鲁地蹂躏她,而是放轻了动作,温柔地吮着她的唇舌。

  许久,他察觉到她透不过气,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她。

  她靠在他怀里细碎地喘息,眼眸像氤氲着水气,汪汪欲滴,散发楚楚可怜的韵味,妩媚而撩人,他低头看她,不觉伸手轻抚她发烫的芙颊。

  “思曼……”

  这声沙哑的低唤,终于唤回她迷离的神智。

  盈水的双眸逐渐清明,墨睫娇羞地伏敛。“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朱佑睿哑然。

  是啊,为什么?想他朱佑睿还是生平初次这般强吻一个女人呢!

  懊恼与羞愧在心头交织成复杂的滋味,他不知该如何解释,口气不由得粗厉起来。“所以我不是说了吗?谁教你……穿成这样?”

  这意思是她在勾引他吗?程思曼神情一变,容颜迅速褪去所有的血色——

  啪!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