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家有傻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嗯。还有……”

  “还有什么?”

  她脸红得像盛开的芙蓉花,迟疑了好片刻,才偎上前怯怯地舔吻他耳壳。“我喜欢做。”

  “什么?”他昏沉得听不清。

  “我喜欢你。”她乖巧地又重复一次,嗓音软软的,宛如叹息。“所以你要怎么做都可以。”

  关在齐闻言,心弦重重一扯,因为喜欢他,就算害怕自己会受伤害,也为了他强忍。

  这浓情密意,他怎么担当得起啊!

  欲火放肆地烧起,他低头深深吻她,俊颊也泛红,双手在她身上游移,占有地摩挲,她感觉到他的吻变得粗暴狂野,有些心慌,但仍勇敢地回吻,藕臂勾上他肩颈。

  不勾还好,一勾他瞬间沉不住气,迅速脱下自己的衣裤,又褪去她的睡衣,两具赤裸火烫的躯体紧密相贴。

  ……

  关在齐变了。

  无论是关家人、公司员工、或者少数与他亲近的友人,都察觉到他的变化。

  他不再像从前那么冷了,会笑,更会开朗地笑,他本就长相清俊、五官英挺,朗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闪耀着晶莹的光。

  他依然热爱工作,却不会将自己日日夜夜绑在公司里,无谓的应酬推掉,下班后尽量早回家,周末假日不时安排与妻儿郊游踏青。

  他接受妻子的劝说,减少了儿子上的那些枯燥无味的家教课,多出来的时间随孩子去玩,游泳、下棋、打电动。

  他待人接物,固然还是有一份端肃矜持,但变得柔软多了,愿意去聆听对方的苦衷,站在对方立场着想。

  就连平素对他最敬畏的弟弟关在晋,偶尔也会跟他开玩笑了,他虽是表情淡淡的,但也没给脸色看。

  “这一切都是二嫂的功劳啊!”关三少私下对母亲感叹。

  可赵芳听了,却是面色不愉,她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当年那个忧郁文弱的方巧芸她就已经很看不顺眼了,何况是这个傻里傻气的女孩。

  “你相信吗?在齐居然跟我说要帮她办个生日趴,邀请亲朋好友来参加!”

  “办生日?也好啊!家里很久没好好热闹一番了。”

  “好什么好?你难道想让外人看见我们关家娶了个智能不足的媳妇?!你大哥都说了,万一让他那些艺文界的朋友知道,该有多丢脸!”

  “二哥都不觉得自己的老婆给他丢脸了,我们瞎操心什么?”

  “你当然无所谓了,反正你在外头的名声也被你自己败得差不多了,我跟你大哥大嫂还有你妹妹可都还要做人。”

  “呵,妈,你也太严肃了。”

  “总之我不答应!”

  “你既然那么瞧不起二嫂,当初干么还答应二哥娶她?”

  “我哪是自己甘愿答应的?”提起这事,赵芳更火大。“你不晓得他那个倔脾气吗?他决定的事有谁能劝得动的?而且你们还真以为他拿我当亲生妈妈孝顺?他心里清楚得很!我是他继妈,不是亲妈。”

  “妈,都几百年前的事了干么还翻旧帐?”关在晋眼神闪烁,脸色有些难看。

  关家三兄弟分别是不同母亲所生,这个秘密外人很少知晓,虽然他自己也是风流倜傥,莺莺燕燕不断,但爸爸在几年内跟不同的女人生了三个儿子,这事他还是宁愿别传出去给别人听。

  “不是我想翻旧帐,是你爸爸偏心!明明三个儿子都是他的,他怎么只把公司交给在齐?害我们母子俩现在都要看他的脸色做事!”赵芳气呼呼地抱怨。

  关在晋默然不语,其实这也是他的心结,虽说二哥的确是三兄弟中最有能力的,但爸爸完全不信任他跟大哥,也实在伤人自尊。

  “说起来你也不争气!你爸爸小时候本来也是很疼你的,他最疼的就是你跟敏敏,结果你念书也不好好念,工作也不认真,整天就只晓得跟那些酒肉朋友鬼混!”

  怎么说着说着,又叨念起他了?

  关在晋眼角抽搐,他最烦的就是家里每一个人都要念他,就连在国外留学的宝贝妹妹都偶尔要打越洋电话念上他几句。

  “好了,妈,现在重点是二哥要帮二嫂办的那个生日趴啊!你想好怎么办没?要不要先事先教二嫂一些必要的社交礼仪,免得她出丑?”

  “你刚没听我说吗?我不办!”赵芳话说得好泼辣好呛。

  关在晋却深知母亲只是纸老虎。“你就算不在家里帮二哥办,他自己也会想办法在外面办的,与其这样让二哥不爽,还不如你就答应他,在家里办这个趴,你也好亲自盯着二嫂,别让她做出什么丢脸的事。”

  赵芳不吭声,秀眉皱着,脸色忽青忽白。

  关在晋知道,这就是母亲让步的意思了,嗤声一笑。“你也别不高兴,妈,难得有这机会整整二哥心爱的女人,你不觉得刚好可以出口气吗?”

  说得也是。赵芳冷笑,眸中闪烁算计的光芒。

  这夜,勉强念完一本在关在齐眼中故事内容极端荒谬的绘本,关家睿终于沉沉地睡去了,关在齐吐了口长气,连忙帮儿子盖好被子,悄悄离开。

  他正想回房,却在走廊上听见楼梯间传来说话的声音。

  “……你什么都不知道,难道要我们关家在客人面前丢脸吗?”

  “对不起。”

  “光会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我可警告你……”

  听到这儿,关在齐连忙扬声。“妈,什么事?”

  他走下楼梯,果然看见妻子正站在母亲面前听训,低眉敛眸,一副乖巧温顺的样子。

  但赵芳显然并不满意,看着她的眼神很犀利,像要将她整个人切开似的。

  关在齐不动声色地蹙眉,挺拔的身躯一移,技巧地将妻子挡在自己身后。“可心是哪里惹得妈不高兴了?你跟我说,我会告诉她。”

  言下之意是教训他老婆这事只能由他这个老公来做,旁人请勿插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