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家有傻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你不准偷偷泼我水了?”

  “好,我保证绝对不会……”

  怎么能那么活泼呢?关在齐看着点点水花在阳光下折射出万紫千红,而她在那艳彩里更显清新,忽然觉得心弦牵紧。

  她们是表姊妹,个性却天差地远。

  巧芸温文沉静,甚至有几分怯懦,也绝不可能这样带着家睿玩,事实上,她对家睿要求最是严格,规矩丝毫不能有错。

  临终前,她对他唯一的托付就是照顾好家睿,让家睿接受和他儿时一样的教育,教养家睿成为像他一样的人。

  像他一样,值得欣慰吗?

  巧芸不是很怕他很讨厌他吗?为何还希望家睿像他?

  关在齐恍惚地寻思,正出神时,可心和家睿的比赛也落幕了,家睿赢了,正欢欣鼓舞地缠着阿姨要奖赏。

  “请你吃最好吃的野餐,好不好?”

  可心牵着他走回树下,来到父亲面前,小男孩顿时又拘谨了。

  可心赏关在齐一个白眼,他暗暗叹气。

  “家睿,坐吧。”他试着让语气听起来温和。“你玩一上午,肚子应该饿了。”

  “嗯。”家睿乖巧地坐好。

  可心打开事先准备好的野餐篮,一一取出食物,有寿司、培根芦笋卷、土耳其薄饼肉卷、香煎彩椒,还有家睿最爱的烤鸡翅与日式煎蛋。

  饮料有保温壶里热热的咖啡以及在车上小冰箱冰得凉凉的可乐,甜点是焦糖布丁。

  家睿看着琳琅满目的食物,好吃惊。“这些都是阿姨做的吗?”

  “对啊。”

  这下连关在齐也惊讶了,她还会做菜?

  他拈起一个培根芦笋卷送进嘴里,酱汁清淡却不失美味,调得恰到好处,香煎彩椒的颜色也依然清润鲜艳,入口有材料的鲜甜。

  “好吃吗?”她问家睿。

  小男孩猛点头。

  期盼的目光接着转向他,他却无法自然说出赞美的话。“还可以吧。”

  只是还可以?可心蹙眉。试过她手艺的人都说好吃呢!

  “咕,你很挑剔嘛。一定是高级餐厅的东西吃多了,嘴巴才这么刁。”

  除了应酬,他其实很少吃什么精致料理,有时候忙起来一个三明治便打发。

  但关在齐没解释,没这种为了琐事辩驳的习惯。

  “是什么时候学的?”他问。

  “啊?”她一愣。

  他指了指满地的食物。“这些总有人教你做的吧?”

  “是十五岁那年开始学的,我的治疗师说学这个对恢复我的手脑协调也有帮助。”她很坦白。

  所以她的确因为脑伤而复健过了?他若有所思地盯着她。

  她被他看得有些慌,转开话题。“你一早上在看什么书?”

  说着,也不等他回应,自顾自地拿起他的书翻阅,是一本白话解析的《战国策》。

  “你看得懂吗?”他问。

  这是在试探她吗?

  可心无奈地丢开书。“看不懂。”

  他扬眉。

  “对我来说太难了。”她解释。“以前老师给我讲过书里的故事,但他们的话术跟谋略,我觉得好复杂。”

  是因为逻辑思考的能力尚未发展完全吗?

  “不懂有什么关系!”家睿在一旁插嘴。“阿姨刚刚不是说吗?人没有永远聪明的,阿姨做菜的时候很聪明。”

  “谢谢你啦!”可心闻言,转身揽抱他,亲昵地捏了捏他的鼻子。“那以后阿姨常常做菜给你吃好不好?”

  “好,我还要吃这个焦糖布丁,好好吃。”

  “没问题!甜点我可是最拿手的。”

  关在齐默默地喝咖啡。

  看来家睿很喜欢她,至少他从不曾见过这孩子在自己面前这样撒娇,就连在巧芸面前也不曾。

  或许,他和巧芸真的是一对很失格的父母。

  午后,家睿玩得累了,偎在她怀里睡了,而她也跟着懒洋洋地打盹。

  关在齐盯着他们,觉得自己像在看一幅印象派的油画,说不出的温馨静谧。

  他重新拾起书本,但脑子已进不去那个充满谋略与算计的世界了,忽觉满纸荒唐,读不出一点味道来。

  他叹气,放下书,继续欣赏身旁的这幅画……

  ***

  三人赶在傍晚时回到家。

  每逢双周末,便是关家人聚餐的日子,不管大家有多忙,都会回到关家主宅陪母亲吃一顿晚饭。

  这并不是可心第一次跟关在齐的兄弟们吃饭,却是最紧张的一次。

  初次跟大家聚餐,她还是才过门几天的新嫁娘,可以装害羞装文静默不作声,第二次她假借感冒身体不舒服,陪着吃几口便匆匆回房休息,这次她可想不到托词了。

  再怎么样,丑媳妇见过婆婆后,也是要见见大伯小叔的,于是用完餐,可心将玩了一天很疲累的家睿哄睡后,在大嫂林蕙雅的提议下,一家人来到花园凉亭,月下喝茶。

  话题从关在秦最近准备开的画展扯到关在晋跟自己秘书的绯闻,接着当然就是大家最最关切的,却忍了好久的——

  “可心,你嫁到我们家也一个多月了,觉得怎样?还习惯吗?”大嫂这么温柔一问,瞬间吸引所有人注意。

  大家都往她身上看来,目光里有好奇、有戏谑,也有掩饰不住的轻蔑。

  唉,终究还是来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