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坏男人难为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她闻言,一窒,气恼地旋回身子。“学长,你真的很过分耶!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恶劣的男人啊?”

  她大发娇嗔,他却只是笑,一面安慰告饶,一面又忍不住逗她闹她,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斗嘴。

  忽地,一道惊讶的嗓音扬起——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变成一对了?”

  两人楞住,同时将目光调向声音来处,一株装点得雍容华贵的银色耶诞树下,一双璧人相偕并立。

  “圣修,你也来了?”楚翊涩涩地打招呼。

  “是啊。”于圣修走过来。“你们两个也来啦?真巧。”眸光一阵交错来回,俊唇勾起浅笑。“你们两个……该不会开始交往了吧?”

  “我们……”楚翊迟疑地想解释,叶茵茵却抢先一步。

  “对,我们在交往。”

  什么?!楚翊一震,不可思议地望向身旁神色坚定的女人。她在想什么?

  “太好了!那真是恭喜你们了。”看得出来于圣修大大松了一口气。“其实我老早就觉得你们两个挺相配,能在一起最好了,真是恭喜啊。”

  “谢谢。”叶茵茵淡淡地道谢,语气听不出特别的起伏。

  “既然这样,那我也顺便在这里宣布我跟晓君的婚期,我们打算过年前结婚。呵呵,有句话不是这么说吗?有钱没钱,娶个老婆好过年。”说着,于圣修朝女友瞥去深情一眼,后者甜甜一笑。

  “恭喜你们。”叶茵茵首先道贺。

  “恭喜。”楚翊也道贺。

  四人又寒暄了几句,于圣修携着女友离去。

  叶茵茵定定地凝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楚翊则是定定地注视着她苍白的侧面,几秒后,她像是察觉他担忧的目光,回眸朝他一笑。

  “你还好吧?茵茵。”

  “我没事。”

  “刚刚……你为什么要那么说?”

  她敛下眸,许久,悠悠一叹。“我想,是该做个决断的时候了。”

  “决断?”他蹙眉,不解。

  她却未加解释,只是低低地吐出请求。“学长,你可以陪我去一些地方吗?”

  她说,她要做个决断。

  于是这个冬季的夜里,他陪她走遍许多地方,每一处,都满是她和前男友的回忆。

  她说两年来,自己一直牵挂着这些回忆,而她最爱的人却早已忘了,所以她决定将这些散落各处的回忆碎片收集起来,拼成一块,然后,埋进名为“失恋”的坟墓里。

  “其实我早就知道自己失恋了,只是一直不承认。”她涩涩地自白。“我告诉自己,圣修不是不爱我,他只是忘了我;我告诉自己,他有一天一定会想起来,回到我身边……我是不是很笨?学长。”

  她忽地轻声问他,他无语。

  “我知道自己很笨。”她叹息着下结论,水眸蒙蒙地,凝视着前方水岸边,一条搁浅的小船。“就像学长曾经说过的,我的爱情早已死了,我还奢望它死而复生。”

  他静默,目光随着她也跟着那一叶扁舟摇荡。

  “其实我很像那条船,这两年来,一直搁浅着,没办法前进。”她悠悠地说,收回目光,望向他。“我早就应该继续往前走了,对不对?学长。”

  他看着她,话说得似是潇洒,眼潭却映着淡淡波光,就如同两人身旁这条河水,幽幽地含着月华的泪。

  你是该往前走了。

  他想这么跟她说,可不知怎地,言语卡在喉腔里。

  也许是他等她顿悟的这一天等得太久,以至于当她愿意走出来的时候,他反倒退却了,踯躅地,不敢往前,怕踏错一步,又把她惊回去。

  “学长,你知道这里就是圣修跟我表白的地方吗?你知道那时候他就是在这里跟我说爱我的吗?那天,日忭一兄也跟今晚一样,是银色的,我还记得,记得很清楚。”

  他听着,心谷里回荡着她的声音。

  他知道,他都知道,这里对她和圣修而言代表什么样的意义,他很清楚,因为那晚,圣修一回家便急Call他,神魂颠倒地把一切过程全倒给他。

  他也记得,那夜他被迫执着话筒听好友的爱情故事时,月亮是很刺眼的白色,悬在夜空一角。

  “你知道吗?”她伤感地低语。“有时候我会想,如果那一次我没参加社团的活动,没去合欢山赏雪,就不会遇见圣修,不会爱上他,也不必……忍受这些痛苦了。”

  如果,他不认识她,如果,失去记忆的人是他……

  楚翊淡淡勾唇,他也曾设想过许多如果,但“如果”,是一首永不到头的回文诗。

  “你有没有想过?”他望向叶茵茵,她正流着泪,泪水,在月色下莹莹闪光。“如果那天你没去合欢山,你不会遇见圣修,也不会遇见我。”

  她怔住。

  他微微一笑。“如果那天我们不曾相遇,我不会知道,原来我的母校有你这么一个可爱的学妹,你也不会知道,原来校友里有像我这么猖狂又白目的学长。我们不会认识彼此,今天也不会一起站在这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