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坏男人难为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他拧眉。

  她凝望他紧凝的眉宇,试图在其中找一丝软化的痕迹,但找不到,她看到的只有全然的冷酷。

  她心一沉。“不要这样对我,学长,不要连我现在唯一拥有的都夺去,我知道你很气我,可是请你……不要这样对我。”

  他应该懂的,工作对她而言有多重要,自从失去圣修后,两年来,她一直是借着不停地忙碌来麻痹自己的啊!

  他应该懂的,不是吗?

  但他似乎不懂,又或者,他不想再去理解。

  “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他面无表情地重申,面无表情地在她心上烙下一道伤。“这次你做Team member就好,组长是Amanda。你现在马上回家,公司不需要一个抱病的人强撑着工作,你没那么重要,快回去休息,这是总经理命令!”

  总经理命令。

  叶茵茵听着,忽地想笑。

  是总经理,不是学长,是她必须听从吩咐的上司,不是她可以任意撒娇的知心朋友。

  这是惩罚,她知道,因为她太不知感激,所以他重新界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收回了所有曾经给她的特权。

  从前那每天都会自动出现的热咖啡,那只要她一蹙眉,便会急急送上来的问候,那些温暖的玩笑与体贴的呵护,都不是给普通朋友的,那都是一个男人,给一个女人,最特别的待遇。

  现在,他全部收回去了,彻彻底底,一点不留……

  “是,我知道了。”她木然地接受了他的安排,不再抗议。

  楚翊盯着她宛如一尊瓷娃娃,雪白无情的容颜,蓦地一咬牙。

  “上次你负责的客户这礼拜五要办圣诞,且闲,给我们两张邀请函。”他拉开抽屉,递给她其中一张。“我会去,你也一起去。”

  她接过邀请函,看都不看一眼。“这也是总经理命令吗?”

  毫无温度的问话瞬间冷冻了周遭的空气。

  “没错。”楚翊语调淡漠。“所以礼拜五以前,你的病一定要好起来,听到了吗?”

  “听到了。”她漫然点头,旋身离去,飘飘然的背影,一直在楚翊眼前缭绕不去。

  帘外,下着一窗细雨。

  叶茵茵坐在窗台边,发呆。

  这几天,她卧病在家,什么事也不能做,不是因为身子太疲累,而是Amanda坚决带走她的笔记型电脑和所有工作文件,要她专心养病。

  她虽然有些气Amanda多管闲事,却也深深地感动。

  毕竟同事两年,她知道Amanda是真的关怀自己。

  反观另一个人,就只有两个字“绝情”来形容了,从她生病至今,他不闻不问,不来探望就罢,连一通电话也没打。

  真的,很过分。

  叶茵茵捧起Amanda送来的小盆栽,说是生病的人多看看绿色植物心情会好些,她抚摸拱在粗枝大叶中一朵显得娇弱的小花,感激Amanda的细心,却更怨楚翊。

  他这还算是朋友吗?还算是从认识她以后,就特别疼她的学长吗?就因为她不肯答应他的追求,他就如此惩罚她?

  小器!这男人器量好狭窄。

  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怎么可以!

  叶茵茵放下盆栽,额头抵在窗玻璃上,窗外,世界一片迷蒙,窗内,她的心房亦迷蒙。

  她看着烟雨蒙蒙,蓦地,不知哪来的冲动促使她伸手拿起无线电话,拨号。

  铃声数响,他接起电话。“喂。”

  她听着那熟悉的声嗓,颤颤握着话筒,找不到说话的勇气。

  “是……茵茵吗?”他哑声问。

  泪意在喉间汹涌。“嗯。”

  “有什么事?”

  为什么不理她?为何要对她如此无情?

  她好想问,却问不出口。“明天的圣诞Party,真的要去吗?”

  “有问题吗?”

  “我不想去。”

  他沉默半晌。“你身体很不舒服吗?”

  “不是。”

  “明天晚上有事吗?”

  “没有。”

  “那为什么不想去?”

  “因为……”我很气你,所以不想听你的话!“我觉得很麻烦,明天晚上一定到处人挤人,坐车过去很不方便,除非——”

  “除非怎样?”

  “你来接我。”话方落下,叶茵茵恨不得立时咬下自己的舌头。

  她在说什么?她怎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如此任性,仿佛一个女人对她的男人撒娇。

  丢脸,实在太丢脸,她想挂电话,想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老天!他会怎么想她?

  她懊恼地咬住唇。

  “我不能去,明天我得先去接我的女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