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哥哥的笨丫头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杜清瑶幽幽叹息。

  郑元熙不得不注意到,最近简舒宁都很晩回家。

  之前两人冷战时,也曾好几天避不见面,但这次不一样,这次两人见面时,还是会打招呼,笨丫头甚至还会热情地问长问短,对他的日常生活表示关怀,有空时也会亲自下厨做饭给他吃。

  就彷佛两人的关系从来不曾改变,仍是一如从前,彼此熟识又爱斗嘴。

  这下,她是真的把他当哥哥看了,因为她心里有了别的男人。

  方东信,她青春少女时期的初恋。

  他听说过,女人对自己的初恋总是有股特别的执念,也总是浪漫地想像着哪天和初恋再重逢。

  哼,她可得偿所愿了!

  所以这阵子晚上不是在餐厅轮班,就是赴男人的约会,生活得多采多姿。

  想着,郑元熙不禁撇撇嘴,强自压下满腔懊恼。

  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爱打扫,把家里上上下下刷得干干净净,连浴室的每一片磁砖都晶莹透亮。

  今天是难得的假日,他却推了和朋友的聚会,也推了和杜清瑶的约会,一个人待在家里大扫除。

  花了一个早上加半个下午的时间,全家焕然一新

  而他累得瘫倒在客厅地板上,像经历了一场马拉松赛跑。

  但事情还没完呢,清出的两大袋垃圾还没倒,而他是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顾不得梳洗换衣服,穿着件湿透的T恤,趿着夹脚拖,大汗淋漓地便搭电梯到楼下倒垃圾。

  刚刚放下垃圾袋,一转身,无巧不巧地撞见方东信开车送简舒宁回来。

  简舒宁下车,回头对车窗内丢下一句。“你等等,我上去拿个东西就下来。”她今天穿着一件碎花洋装,搭着短外套,显得格外清丽粉嫩,像朵枝头上初锭的花朵。

  郑元熙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用这样美丽娇弱的东西来形容简舒宁,但如今在他眼里看到的,确实就是一朵生机蓬勃的花朵。

  笨丫头朝他的方向跑来,步履不见一丝凝重,轻盈地像蝴蝶。

  忽地,她踩了煞车——

  “哥哥!”

  郑元熙努力保持面无表情,微微颔首。“你回来拿东西的?”

  “嗯,我忘了带身分证。”

  去什么地方需要用到身分证?该不会是那些声色场所吧!郑元熙皱眉。

  简舒宁似是看出他思绪,连忙解释。“我们只是想去唱歌而已,去KTV。”

  “去KTV需要检查证件?”

  “有的时候会临检。”

  临检——

  这个词晃进郑元熙脑海里,顿时令他悚然大惊。

  不就是因为两个人关在包厢里做什么外面的人都不晓得,才会发生警察临检这种事吗?

  比如嗑药或者做爱做的事……

  郑元熙一凛,还想再追问时,简舒宁已翩然飞走。

  “哥哥,我先上楼喽!”

  于是他将目光瞪向那个准备带她去某个黑暗包厢内的男人。

  方东信已下了车,一身俊帅时髦的休闲服,品味相当高尚,光看外表确实是会令女人心动的对象。

  “郑先生。”他笑着打招呼,朝他走来。

  郑元熙忽然发觉自己输了,对方穿得像雅痞,自己却像流浪汉,身上还带着汗臭味。

  但,男人重要的不是外貌,是气势。

  气势……不能输!

  郑元熙挺了挺胸膛,摆出哥哥的架式。“你对宁宁,是认真的吗?”

  方东信似乎很意外他会问得如此单刀直入,愣了愣,才点头微笑。“是。”

  “你喜欢上她哪一点?”

  “嗯,她……很可爱。”

  “哪里可爱?”

  “笨笨的样子。”

  郑元熙闻言一震,方东信却是霎时笑开了。

  “以前在学校,她功课不好,长得又偏胖,有时候会被班上的男同学取笑,说她是个只长脂肪不长脑子的。”

  郑元熙面色一沉。

  他从来不晓得宁宁那丫头念高中时曾经被这样嘲笑过,这不等于是一种霸凌吗?

  方东信继续怀想从前,眼神温情。“可是她从来没有因为被嘲笑就因此耍自闭,把自己弄得阴沉沉的,只是天天傻乎乎地笑着,见谁需要帮忙都会伸手去帮一把……看她那样子,真的会有点心疼。”

  心疼。

  郑元熙默然不语,只觉得胸口紧缩,几乎透不过气来。

  自己是不是也是对那样傻乎乎的宁宁感到心疼,所以这些年来才一直放不下她,无法不管她的事呢?

  “既然你那时候就心疼她,为什么现在才出现?”他质问着方东信,更像在质问自己。

  “那时候……太年轻了,就算觉得这女孩子很特别,也没有勇气接近她,怕被同学笑。”方东信一顿,自嘲地勾勾唇。“尤其那时候我可以说是全校女生的偶像,很在意别人的眼光。”

  因为在意别人的眼光,所以不敢靠近?

  那自己呢?又是为了什么?郑元熙不觉有些恍惚。

  方东信看他一眼,忍不住探问。“你是不是不赞成我跟舒宁交往?”

  郑元熙一凛。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