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哥哥的笨丫头 > 上一页    下一页


  可是又何奈,肚子真的很饿啊!晚上跟哥哥一起吃饭,她莫名地就觉得自己应该要矜持,不敢放开形象吃,结果只吃了平常一半的饭量。

  好饿好饿!饿到睡不着。

  抱着小肚肚在床上滚了几圈,简舒宁还是决定不能无视自己的口腹之欲,悄悄下床打开房门,蹑手蹑脚地溜向厨房。

  打开冰箱,除了几瓶冰啤酒和几颗蛋,空空如也。

  简舒宁懊恼地关上冰箱门,站在厨房内左顾右盼。

  不晓得哥哥家里有没有饼干或泡面?难道要把瓦斯炉上剩下的半锅咖哩加热来吃?

  可那样动静会太大,吵醒哥哥就不好了。

  摇头否决这个念头,简舒宁还是决定从橱柜里翻找东西吃,终于被她找到一小包苏打饼干。

  她眼睛一亮,撕开饼干包装,就窝在厨房角落开始咬……

  突然,灯光打亮,映出一道挺拔的男人身影。

  她愣住,怔怔地抬起头来,嘴角还沾着些饼干屑。

  男人似笑非笑。“我还以为是小偷呢!原来是偷饼干吃的小松鼠。”

  瞧她圆滚滚的身子蜷坐在墙角,双手捧着饼干,一口一口咬着,那模样还真像只偷吃的松鼠,呆萌可爱。

  简舒宁双颊顿时暴红。

  糗大了!真的太、太、太丢脸了!

  她懊恼地想哭。

  本以为郑元熙会尖酸地再讽刺自己几句,没想到他只是从上方橱柜里拿出一个保鲜盒递给她。

  她呆呆地接过,打开盖子一看,里头是各种口味的麦片包。

  他淡淡地解释。“以后想吃宵夜就吃这个,清淡好消化又有饱足感。”

  他没有嘲笑她,还给了她比饼干更好吃的宵夜。

  简舒宁抱着保鲜盒,感动得一塌糊涂。

  她想起很久很久以前,自己有一回肚子饿到受不了的时候,也是这个男人将自己的便当分给她吃……

  那是她小学一年级的时候。

  七岁的小丫头每天过得浑浑噩噩的,吃吃睡睡玩玩,漫不经心,经常忘东忘西的,要是没有妈妈替她检查书包,肯定一团糟。

  果然,不用脑袋的她有一天真的遭报应了,低年级的学生每周要上一天整天课,偏偏她忘了,便当袋丢在家门口,妈妈也没看见,急着把差点迟到的她送出家门,坐上校车。

  到了中午,下课铃响,她背起书包要回家,坐在隔壁的女同学拦住她。

  “宁宁!今天上整天,你忘了啊?”

  她真忘了!

  眼看同学们个个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便当盒,整个学校飘着浓浓的饭菜香,她整个人懵了,傻傻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五十元铜板,想到福利社买面包吃。

  谁知她去得太晚,面包都卖完了,连布丁、饼干等等的点心都被捜括一空。

  没东西吃了!

  肚子好饿,怎么办?

  捧着空空的小肚子,她在校园里晃来晃去,想着要打电话回家跟妈妈求救,可是电话号码呢?饿到想不起来了……

  然后,心神恍惚的她跌进校园角落的一个土坑里,摔得一张白白的小圆脸都是泥,全身脏兮兮。

  她大受打击,当下嚎啕大哭。

  “吵死了!”一道斥责的嗓音从她背后砸落。

  她愣愣地回头,看见一个大男孩坐在一边凉亭石阶上,膝上抱着一个大大的餐盒,看来正准备就着清风美景,畅快地吃一顿。

  男孩瞪她。“你是一年级的小学妹吧?哭什么?”

  “你……”她勉强止住呜咽,打了个嗝。“你也在这里念书吗?”

  “你看我身上穿的制服还看不出来吗?”

  真的耶!

  她眨眨眼,又觉得看不大清楚,抬手想抹去眼泪。

  “脏死了!”男孩连忙阻止她。“你的手有没有洗啊?这样乱揉眼睛小心得结膜炎。”

  “喔。”她乖乖地放下手。“大哥哥念几年级?”

  “六年级。你应该叫我学长。”

  学长是什么?

  她嘟着小嘴,浓密微翘的睫毛挂着晶莹的泪珠,眼睁睁地盯着他。

  “看什么看?”他被她看得心里发毛。

  “大哥哥,我肚子饿。”原来她看的是他手里的便当。

  “你就因为肚子饿了在这里大哭大闹?”他不屑。

  她委屈地抿抿嘴。“我忘了带便当,没饭吃,也买不到面包。”这对她来说,不啻像是天塌了一角。

  “你就记得你肚子饿,跌得全身都是泥巴也不管了?”男孩嫌弃地打量她。

  她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自己,制服脏了,手也是泥巴,脸上应该也是灰扑扑的,像鬼一样。

  小脸蛋瞬间胀红。

  “那边有水龙头,去洗手洗脸!”大哥哥不由分说地下指令。

  “喔,好。”她乖乖地点头,走到凉亭后头,打开水龙头把自己的手和脸都洗干净了才又走回来。

  大哥哥让她在台阶上坐下,把自己的便当给她吃。

  她如蒙大赦,一口一口吃得香甜,风卷残云地吃了大半,才恍然想起大哥哥还没吃呢!

  “大哥哥,你也吃。”小手谄媚地把便当捧过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