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负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个无心的男人要怎样才能掠夺一个女人的芳心?

  很简单,就是假装自己有心。

  香港。

  再度来到这座号称“东方明珠”的城市,关雅人以为自己可以冷眼看一切,但阴暗的过去仍犹如魔鬼派来的使者,上天下海,追缉他的理智。

  他不得不想起数年前,曾经狂妄地以为自己能在这块宝地尽情开疆拓土,建立属于自己的王国,最后却是落荒而逃……

  关雅人自嘲地一哂,排开不受欢迎的思绪。

  同样的错误,他绝不会再犯了,曾经到过地狱的人,不会再冒险让自己下去第二次。

  他坐上出租车,取出怀里的黑莓机收发E-mail,回复几封重要的信件,忽地,铃声响起。

  他接起电话,用刻意练过的正统纽约腔英语与属下对话。“Jerry,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我已经跟‘顶丰’的人初步接洽过了,基本上他们对我们的提议很有兴趣,不过他们也说,关于购并的事,他们已经跟‘瑞华’谈判很久了,连意向书都签了。”

  “意向书算什么?不过是一张纸而已。”关雅人冷笑。凭“GreatEagle”的实力,看中的猎物哪个不手到擒来?“我要你调查的事情,查到了吗?”

  “我已经请征信社帮忙了,今晚应该就有消息,到时我会把数据传真给你。”Jerry报告。“对了,Boss,你打算什么时候过来台湾?”

  “我在香港还要拜会几个客户,后天晚上到台北。”

  “是,我知道了,到时我再派车去接你。”

  挂电话后,出租车恰巧也抵达客户公司前,关雅人下车,对方的秘书亲自在门口迎接,领他进总经理办公室。

  两人相谈甚欢,对方直嚷嚷着要介绍一群商界好友给他这位青年才俊认识。

  他很清楚,对方欣赏的并不完全是他本人,主要还是他背后这块“GreatEagle”的闪亮招牌。

  但他不介意,什么样的资源或人脉都好,只要能帮助他往名利的顶峰上爬,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利用到底。

  对方邀请他到俱乐部打球,这在香港是只有上流社会人士才能出入的顶级俱乐部,对方邀他,一半恐怕也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地位吧!

  他挂着礼貌的微笑,陪一群商界菁英打球,不论是网球或壁球,他的球技都出色得令人惊叹。

  “年轻人,有前途!”一个在香港呼风唤雨的商界大老拍他肩膀,赞赏他。

  他压下心底阴沉的嘲讽,谦虚地应对进退,最后,技巧性地以一球之差输给这位大老。

  大老笑呵呵,对自己体力不输给年轻人感到得意,其它人也围着他大拍马屁。

  关雅人站在一旁,表面挂着笑,心神早抽离,他漫然望向周遭,隔壁网球场也有人在打球,是双打,分别由两对男女组成。

  其中一对男女双方年龄颇为悬殊,男方看来有五十好几了,女方差不多只有他一半岁数,扎着马尾,白色的网球短裙下露出一双修长匀称的美腿,勾惹身旁老不修的视线。

  借着打球,男人想尽办法吃嫩豆腐,不时与女孩肢体接触,但她也不是省油的灯,樱唇勾着天真烂漫的笑,故意将球拍一歪,假装击球失误,赏男人一记硬板,他痛得惊呼。

  “对不起,李董,您没事吧?”她好无辜地眨着眼。

  “没事、没事。”李董明明痛得要命,却硬要摆起大男人威武的架子。

  “不好意思,我技术太差了,等会儿我请李董喝杯饮料,算是赔罪,好吗?”

  “赔什么罪啊?你又不是故意的。”

  “那我们还要继续打吗?还是——”俏眸一落,暗示他是否已经不行。

  “当然要继续!”李董一口粗气上来,大手一挥,显示自己勇健又豪迈。“哪,我们一定要把对方杀得片甲不留!”

  “是,我会好好配合您的。”女孩掩嘴。

  她在偷笑吗?

  关雅人挑眉,见她背对李董时,扮了个古灵精怪的鬼脸,刚好面对他这个方向,他看得清清楚楚。

  果然是在偷笑,那可怜的老男人,怕是还不晓得自己被一个女孩戏弄了。

  关雅人凝望那调皮的女孩,深眸点亮兴味。

  老狐狸!以为她年轻,就好欺负吗?

  夏晴讥讽地扬唇,眯起眼,目光直盯远处的靶心,手臂缓缓拉弓。

  这回来香港出差,遇到的大部分客户都很友善热诚,只有那只老狐狸,仗着自己财大势大,不时对她露出垂涎的目光,逮到机会就吃豆腐。

  为了不破坏彼此关系,她一直强忍着,直到方才,终于忍不住用网球拍赏他一板。

  可惜那一板并未唤醒老不修的良知,依然有意无意地缠着她不放,她实在受不了,只好借机告退,来到射箭场泄愤。

  可恶,真可恶!

  一箭射出,离靶心却有几寸之遥,勉勉强强钉在标靶边缘。

  夏晴蹙眉,展臂拉弓,又连续射了几箭,没有一箭正中红心,对这样的成绩,她很不满意。

  箭术是高木真一教她的,他是阿嬷好友的孙子,前年来台湾,教了她几招,还赞她有慧根,进步神速。

  该不会太久没练习,生疏了吧?夏晴懊恼地想,又抽出一枝箭,搭上弓。

  “你的站姿不对。”一道哑沉好听的男性嗓音,在她身后慢条斯理地落下。

  她愕然回眸,映入眼底的是一个年约三十出头的男人,眉宇英朗,眼眸深不见底,下巴的线条有些冷硬,显得不可亲,身上穿着休闲运动服,状若懒散闲适,却仍掩不住一股属于掠夺者的强悍气质。

  “你……是教练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