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单恋到期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一叠CD意外落地,田野震了震,急忙拾起其中一片,那是死去的未婚妻送给他的钢琴CD。

  “最近你太忙了,我们难得能约会,你工作的时候就听这张CD,就当是我陪在你身边吧。”当时,她送礼的时候,粉颊微赧,笑颜羞涩。“先说好,不准笑我弹得不好听喔。”

  他怎么会笑她呢?就算要笑,也没机会。

  因为他从没认真听过这张CD,在她生前,他只漫不经心地听过一、两次,反倒是她去世以后,在心心的强逼下,他认真听了。

  第一次专心听这张CD,竟是在她香消玉殒后,他这个未婚夫,做得很愧对她。

  “我对不起你,清美。”他喃喃低语,胸口微微刺痛,黯然捏紧冰凉的CD外壳,然后将它仔细封进行李箱里。

  收拾得差不多了。他检查行李内容,确定该带的东西都带了,将护照跟旅行支票收好,瞥望墙上时钟。

  九点半了,他该去餐厅接心心了,他们说好在他出发前一夜,一起吃最后一顿宵夜。

  正欲出门,手机铃声忽地唱响,他接电话。

  “田野,你不用来接我了,晚一点我再过去找你。”是黎妙心的嗓音。

  “怎么了?”他听出她语气急促。“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我老爸。”她叹气。“他又闯祸了,我得先处理一下。”

  他皱眉。“处理什么?你现在人在哪里?”

  “警察局。”

  当田野赶到警局时,黎妙心正疾言厉色地斥责父亲,而黎爸爸垂着头,双手搓握,如同一个犯错的小学生,乖乖听训。

  “这是第几次了?你告诉我,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要戒掉赌博的坏习惯?”

  “唉,心心,老爸知道错了嘛,你就不要碎碎念了好不好?”黎爸爸被女儿当众叨念,颇感面上无光,嘻皮笑脸地恳求。“而且我这也不算赌博啊!只不过跟朋友小小打个牌,消遣而已。”

  “消遣?”黎妙心冷哼。“消遣到两个人打起架来,还闹到派出所?”

  “是他想赖帐,我一时不爽才会……”黎爸爸想辩解,见女儿神色不善,识相地闭嘴。“好吧,我不说了,心心,你就当行行好,快点把我保出去吧!刚刚警察只给我吃了一碗面,我肚子还饿着呢,我们父女俩很久没见面了,去吃点宵夜、喝点小酒怎样?”

  “你还想喝酒?”黎爸爸不多说话还好,一说黎妙心更火大。“上回你就是喝得烂醉在路边骚扰行人,才会被送来警察局,你忘了吗?你还敢喝酒?”

  “就喝一点嘛!”黎爸爸厚脸皮地耍赖。“有你盯着我,我不会喝醉的。”

  “不行!”黎妙心容颜一凝。“我不会跟你去喝酒,你今晚也别想走出派出所。”

  “什么意思?”黎爸爸面色一变。

  “意思是,我不会保你出来,你就在这里待一个晚上吧,好好反省!”黎妙心冷淡地撂话,转向一个老警察,深深一鞠躬。“对不起,方叔叔,我老爸又惹麻烦了,能请你们拘留他一个晚上吗?”

  “要我们拘留他当然是可以啦,但是心心,你真的不带他走吗?”老警察看来与她是旧识了,很自在地唤她小名,拿她当自家晚辈看待。

  黎妙心摇头。“如果不让他受点教训,他永远不会悔改的。”

  “那好吧。”老警察命令其他年轻警员。“把他带进去!”

  “心心、心心!”黎爸爸大呼小叫。“你不会这么狠吧?真要你爸在拘留所待一夜?哪有你这么不肖的女儿啊?你不怕说出去被人笑吗?心心,不要啦!你老爸真的很可怜,好冷好饿喔!心心~~”

  黎妙心咬紧牙关,不管父亲怎么呼号装可怜,就是狠下心不理,泪光隐隐在眼里闪烁。

  田野在一旁看了,胸口拧紧,隐隐疼痛着,他走向她,嗓音喑哑。“你真的不保你爸出来吗?”

  她倔强地别过眸。“明天再说。”

  他凝望她苍白的容颜,眉宇收拢。“这种事常常发生吗?我看你跟那个警察好像很熟的样子。”

  “我从小就认识方叔叔了。”她无奈地解释。“你也知道,我爸从以前就是这样,进出派出所像吃家常便饭。”

  “那这几年你在高雄,都是谁保他的?”

  “有时候是他那些酒肉朋友,有时候是我来台北。”

  “你来台北?为什么我都不知道?”田野惊讶。

  “这种事……没必要跟你说。”

  所以她一直是独自一个人承受这些吗?为什么不告诉他?他可以帮忙啊!如果今夜不是他主动追问,她也打算瞒着他吗?

  “你应该告诉我的。”他又心疼又懊恼,忍不住责备。“你有当我是朋友吗?”

  她无言,扬起微微泛红的眸,他胸口如遭重击,心痛不已。

  “别这样看着我了,喝酒吧!”黎妙心豪迈地劝酒,端起酒杯跟他的相碰,然后一仰而尽。

  田野怔忡地望她。

  “喝啊!”她伸手推他酒杯,抵向他的唇。

  他勉强喝了一口。

  “哪,吃点菜。这虾子看起来很好吃耶,我替你剥。”

  “不用了。”他挡住她的手,摇摇头。“我剥给你吃。”

  田野默默地剥虾,一尾一尾,褪去虾壳,裸露软嫩的虾肉。

  离开警局后,两人来到附近的海产店吃菜、喝酒,黎妙心一杯接一杯,放肆豪饮,他看得心生不忍。

  “吃点东西。”他将剥好的一盘虾肉推向她。“不然容易醉。”

  “嗯。”黎妙心吃肉喝酒,好不快意。“田野,你明天早上几点的飞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