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痴心不换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〇


  她逆来顺受,索性乖乖地吃糖果,樱桃色的舌尖一口一口地舔吮,那画面,说不出的极致诱惑。

  怎么反倒像是惩罚起他自己了?

  韩非懊恼地低吼一声,抢回糖果,送上方唇,她很聪明,就像方才舔糖一样,温柔地吻着他,满口甜味融进他嘴里。

  他一面与她热烈相吻,一面朦胧地想着,以后不如把爱吃糖果的毛病改了,她的唇比糖还甜,更好吃。

  他们吻了好久好久,吻到彼此都喘不过气,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她凝睇他,目光缠绵。

  “所以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什么秘密了?”

  他怔住。

  她用双手捧住他脸颊,“答应我,以后再也不对我说谎了。”

  他惶然不语,心韵失速。

  还有件事他还没告诉她,关于他父亲去世的原因,关于他对她父亲的仇恨……“为什么不吭声?”她狐疑地眯眼,“难道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他心跳乍停,下意识地冲口而出,“我答应你。”

  “这才乖嘛!”她笑着拍拍他脸颊。

  她又拿他当小孩子看待了,但这回他没有恼怒,只有强烈的心慌。

  他蓦地展臂,紧紧抱住她。

  “你疯了吗?”她吓到,“快放开我!这样抱着我,你不痛吗?”

  很痛很痛,但他绝对不放,不能放。

  因为只要他一松手,说不定就会失去她,那才是他真正无法承受的痛。

  “答应我。”他在她耳畔求恳,低哑的嗓音就像孩子一般无助,“不管我做错了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

  她觉得奇怪,“为什么这样说?你做了什么?”

  “答应我!”他更加收拢臂膀。

  虽然莫名其妙,她仍听出了他隐隐的绝望,不由自主地点了头,“好,好,我答应你,给你免死金牌行了吧?不过你可别以为有了这块金牌就可以随便欺负我喔!”

  他不会的,从此以后,绝不辜负她!

  他深深地吻她,以行动来代替回答。

  住院一个星期,韩非伤势好多了,方楚楚替他办理出院手续,亲自开车接他回家。

  一进家门,他环顾周遭,机敏地察觉家里氛围不一样了,“你换过窗帘了吗?”

  “嗯。”她笑着点头,“窗帘、沙发布,还有房间的床单我都换过了,以前那些颜色太暗了,我想换些明亮缤纷的色彩会好看些,你觉得怎样?”

  怎样?韩非眨眼。

  说实在的,这不像是他的风格,他喜欢黑色或深蓝这种比较稳重的色调,这样才显得出男人味不是吗?

  现在整间屋子又是红又是橘又是天蓝又是鹅黄的,漂亮是漂亮,不过好像有点孩子气?

  “你是拿家里当成涂色本在画画吗?”

  “你不喜欢吗?”她嘟嘴。

  “也不是不喜欢啦。”

  说起来这的确比较像她的风格,她给人的印象就是这么千变万化、多采多姿的,一点都不单调。

  反倒是之前她只懂得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却不敢变动装潢布置,现在她才真正把这间房子当成自己的家吧!

  想着,韩非微笑了,他很高兴她在这里找到了归属感。

  “你有哪里不满意?说出来,我们可以商量。”

  她不说会遵从他的意思,而是说可以“商量”,这才像是夫妻啊!这才像是他们共同居住的家。

  “看在你没把家里弄得到处是蕾丝跟恶心的粉红色,我就勉强接受吧。”他半开玩笑。

  “哎呀!你怎么知道我接下来就要把墙壁漆成粉红色了?”她顺着他口气笑道。

  “什么?!”他变脸。

  “骗你的啦!”她嘻嘻笑。

  他瞪她,佯装恼火。

  她才不怕咧,“怎么?就许你捉弄我,我就不能也回报你一次吗?”

  他没答话,伸手一把将她拽入怀里,不由分说地啄吻她的唇。

  “你干么?”她一时防备不及。

  “这是我的回报。”他正色道。

  两人彼此相视,半晌,同时笑了,空气中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现在该做什么好呢?”他笑问。

  “看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我来做饭给你吃。”

  “你要做饭?”

  “嗯。”她点头。

  从两人结婚至今,还不曾在一起吃过一顿快乐的家常饭,每次不是各有心事,就是闹得不欢而散。

  她很想跟他像一般夫妻一样,在餐桌上说说笑笑,分享当天的一日生活。

  “既然这样,我们一起做吧!”他彷佛看透了她的思绪。

  “什么?”她一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