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痴心不换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六


  “为什么你会想知道?”方启达仍是犹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我现在没法解释,你就当看在过世的妈妈分上,告诉我吧!”方楚楚很聪明地提起母亲作为杀手锏。

  见女儿连亡妻都拿来做谈判筹码了,方启达顿时没辙。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我就跟你说,但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能打扰对方的家人朋友,也不能把这个秘密泄漏出去。”

  “我知道。”方楚楚满口应允。

  “你等我一下,我调出病历资料。”方启达来到电脑前,输入密码,调出医院档案。

  “捐赠者是一位田晓云小姐,她因为发生车祸意外……”

  后来父亲还说了什么,方楚楚已然听不见了。

  她转身离开,如游魂般飘荡于医院长廊,就像之前她因心疾困在这里的时候。

  天崩地裂,她受到强烈的打击,不久前才满心欢喜得到的幸福彷佛于此刻尽数幻化为海上的泡沫。

  她猜得没错,换心给她的人真的是田晓云。

  她身上装着田晓云的心,韩非最珍惜、最在乎的女人的心,装在她身上。

  所以,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娶她,甚至不惜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抢婚?

  是因为爱她吗?或是……

  “他把我当成替代品了吗?在他眼里,我只是田晓云的……替身?!”

  她骇然低喃,霎时全身虚软,顺着墙滑跪在地,失去焦距的瞳孔像没有灵魂的宝石,在眼里碎成片片。

  ***

  我认识在你身上跳动的那颗心。
  我曾深爱她。

  夏洛特-瓦朗德雷(CharlotteValandrey),法国知名女演员,十七岁就赢得柏林影展最佳女演员奖,却也唤醒了体内的爱滋病毒,由于器官衰竭,三十五岁被迫接受心脏移植手术,不料第二颗心脏的前世记忆也随之苏醒。

  在接受心脏移植手术后,她发现自己经常作同样的恶梦,梦见自己出了车祸,人困在车子里,刺眼的车灯照得她睁不开眼,可她觉得梦里开车的人并不是她,手上的戒指也不是她的。

  不仅如此,她的口味也变了,从前的她不爱喝酒,心脏移植后的她爱上了品酒,以前她不碰柠橡派,现在却大快朵颐。

  她去印度旅行,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但在参观泰姬玛哈陵时,她感觉似曾相识,彷佛曾跟深爱的人来过,她甚至记得当时的心理状态,那是一种纯然的甜蜜与幸福。

  许久以后,她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都是属于另一个女人的记忆,遗留给她心脏的女人,同时也把记忆给了她……

  方楚楚合上书,抚着书皮的指尖颤抖着。

  这本名为《我有一颗陌生的心脏》的书,是法国女演员夏洛特的自传,书里详细地描绘她接受换心手术后各种不可思议的遭遇。

  原来,心脏是有记忆的。

  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因为换心,接收到捐赠人残留的记忆,而夏洛特的经历并非唯一,有许多换心人曾有类似的经验。

  心脏是有记亿的……

  书本由方楚楚手中滑落,她伸手抚向自己胸房,那里紧揪着、疼痛着。

  这颗心曾经是属于田晓云的,所以她才会作那场关于车祸的恶梦,所以她才会变了口味,忽然爱上了甜食。

  所以,韩非才会突如其来地出现在婚礼现场,公然抢婚。

  他真正想拥有的其实不是她,而是这颗心……

  我认识在你身上跳动的那颗心。

  我曾深爱她。

  在换心后,有某个男人写信给夏洛特,告诉她,她身上装的是他亡妻的心,是他此生最深爱的心。

  那男人明知自己不该写信给她,不该扰乱她,但他终于克制不住相思之情,以某种方式制造与她的偶遇。

  他们恋爱了!

  爱得轰轰烈烈,爱得缠绵悱侧,直到她后知后觉地恍然大悟,他就是那个将亡妻的心捐赠给她的男人。

  他爱的究竟是她本人,还是他亡妻的心?

  她混乱了,崩溃了,不知所措……

  泪水,静静地于方楚楚颊畔滑落,对夏洛特的苦,她完全感同身受,因为现在的她也困在同样的烦恼中。

  她的丈夫爱着她吗?就算是有一点点喜欢她也好?

  是喜欢她本人,不是装在她身上的别人的心。

  该问明白这个问题,但她不能问,没勇气问,她是胆小鬼,怯懦得不敢深究答案。

  她怕这一问,夫妻之间平和的表象会瞬间崩毁,她的婚姻生活会成为一场世纪灾难。

  她迟疑着,逃避面对现实,日复一日,她假装是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妻子,笑着送丈夫出门,笑着迎接他回家。

  她学着做家务,为了讨好他的胃,报名烹饪补习班,她本以为自己在厨房一定笨手笨脚,可不知为何,她上手得很快,连老师都夸她有天分。

  她并不觉得高兴,因为她怀疑这所谓的“天分”也是田晓云留给她的心脏记忆。

  她恨自己必须利用另一个女人的才华挽留自己的男人!

  思及此,方楚楚蓦地深吸口气,倔强地用手指抹去眼泪。

  别哭了,她没有时间哭,韩非就快回家了,而她已经决定今晚要洗手作羹汤,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令他刮目相看。

  她不是他眼中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大小姐,她可以当好他的温柔贤妻。

  她将看过的书藏好,系上围裙,走进厨房洗菜切菜。

  婚后,他们夫妻俩决定住在韩非的公寓,原本方启达看中一间位于精华地段的豪宅要送给他们,但韩非婉拒了。

  他说自己供得起妻子衣食不缺的生活,不需要娘家赞助。

  他这份骨气,方启达是极欣赏的,更加看好他,直接在医院内运作,提拔他当心脏外科主任,等于对众人宣示将来院长的宝座就是交给他这个女婿了。

  韩非在医院飞黄腾达,工作更忙了,难得准时下班回家,她经常是独守空闺,今夜好不容易能够和自己的丈夫共进晚餐。

  “方楚楚,这可是你表现的机会,加油!”

  她鼓励自己,准备了烟熏鲑鱼当前菜,调了凯萨沙拉酱,热汤也在炉火上炖着,主菜是迷迭香小羊排,已经腌好了,等他一到家立刻进烤箱,最后一道甜点是可丽饼,裹着浓郁香甜的红豆沙。

  这也算是改良式的豆沙包,是他的最爱。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