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痴心不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九


  “我知道自己对不起学长,我不该就这样跟你走,让他伤心,但我真的很高兴你来带我走。”

  她高兴他带她走?

  韩非凛然不语,虽然他早就看出这女人一直悄悄爱着他,但他想不到她会如此毫不隐瞒地告白。

  她不是很傲、很倔强的吗?

  “我爸说得对,如果我勉强自己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大概会……后悔。”

  “所以你不怪我去抢婚?”他粗声问。

  她扬眸望他,笑颜清澈如水。

  “我不是说了吗?我很高兴。”

  他胸口一紧,她只是那么清淡的一句话,他却觉得自己被最严厉的雷神之槌劈中了,脑海轰隆作响。

  不知哪来的冲动,他倏地掌扣她后颈,不由分说地将她带向自己,吻她的唇。

  他吮咬着她绵软的唇瓣,将融化了一半的糖果送进她嘴里,她尝到那甜味,还有属于他的纯男性的味道。

  “……是苹果口味。”她在吻与吻之间轻喘地低语。

  她本来以为自己换心后变得没那么爱吃苹果了,但这苹果口味的糖,这苹果口味的吻,迷得她神魂颠倒啊!

  他一面深吻她,大手一面探向她礼服后背,硬生生扯下一颗颗钮扣。

  “我不喜欢你穿着这件礼服,脱下它!”

  因为他不乐意她成为别人的新娘吧!

  她微笑,顺从地颔首。

  “好,在这里吗?”

  他一震,蓦地离开她,彷佛这才惊觉两人是在车上,车窗外随时可能有人经过目睹他们亲密的举动。

  他磨牙,“当然不是这里。”

  他发动引擎,踩下油门,以最快的速度将她带到某间能够眺望海景的汽车旅馆,进房以后,他迅速拉下窗帘。

  “要我现在脱吗?”她不是故意的,但含笑的嗓音就是噙着某种谐论。

  他像是恼了,扯落颈间黑色的领带,黑色西装外套也甩到一旁,接着解开白衬衫。

  他像是黑夜的恶魔,帅透了的恶魔,毫不客气地索讨自己的所有物,她身上这件名家设计的白纱礼服很快成了暴力之下的祭品,萎落在地。

  室内幽暗,然而她只穿着丝料衬裙和白色吊袜带的胴体却泛润着某种银色光泽,与他阴郁的瞳光相互辉映。

  他伸手抬起她下巴,那占有欲十足的眼神逼得她下意识地往后退,跌落床榻。

  “你害怕?”恶魔咧嘴,露出森冽的白牙。

  “谁、谁说我怕?”她可是方楚楚,众人眼中最颐指气使的大小姐,怎么可能怕?她高傲地抬起下颔,但抓着衬裙裙摆的双手仍是泄漏了她的动摇。

  “你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对吧?”他单腿跪上床沿,倾身俯望她,嘴角勾着某种邪恶的威胁。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她没好气地睨他,不说话。

  他笑了,一一扳开她紧拽住裙摆的手指。

  “不用担心,我会尽量不弄痛你。”

  “真的……会痛吗?”颤哑的嗓音拂过他耳畔。

  “第一次会痛。”

  “有多痛?”

  “不一定,看情况。”

  “你好像很有经验。”她不高兴了。

  他望向她嘟起的芳唇,“等下你就会明白,男人有点经验是好事。”

  “你是……”

  她想问他的经验是跟谁?是田晓云吗?但他没给她机会,双手抚上她大腿,暧昧地解开吊袜带。

  ……

  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双眸紧闭。

  是睡着了,还是晕倒了?

  韩非侧过身,不知所措地凝望她,该唤醒她吗?大手贴在她莹润的肩头,迟疑好片刻。

  “楚楚,楚楚?”

  她动也不动。

  “楚楚!”

  “别叫。”她轻颤地启唇,嗓音如猫咪细咽。

  “我快死了。”

  “什么!”他惊骇。

  她扬起羽睫,莹莹的明瞳闪烁着类似调皮的光芒。

  “被你弄坏了。”

  所以她没事?他松口气。

  “你很紧张吗?”她似笑非笑。

  韩非一凛,忽地对自己的反应很不满,他是怎么了?竟然担心她!

  “我觉得身上黏黏的,好难受,好想洗澡。”她像是撒娇般地抱怨。

  “可是我没力气动了。”

  “我知道。”才刚刚承受了那么激烈的第一次,她确实会全身虚软无力。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