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桃花原来在身边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四


  听出女人的怨很,男子的手温柔地抚摸女人面颊,深情款款的落下一吻。“是心疼,心疼你的不懂事,就差一步了,只差一步我们就能得偿所愿了,为什么你等不及,非要破坏它,让快要得手的幸福化为泡沫?”

  要不是还要利用她,他真想掐死她,让她在地狱深渊受地狱之火的折磨。

  “是你的幸福吧!与我何干,她比我年轻又美丽,还是身价上亿的继承人,娶了她,你这一生也就平步青云了,再也不用为筹不到钱而整天哀声叹气。”

  她知道,他有野心,想爬到金字塔顶端,不甘只当被人踩着往上爬的垫脚石。

  “胡说什么,你明明知晓我喜欢年长的女性,充满知性美和干练,你才是我要的完美女人,谁也比不上你的万分之一。”

  他的手伸向女人浑圆的胸脯。

  男人的确喜欢年长的女性,尤其是年长他二十岁以上的贵妇他最感兴趣了,这种女人有钱又玩得起,床上花招百出,征服一个又一个高高在上的老女人会让他很有成就感。

  显然她被安抚了,娇柔的媚眼一抛,发出诱人的嘤咛。“你就这张嘴会哄人开心,我就这样被你勾上了,碰上你这瓶毒药呀!我是越陷越深,没法逃离你的毒害。”

  “但你也不想戒除不是吗?”他笑着挑开纯丝上农,嘴唇在女人身上点火。

  女人欢愉的嗯了一声。“是我前辈子欠了你,今生注定来还债,我认了,你是我戒不掉的毒。”

  他是毒,无比剧毒,她却甘于饮下。

  女人呀!就是这么傻,为了爱情甘心飞蛾扑火,轻易的被爱情控制,心甘情愿的以爱为名,沉沦、堕落。

  多久了?她跟他在一起有几年了?四年、五年,还是七年?

  记得和他初识时,他还是笑容腼腆的小一岁的学弟,抱着一迭厚厚的原文书朝她走来,带着笑的喊她学姊,而后小忠犬似的在她身边绕,把她当女神看待。

  那时她虚荣极了,乐见他一脸欢喜地只看着她,对其它漂亮学妹的示爱视若无睹。

  那是一个下雨天,在校庆过后,他们上床了,在学校宣称闹鬼的废宿舍,她给了他她的第一次。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给了他,只记得模模糊糊地,他牵着她走过一片草地,做贼似的偷偷摸摸,不让人瞧见。

  她想不起有没有拒绝,只觉得浑身乏力,身体发热,感觉他的每一次啃咬、亲吻、碰触,直到最后被他占有。

  他的动作很老练,不像是第一次,且与他无害的腼腆外表完全不符,一动起来十分蛮横,横冲直撞的不顾她的感受。

  他们是男女朋友吗?她不确定。

  她觉得他们比较像炮友,一见面就是上床,事后有点时间才聊上几句,两人从未吃过饭,看过电影,一起出游,他们甚至不约会,只要他来她就开门,他想走她也不挽留,静静地看他走出视线。

  此刻,女人感受着男人的动作,忍不住自嘲自己是好用的玩伴,比充气娃娃有温度,触感更好,对他的动作有所回应,而且免费,不必担心性病,她只有他一个固定性伴侣。

  “呵……别说得那么悲苦,我会内疚的。”男人卸下女人的蕾丝内裤,大手覆上萋萋芳草。

  他笑,女人也笑,但她笑得充满悲凉。

  “那你今晚留下来吧,就一次,我今天想要你陪。”

  男人却忽地一顿,带着笑的嗓音说出来的话却很残忍,“不要太贪心了,你和我的事不能让人瞧见。”

  天明了,掩不住黑暗的龌龊。

  他从不在白日见他的女人们,除了在工作碰上。

  “是不能让她知道吧,你想象搭上我样勾走她的心,让她成为你的爱情俘虏,然后你就可以尽情享用美丽的战利品。”

  就算明知道男人不会爱她,女人却还是忍不住嫉妒。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她总是堂而皇之的抢走她的所有,而自己却毫不知情?男人腰部一挺,在她耳边呢喃劝诱,“你何必嫉妒她?她只是一个猎物而已,我让她爱上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我喜欢你的懂事、识趣,为了我们的将来忍忍吧!不要让我失望。”

  忍着心底的悲与愁,她配合着扭动腰身,让他进入得更深,更畅快。“我还要等多久?”

  也许她等不到了。

  “快了。”喘着气,他冲刺得更猛。

  “快了是什么时候?”她想要一个确定的期限。

  男人在这时抵达了顶峰,瘫软在女人身上,他抚着她微湿的发,低声说:“等我娶了她就快了,她有个会赚钱的父亲。”

  那一座金山将任他开釆。

  “那我呢!我在哪里?”听他轻而易举地说出要娶别人,她心里好慌张,很害怕被抛弃,她只有他而已,一生只爱一人。

  他眼中闪过丝不耐烦,“都说了别吵,别闹,我还会不要你吗?那位大小姐太生嫩了,不是我的菜。”但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

  男人退离女人的身体,照惯例,从脱下的西装口袋取出几片药,倒了一杯水,让女人当着他的面配水服下。

  当女人四年前兴高釆烈的拿着验孕棒朝他飞奔,脸上洋溢着即将为人母的喜悦时,男人的心里只有惊吓,没有惊喜。

  他只想,他孩子的母亲不能是她,她也不配生下他的孩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