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桃花原来在身边 > 上一页    下一页


  眉头一皱的周桃花使劲地想张开五根手指头,她觉得用手抓猪排吃更有味道,可是她的手始终张不开,让她急得想骂人。

  是哪个混蛋把她的手绑住了,让她没得吃?

  越急她就越想动,心头的火越烧越旺。

  “啊!快看,芊芊的手动了一下。”苗青萍风韵犹存的面容闪过喜色。

  “呿!你是看花了吧!我看她一动也不动,像个……”萧红玉想说死人,但一瞧见床上人儿的脸,那话还真没胆说出口。“你该去配副老花眼镜了。”

  “萧红玉,你想找我吵架呀!好啊,我们出去吵。”

  “谁要跟你吵,吃饱了撑着,咱们芊芊还躺在这儿呢!你就忍心她没半个亲人在身边看顾……”她是眼红芊芊身后的庞大资产,但也没想过要她死,她小时候挺可爱的,当她是妈的直叫,叫得她都快把她当亲生女儿了。

  “好吵……”

  “萧红玉,你还敢嫌我吵,咱们家里就你嗓门最大,一个人的声音顶千军万马,吵架谁吵得过你。”

  萧红玉脸色不快。“我哪有开口,你不要把每件事都往我头上栽,明明是你喊吵。”

  “我什么时候说吵了,不是你,不是我,那是谁说话了……”

  苗青萍说着,两人的视线同时投向床上双目紧闭的年轻女子,面色苍白的女孩毫无动静,两个吵着、争着半辈子的女人突然寒毛一竖,眼露不安的看看四面白墙的特等病房,心想着难道有……那个?

  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上门,可没做坏事的人也心虚,因为她们想要人家的钱呐!

  “饿……”

  “哎呀!听见了没,又有说话声了。”苗青萍心口发凉。

  “该不会是病房不干净吧?”萧红玉倒抽了一口气。

  “要不要请个法师、道士来?”苗青萍小小声的说。

  “你傻了呀!真要请人来作法,人家还真以为咱们家里有事。”人还活着就布坛,还不被骂到臭头。

  “不然弄个护身符……”苗青萍已经很想走人了,但她不好一个人走,万一床上躺着的这位忽然醒来,不在场的她不是很吃亏,显现不出慈爱的一面。

  “哪里有鬼?”细细弱弱的声音微不可闻,却又清晰的传入耳中。

  “苗……苗青萍,你不要故意吓我。”萧红玉手心在冒冷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谁吓你了,没瞧见我……我双腿都发软了。”想走也走不了,像是被冰雪凝住了。

  “那是谁?”她不敢问,声音发颤。

  “你们到底在怕什么,世上哪有鬼。”周桃花费力的睁开了眼睛,看见了雪白的墙壁。

  咦!不对,她不是在山上吗?怎么人一下子来到房子里,而且她记得下了一点小雨,雾蒙蒙的,还是傍晚时分,而现在是……正午!

  白色的墙面上有座挂钟,长针指向十,短针指向十二。

  “啊!鬼呀!”

  没胆的两人同时跳起来,往门边冲去,可是手一碰到门把又觉得不对劲,那孱弱的细语声好像在哪听过。

  苗青萍和萧红玉互视一眼,胆颤心惊的往后一看,一双黑幽幽的大眼睛正瞧着她俩。

  “芊……芊芊,你醒了?”这次没错了,是真醒了。

  “芊芊,我是二婶呀!你快把二婶吓死了,怎么开车那么不小心,往人家的车撞上去。”醒了就好,这下安心了。

  “开车?”周桃花茫然。

  她明明是徒步上山,走的还是仅容两人错身而过的乡间小径,车子根本无法通行,她走了两、三个小时才到美食秘境,真正好吃的料理在深山。带路的向导是这么说的。

  还有,芊芊是谁,这两位穿金戴玉的贵妇干么冲着她喊另一个人的名字。

  刚醒过来的周桃花还有些迷茫,她的记忆断断续续尚未拼凑完整,依稀记得她彷佛是往山上走,都看见隐在野林深处的红色屋顶,正要一鼓作气的赶往目的地,忽然身后有人喊了她一声,她刚要回头看……

  等等,好像有人推了她一把,她脚下一滑站不稳,人就腾空……掉……掉下去!

  她骇然。从那么高的地方往下掉还能活?喝!她的命可真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是吧!

  “一千多万的跑车就这么毁了,你不心疼二婶都舍不得,买来不到三个月的新车……”想想都肉疼。

  她有一千多万的跑车?周桃花被这个女人的话弄昏了,这些年她是赚了不少钱,买了间两千多万的房子,可是并不崇尚名车,一辆马自达四轮传动七人座车子,开了四五年。

  这是怎么回事,她越来越迷糊了。

  “胡说八道什么,车子哪有人重要,芊芊没事才是祖上积德,老天保佑。”

  “对对对,人没事最重要,瞧瞧二婶这张嘴真不会说话,芊芊你当没听见,别理二婶的一时疯癫。”讨好这位大小姐可是当务之急,她是家里的摇钱树,一座取之不尽的大金山。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