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珠玉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二


  卫珠玉双眼一亮,立刻用力的点头道:“没错,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人能说出咱们想知道的消息,咱们就给赏银,五两不够就给十两,十两不够就给二十两、五十两,就不信挖不出消息来。”反正她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荷叶,我床头箱笼里有一百两的现银,还有些银票,你尽管拿去用,只要能得到小草的消息,用光也没关系。”

  “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办。”荷叶擦去眼眶中的泪水,用力的点头,转身取了银钱后匆匆忙忙的离开去办事。

  果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到一个时辰,荷叶便带来最新消息,而且还是不是坏消息,是好消息。

  “二少奶奶,有人看见张嬷嬷带人要捉拿小草,小草机灵,趁机逃跑了,有人看见她逃出府去了。”荷叶带着气愤与兴奋的语气禀报道。

  “这消息确定吗?”卫珠玉问道。

  “应该不会有错,因为不只一个人这么说。”荷叶点头,却又有些担心的说:“可是小草出府之后的事就没人知道了,会不会在外头被张嬷嬷的人捉走了也不得而知。”

  “那位张嬷嬷如今何在,在府里吗?”冯嬷嬷开口问荷叶。

  “在。”荷叶点头道,因为不久前她才看见张嬷嬷,虽然没有正面相对,但她不会认错人。

  “你找个丫头去打听一下那位张嬷嬷现在的心情是好是坏。”冯嬷嬷说。

  “这应该不需要打听,因为奴婢刚才见到张嬷嬷的模样,似乎心情不太好。”

  冯嬷嬷闻言便笑了起来,转头对卫珠玉道:“二少奶奶可以放心了,那位张嬷嬷心情会不好,肯定是因为没捉到小草。老身先前不是说过小草那丫头机灵着呢,不会有事的。”

  “即便如此,她一个人在外头也令人担心,她是突然出府的,身上肯定没有带什么钱,要怎么解决吃住的问题?”卫珠玉依旧忧心忡忡。

  “以那丫头的机灵劲是饿不死的。”冯嬷嬷对小草充满了信心。

  “二少奶奶,您说小草会不会去找二爷?”荷叶灵光一闪地道。

  卫珠玉愣了一下,问荷叶,“今天是二爷出门的第几天?”从她怀孕不能出门去白阳山后,上官赫宇自是也不上山长住了,往返白阳山与侯府之间,几天就一个来回。

  “第五天,明天就是第六天了,也是二爷向二少奶奶允诺会回府的日子。”荷叶说着有些激动了起来,坚定道:“小草一定会想办法找到二爷,明天和二爷一同回府的!”

  “明天就是第六天吗?一天的时间,小草应该撑得下去吧?”卫珠玉喃喃道。

  “小草曾与奴婢说过,她在卖身前,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时曾经连续三天没吃东西,撑一天应该是没有问题。”荷叶倒不觉得有太大问题。

  卫珠玉登时松了一口气,“那咱们就等一天,等明天二爷回府后与二爷商量这事该如何解决。”

  然而,她自己可以按捺住着心头焦急等着,别人却不见得愿意让她等啊。

  “二少奶奶,侯爷夫人院子里的张嬷嬷求见。”守在外头的小丫头进门禀报。

  屋里三人迅速地对看了一眼,除了冯嬷嬷外,卫珠玉与荷叶都显得愕然不解。

  “冯嬷嬷,她这是……”卫珠玉不由自主的向她求解。

  “先下手为强,作贼的喊捉贼,一会儿你们要小心应对。”冯嬷嬷言简意赅的交代道。她话一说完,便见张嬷嬷带着严肃的表情,身后还跟着两个丫头走进屋里。

  “老奴见过二少奶奶。”张嬷嬷对她说,却没有做任何福身问安的动作。

  卫珠玉也懒得与她计较,直截了当的问:“张嬷嬷来此有事?”说完又瞥了她身后两个身形粗壮的丫鬟一眼,质问意味明显。

  张嬷嬷微愣了一下,有些被她不怒而威的气势震慑了一下,旋即又觉得那一定是错觉,这么一个出身卑微的丫头哪会有什么气势啊?八成是坐在她身边那位冯嬷嬷所散发出来的,人家可是在宫里待过,服侍贵人服侍了一辈子,举手投足间气派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惜的是,这里是安庆侯府而不是宫中也不是太子府,同样身为奴仆,自己根本没道理畏惧她。

  “老奴是前来捉拿犯事的丫头,请二少奶奶交出那个名叫小草的丫鬟。”张嬷嬷冷淡的道,有点居高临下的态度。

  卫珠玉差点冷笑出声。犯事?果然是作贼的喊捉贼啊!

  “不知我的丫头犯了什么事,让张嬷嬷连我这个二少奶奶都没放在眼中,连事先知会一声都没有就带人捉拿,将人逼出府外之后又理直气壮的跑到我这儿要我交人,张嬷嬷要不要先替我解了这个疑惑?”她冷嘲热讽的直视着她,再也不想隐忍下去了。

  既然侯爷夫人都不择手段的对她的丫鬟下手了,就算小草逃过这一回,恐怕也会有第二回、第三回等着小草与荷叶,她不可能坐视不理,她已决定等明日上官赫宇回府后,便要向他表明她要搬出侯府的事,这回不管任何人用任何理由,都别想改变她的决定。

  张嬷嬷微眯双眼的打量着她,总觉得今日的二少奶奶好像与往日不同,一时间就忘了要回话。

  “怎么,张嬷嬷这是压根不把我这个二少奶奶放在眼中,这才连我的问话都懒得回答吗?”卫珠玉漠然的看着她。

  “老奴不敢。”张嬷嬷迅速回神,接着回答她先前的问题,“那丫头胆大包天,竟敢偷盗府的东西转卖到府外中饱私囊,此事已经罪证确鏊,还请二少奶奶将人交出来,不要为难老奴。”

  卫珠玉倏然轻笑一声,嘲讽道:“果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二少奶奶明监,此事人证、物证皆有,乃是罪证确凿,并非欲加之罪。”张嬷嬷面不改色的与她对峙道。

  “以张嬷嬷的手段和本事,要假造几个人证物证,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卫珠玉哼声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