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珠玉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六


  侯爷夫人看了上官赫宇一眼,露出无奈又纵容,一副拿这个宝贝儿子没辙的表情。“坐着吧。”她对媳妇说。

  “谢谢母亲。”卫珠玉小声的感谢道,给人一种小家子气的感觉。

  侯爷夫人拧起眉头,正想以一个婆母的长辈之姿教训她时,上官赫宇却又突然开口说话了。

  “母亲,你让荷叶那个丫头起来回去吧,玉儿今天要跟我搬回水云院正房去住,之前住的小院里还有很多物事要收拾,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闻言,侯爷夫人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你们夫妻俩和好了?不吵架了?”

  “不吵了。”上官赫宇轻轻松松的答道,接着直接朝荷叶那方向命令道:“荷叶,起来吧,快点回去帮小草一起收拾东西,免得天都黑了还收拾不完。”

  荷叶看向侯爷夫人,没有侯爷夫人应允,她根本就不敢起身。

  “怎么还跪在那里不动?”上官赫宇不满道,然后转头看向侯爷夫人,故意道:“母亲,这儿是你的地方,孩儿的话好像不太管用?”

  “你这孩子……”侯爷夫人露出无语的神情,终于松口的朝荷叶道:“算了,你起来下去吧。”

  荷叶立即磕头谢恩后,努力撑起发麻的双腿站起来,躬身安静地退了下去。她知道自己逃过这一劫了。

  “赫宇,你昨日是怎么一回事,可知你父亲有多么生气?一年一度的中秋团圆佳节你这孩子竟然也敢缺席,你让娘想帮你说好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侯爷夫人言归正传的转头叹息道。

  “孩儿在外头忙咩。”上官赫宇耸着肩,一副他也莫可奈何的神情。

  “你有什么好忙的?”侯爷夫人哭笑不得。

  “自然是做大事。”

  “什么大事?”

  “这是秘密,等以后事成了我再告诉母亲。”上官赫宇卖起关子,却又掩饰不住一脸得意,将心无城府的轨裤演得淋漓尽致。

  “什么秘密不能让娘知道的,你偷偷告诉母亲,母亲一定不会告诉别人。”侯爷夫人保证道,说着便朝屋里的下人命令道:“你们全部出去。”一顿又看向卫珠玉,问上官赫宇道:“二媳妇知道这个秘密吗?需不需要母亲也让她出去?”

  “玉儿不知道。”上官赫宇摇头,“母亲也不用赶人了,孩儿是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来的,因为我们答应过那个人。”

  “你们是谁?那个人又是谁?”侯爷夫人不着痕迹的套着话。

  “不能说。”

  “好吧,既然你想保密,母亲就不逼你说了。你今儿个来找母亲有什么事?”见他这回口风极紧,一点松口的迹象都没有,侯爷夫人只好暂时转移话题,等待其他可乘之机。

  “昨晚在水云院里发生的事,母亲应该知道了吧?”

  “我刚听说了,正想派人去叫你媳妇儿过来问话。”侯爷夫人看向卫珠玉,斥责的质问道:“二媳妇,那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怎会有人到你住处去捉……捉人呢?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人误会的事?你自己说!”

  “母亲,你这么说不对。”上官赫宇插口道1“玉儿什么事也没做,别人若要陷害、诬蔑她,是不是只需要像昨晚那样,买通几个下人到她住处闹上一闹,她就有罪有错了?”

  “无风不起浪。”

  “怎么孩儿却觉得比较像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呢?”

  “你这孩子别乱说话,母亲与你媳妇儿又没仇,什么欲加之罪啊?”侯爷夫人哭笑不得的白了他一眼。

  “孩儿又不是不知道母亲不喜欢玉儿。”上官赫宇直白道。

  侯爷夫人在媳妇面前顿时觉得有些没脸。“你这是在指责母亲吗?”她板起脸问。

  “不是,只是觉得母亲不该什么事情都还没查明就先责怪玉儿。”上官赫宇一脸认真的说:“况且说真的,孩儿,直都以为咱们侯府在母亲的打理下事事井然有序,不管是主子还是下人,个个安守本分、循规蹈矩的,是绝对不可能会有昨晚那种卑鄙、无耻、下作又无中生有的阴谋诡计发生的。”

  “昨晚若不是孩儿刚好回府又去了玉儿那里,玉儿岂不是会被活活给逼死?名节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何等重要,怎能让人胡乱诞蔑?”

  “捉奸?”上官赫宇冷笑一声,“孩儿的媳妇儿谁有权利给我喊捉奸的?有证据吗?胡乱揣测猜疑就可以乱来吗?呸!要是让爷知道了是哪个贱人在背后无中生有,爷立刻叫人将她乱棒打死,丢到乱葬岗去!”

  侯爷夫人脸色难看,若非确定上官赫宇不知其身世,更不知道她根本恨他入骨的话,她肯定会以为他在指桑骂槐,那句贱人骂的就是她。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难道是在怪母亲没将内宅打理好吗?”

  “不管这事的主谋是何人、有何目的,母亲身为一府主母,是该要负点责任。”上官赫宇直言不讳。反正他本来就是要来给她添堵的,没道理害人者还能天天过得开开心心、无忧无愁的吧?

  “你这孩子……”侯爷夫人露出些许受伤的神情,缓声道:“对于昨晚的事,母亲承认自己有所疏失,但人有失手马有乱蹄,世上无不犯错十全十美的完人,母亲也只是个平凡人,所以赫宇这样怪母亲,让母亲有些伤心难过。”说着,她抬起衣袖抹着眼角处不存在的泪水。

  上官赫宇顿时无言以对,觉得他这位嫡母真的很会演,这样装可怜是要身为人子的他自责内疚,惶恐道歉,然后从此不再提及她此次“失手乱蹄”之事免得伤母心吗?当真是好算计。

  “母亲,孩儿并不是在怪你,而是认为做出这事的人其心可诛,定要严惩不贷才行。不然以后再有奸邪小人仿效此事,咱们安庆侯府不被弄得乌烟瘴气才怪。”上官赫宇义正词严的道。

  想听他开口道歉,想见他退缩作罢?呵呵,想都别想!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