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金枝丫鬟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八


  “这是当然的。”上官名皓毫不犹豫的点头。

  “可是这事毕竟是皇家丑闻,父亲真觉得皇上不会在意绮玉的存在吗?还有,若将这事捅了出去,您认为武苏家那位会善罢干休吗?”上官擎宇直视着父亲,将心中的隐忧说了出来。

  “这……”上官名皓明显犹豫了起来,第一个问题他有八成的把握能说皇上不会在意,毕竟清公主对皇上而言始终有着特别意义,再加上杜绮玉又长得和清公主如此相像,皇上睹物都能思人了,睹人之后更不可能再无视。可也之所以如此,对于后面这个问题才更加难辨了。

  思索半晌,他最后也只能向儿子承诺道:“这件事我会与你祖父仔细商讨之后再做决定。当然,决定之后,行动之前都会和你们说,所以明日一早你们就与我一起出发回京城吧。这事咱们得尽早处理才行,愈早愈好。”

  §第十五章 雰开见月明

  休整一夜,隔日一早,上官名皓再度率领一群护卫离开柳月山庄,出发回京城,只是这回同行者中还多了一辆马车,三个人。这三个人自然是上官擎宇、杜绮玉和丫鬟紫衣了。

  因为上官擎宇身上有伤,杜绮玉和紫衣又是两个弱女子,所以一路车队都照着正常速度行进着,并未特别加速赶路。

  两日后,一行人终于平安进京回到上官太师府。

  再次来到上官府做客,杜绮玉不再被安排到东厢房居住,而是直接住进上官擎宇的莲花池别院,就连洛氏都以要照顾受伤的儿子为由暂时搬到那里去住,但在别院服侍的下人都知道,其实夫人每日与那位杜家表小姐相处在一起,令人着实猜不透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事也只在莲花池别院内偷偷地议论着,没人敢再传到别院外去。

  至于上官府内其它主子们对这事有何看法或意见,却是无人敢置喙的,因为听说这事是由老太爷决定,并亲口下达命令的,至于这么做的理由却是不得而知。

  其实洛氏之所以住进别院,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教导杜绮玉学习礼仪规矩,以防皇上哪日突然招见,她的行为举止会像一个粗鄙的野丫头般令人不忍卒睹。

  明明就是公主的女儿,明明就是金枝玉叶,却被以下人的身分养大,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洛氏每每想到此都觉得心疼,对杜绮玉的怜爱也更甚了,加上杜绮玉表现得又很乖巧聪慧、沉稳且认真,让她不由得对儿子自个相中的这个媳妇是愈看愈满意,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替两人张罗起婚事来了,可是杜绮玉现今的身分实在令她为难。

  “老爷,您看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做?我并不是在嫌弃那孩子的养父母,那两个人能将那孩子教得这么好可见是用了心且忠心的,光凭这一点咱们就得给予该有的尊重。然而即便咱们现在用那孩子现今的身分将她娶进门,她的真实身分也会随着她那张脸而泄漏出去,到时候这事肯定无法善了,只会遭有心人利用。可是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啊,宇儿今年都二十三了,与他同年纪的人孩子都能上学堂了,我急啊。”洛氏忍不住向夫婿诉苦。

  “这件事拖不了多久的。”上官名皓对夫人说。

  “怎么说,难道爹已经决定了?”洛氏倏然瞠大双眼。

  同一时间,不同地方,上官擎宇也正在与杜绮玉谈起这件事。

  “祖父已决定明天进宫面圣,向皇上透露关于你的存在,你有什么话想对皇上说的吗?倘若皇上有问起的话。”上官擎宇问。

  杜绮玉苦笑的摇了摇头说:“我连皇上对我的存在会是什么反应都不得而知,我能说什么?”

  “我的说是倘若。”

  “如果真有倘若的话,我想问皇上宫里没有没存留公主的画像,可否借我看看。”杜绮玉带着些许孺慕,些许恍惚的神情低声道。

  “杜三老爷呢?”

  她摇了摇头,“我爹曾经不止一次对我说,二少爷长得真的和三老爷很像。”

  “从卿吗?”

  她点头。

  “你爹用心良苦。”

  她微微一笑,笑意却完全进不了她心事重重又忧愁的双眼。

  “你在担心什么?”上官擎宇忍不住伸手将她冰冷的小手包裹进自己温暖的大手中,柔声问她。

  杜绮玉看向他,表情有些茫然与无助,就像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的小孩。

  “我不知道。”她眉头微蹙的道:“我原本只是单纯的想救爹娘,想救杜家而已,从未想过自己不是爹娘的女儿,亲生父母另有他人,身分显赫却又做出如此不容于世的事。”

  “我也从未想过会挖掘出这么一个惊人的大秘密。”上官擎宇苦笑道:“可是想想这又是必然的事,因为很明显前世杜家的覆灭肯定与这件事有关,你之所以会想不透,便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分的秘密,不是吗?”

  “你也这么想吗?”杜绮玉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表情却突然变得惴惴不安,惶恐的对他说:“可是前世一直到我死去之前都没有人来找我。”

  上官擎宇怔然的看着她,呆若木鸡。这件事在此之前杜绮玉并没有对他说过,而他也从未想过。

  如果前世杜家的覆灭真是因杜绮玉而起的话,照理来说,不管是事前或事后一定都会有人找上她才对,为何会没有呢?

  “杜家覆灭的原因是不是为了不想让我的存在公诸于世?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皇上一定不想有人知道这些秘密。”说着杜绮玉顿时面无血色,有如惊弓之鸟般的跳起来,激动得紧抓住上官擎宇叫道:“你们不能跟皇上提这件事,不可以!”

  “你别胡思乱想,绝不会是你想的那样。”上官擎宇起身将她拉进怀里,安抚她道。

  杜绮玉用力的摇头,一张面无血色的脸上写满了惊恐与害怕,她着急又慌乱的在他怀里挣扎的叫道:“不行,不可以,我不能害了你、害了上官家所有的人!前世我已经害了杜家了,今生绝对不能重蹈覆辙再害你们,绝对不可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