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金枝丫鬟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七


  儿子说的没错,真的是极像,太像了。

  清公主曾是许多京城公子哥们爱慕的对象,不仅因为她的身分与长相,更因她活泼俏皮、敢爱敢恨的个性让人无法不注意、不羡慕、不喜欢,可是她最后却嫁给了刚从战场上回来的武苏长子苏烈,碎了一地京城公子哥们的心。

  听说苏烈是清公主自个儿看上的驸马,但也有传闻清公主会有此选择,全是为了帮其皇兄,也就是当今皇上争取上位的助力,这才会与武苏家结亲。

  不管事实为何,清公主并未在成亲之后获得幸福,反倒从一朵鲜艳绽放的美丽花朵逐渐变得枯萎。他最后一次见到清公主是她准备离京到别庄去养病前,那时的她已瘦了一大圏,不复往日活泼开朗的个性,整个人都笼罩在一股哀伤与轻愁之中,令人见了无比心疼。

  之后大概过了两、三年的时间吧,在京城众人几乎都快要忘了有清公主的存在时,却突然传来清公主已在公主府的消息,那样的突然与突兀,因为根本无人知道清公主是在何时回到京城的。

  清公主去世之后,京城才隐约有传言说清公主曾在别庄逢难,庄内护卫几乎死尽,清公主亦在那场灾难中伤了身,虽经极力救治,但最后终究香消玉殒。

  这件事其实疑点重重,传言不少,其中关于杜家三老爷亦死在别庄中,但杜家却始终默不作声的事更是引人猜疑,因为早在别庄遇难之事事发之前,就有了清公主和杜家老三有暧昧之情的传言。

  可是不管众人怎么猜疑,在争储之事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时,任何事都得靠边站。之后一年,当今皇上上位,改年号为靖元,武苏更因有从龙之功而封勋为上护军,清公主之事从此再无人敢提起。

  想起那几年朝中的动乱,以及其间所发生的事,上官名皓不免感到一阵唏嘘。

  “父亲。”

  儿子的呼唤声令他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只见眼前两张年轻的脸庞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尤其是那张与清公主有着极相似脸孔的姑娘。他记得儿子说她姓杜,那就没错了,她绝对是清公主与杜老三的女儿,那些绘声绘影的传言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父亲?”

  儿子再度出声叫唤,令他不得不收起回忆正视眼前这一对年轻男女——他的儿子和清公主的女儿,老天这样的安排到底是……

  “你们俩想知道些什么?”他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

  上官擎宇和杜绮玉迅速对看了一眼,都已明白对于她的身分问题再也不需要多问,现在该问的是——

  “皇上知道绮玉的存在吗?这次的事会不会是皇上下的命令?”上官擎宇扬声问道。

  “这不可能,皇上绝对不会做这种事。”上官名皓毫不犹豫、斩钉截铁摇头道。

  “父亲怎能如此肯定?”

  “皇上与清公主这对兄妹的感情极好,清公主既然能为皇上付出自己的终生幸福,皇上又怎么可能会忍心对清公主仅存在世的唯一血脉赶尽杀绝?所以这是绝不可能的事。”

  “意思是皇上知道绮玉的存在吗?”

  “不知道。我从未听皇上提过这件事,更从未听过清公主有孩子的传言。”上官名皓说着转向杜绮玉,对她道:“所以我刚才见着你才会这么的震惊,你过去究竟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可怜的孩子。”

  “上官大人,过去我一直都很幸福,因为我有一对非常爱我及疼我的父母。”杜绮玉认真道。

  “叫我伯父吧。”上官名皓一顿又讶异的问道:“你说你有一对父母?”

  “是,一直到几天之前我都以为他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从未想过他们只是我的养父母。”杜绮玉告诉他。

  上官名皓有些惊讶的转头看向儿子。

  上官擎宇朝他点点头,“孩儿也是几天前因逃命无意躲到了柳月山庄,看见李公公在惊见绮玉后的反应,细想之后才隐约猜到这件事的。绮玉的爹,也就是抚养她长大的父亲,过去是杜三老爷身边的小厮杜荣,绮玉的真实身分除了他们夫妻俩之外,整个杜家恐怕也只有杜老太爷知道这件事而已。”

  “怎么会?”上官名皓既吃惊又生气,简直难以置信。“杜家竟然将清公主的女儿交给下人抚养,还让清公主的女儿唤下人爹娘?”

  “伯父,”杜绮玉忍不住开口道:“侄女的爹娘向来待侄女极好,即便他们出身低下,也不影响他们对待我的真心与付出,比起高贵的皇家公主和富贵荣显的杜家人,他们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亲人、家人与父母!所以请您不要拿下人这字词来轻贱他们。”

  她一脸严肃中带着几许锐利之色的神情竟像极了清公主,让上官名皓不由自主的呆呆凝望着她。

  “父亲,现在不是追究这件事情的时候。”上官擎宇说:“除了皇上之外,您觉得武苏家那位知不知道绮玉的存在,他会不会想对绮玉下手?又或者下手的人可能是杜家?”

  上官名皓眨眼回神,瞬间又皱紧了眉头,若有所思的答道:“你该想的是,如果真是这两方其中一方下的手的话,为何他们之前都不动手,偏偏选在这时候才动手。”

  “父亲的意思是……难道此事与孩儿有关?”上官擎宇眯了眯眼。

  “这件事需要调查才知道,但却也不无可能。”上官名皓严肃道:“以咱们家现在的地位,若再加上皇上对清公主的念想转移到绮玉身上的话,你觉得有多少人能够坐得住?”

  “但他们得先知道绮玉的存在才行。”上官擎宇若有所思的说。

  “没错。总之这件事有些复杂,我得回家与你祖父商议才行。”上官名皓眉头紧蹙的说,有种棘手的感觉。

  “父亲,您觉得绮玉的存在是否该让皇上知道?”上官擎宇在接触到杜绮玉欲言又止的神情后,开口问了这个问题。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