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金枝丫鬟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〇


  不一会儿,气得她头疼、浑身不舒服的儿子声音便从她背后响起,“娘,您睡着了吗?”

  她怒不可遏的转身瞪向他,冷声道:“我没让你进来,出去。”

  “嫣红说您身子不舒服,可请了大夫?”上官擎宇关怀的问道,像是没听见母亲的逐客令。

  “你还会关心娘,在乎娘吗?”

  “孩儿当然关心娘也在乎娘,娘该知道才对。”

  “娘不知道!”洛氏倏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既伤心又生气的指控道:“如果你真的关心娘、在乎娘,就不会做出今天这种荒唐事来气娘。宇儿,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明知道她的身分是个卑贱的奴婢,你怎么还会这样做,你是要气死娘,要让咱们太师府成为全京城的笑话是不是?”

  “娘,她的身分只要咱们几个知情的人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上官擎宇认真的凝视着母亲,平静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隐瞒她是个下人的身分?宇儿,你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你想娶她吗?娘不同意!”洛氏睁大双眼,激动的表明态度。

  “娘,您在胡说什么?孩儿何时说了要娶她的话。”上官擎宇蹙眉道。

  “那你为何要娘为她隐瞒出身,还用那种方式带她进府?”洛氏咄咄逼人的质问儿子。

  “娘,既然您已知道她的出身,那您可知她为何会出现在京城?”上官擎宇看着母亲,不答反问。

  “你不是对敦兮下了禁口令不淮他告诉娘吗?没想到你连娘都防,娘会害你吗?宇儿,你太伤娘的心了。”洛氏伤心的做出抹泪状。

  “娘,孩儿对敦兮的禁口令并不是针对您,如果是针对您的话,就不会让您知道杜姑娘的出身了,毕竟身分关乎一切,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上官擎宇耐心的对母亲柔声解释。

  “那你的禁口令是针对谁?”

  “并没有针对谁,孩儿只是单纯不想这么一个聪慧善良又可怜的姑娘再度受伤罢了。”

  说着,上官擎宇便将李敬的所做所为告诉母亲,杜绮玉在秦岭田庄被李敬盯上,说出誓不为妾以为拒,却又差点被设计玷污清白而遭他所救,到今日在街上偶遇,得知她被绑架来京之事,然后听她泣诉经过直到晕厥为止的一切。

  “这真是太过分了!”洛氏听后义愤填膺,怒不可抑。“李敬那孩子怎会变成现今这个样子?太目无王法,太可恶了!可怜的小姑娘,她父母亲肯定担心死了,从小捧在手心呵护长大的女儿前一刻还在身边,后一刻却莫名的失去踪影,她娘之后定是天天以泪洗面哭断肠,娘光想就觉得承受不住。宇儿,你快点派人去趟秦岭,告知小姑娘的父母亲他们的女儿平安无事。”

  “孩儿也有此打算,不过孩儿想等绮玉姑娘醒过来后写封信让人带回去,这样她父母看了信后才会更相信更放心。”上官擎宇说。

  “嗯,口说无凭,的确不能让人真正的放心。”洛氏同意的点头。“不过那小姑娘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吗?”

  上官擎宇摇头。

  “怎么会?不是因太过激动而晕过去吗?这应该一会儿就能醒过来啊,是不是有哪儿受伤了?可有请大夫来看?”洛氏眉头轻蹙。

  “林大夫说她身子太虚,思虑太重,情绪起伏太过剧烈才会晕厥过去,醒来后十之八九还会大病一场。”上官擎宇莫名的感觉有些沉重。

  “怎会如此严重?”洛氏愕然问道。

  上官擎宇心情沉重的轻叹一口气后,举例道:“娘不妨想象某天出门,咱们府里的马车突然遭劫,您坐在被劫的马车上会是什么心情。倘若有一天真发生这种事,咱们上官家定会倾尽全力想办法救娘,或许会花上几个时辰或是一两天的时间,但是娘最终肯定能带着希望获救。

  “可是杜姑娘不一样,那丫头所经历的是连续二十几天的惊恐害怕与忐忑不安,她明白没有人会去救她,她若想得救,只能靠自己用豁出性命的方式寻找那一线生机,不成功便成仁。娘能想象那是什么样的感受吗?经历这样的遭遇,她会在劫后余生大病一场是理所当然的,人没崩溃就很了不起了,毕竟她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

  “你说的对。”洛氏叹息的点头,愈想愈觉得那丫头不简单,真的很了不起。

  “娘,孩儿有个请求。”上官擎宇突然开口要求道。

  “关于那姑娘的事?”洛氏若有所思的看着儿子,明知故问。

  “是。”上官擎宇点头。

  “宇儿,你老实告诉娘,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丫头了?所以才会做出如此孟浪之事,在众目睽睽之下抱人进府?”洛氏目不转睛的看着儿子,认真的询问道。“如果真如此,真喜欢那丫头的话,就纳了吧,娘替你去杜家开口要人。”

  上官擎宇表情怪异,显得有些五味杂陈。他沉默了下,才开口道:“娘,您忘了孩儿刚跟您说过她誓不为妾的事吗?”

  “那是对李敬誓不为妾,又不是对你。”洛氏不以为然的说,接着又傲然道:“我儿长得一表人才,性子虽然有些淡漠,但嵚崎磊落,君子端方,温良如玉,哪家姑娘不想嫁给你的?那丫头能被你看上也不知是她祖祖辈辈烧了多少高香求来的,娘不信面对你,她还会再说出什么誓不为妾的话。”

  上官擎宇摇了摇头道:“娘若真要孩儿娶她的话,那么孩儿只会娶她为妻,不会纳她为妾。”

  “什么?娶她为妻?!”上官夫人愕然惊叫,简直难以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宇儿,她是什么身分,怎么配得上你,你在跟娘开玩笑吗?”

  “娘若无法答应的话,就请您别再提这件事了。”

  “你这是故意在为难娘是不是?”洛氏沉声瞪眼道。

  “娘,孩儿不想为难您,所以也请您别为难孩儿好吗?”上官擎宇说着幽幽一叹,老实承认道:“孩儿不否认对绮玉丫头有些好感与欣赏,因为她能勇敢的拒绝李敬,说出她誓不为妾的想法。可今日您要孩儿纳她为妾,她若拒绝,咱们上官家丢脸——”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