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金枝丫鬟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或许她可以不说出实情,改以引导的方式,但先决条件是要先找到那个愿意相信她,并能帮杜家的人。

  她那时便想到这儿,然后上官擎宇突然出现把她吓了一大跳,思绪中断,再然后当他问她是不是有话想跟他说时,瞬间闪过脑中的便是这么一个人,愿意相信她并能够帮助杜家,而且家族又有权势,完全符合这些条件的人。

  那时这些条件莫名的就从她脑袋中冒了出来,她却没认真去想这些思绪是怎么来的,而让这些想法一闪而过。

  其实在那时她就已经找到符合所有条件,能够帮助她与杜家的人了,那个人便是上官擎宇,但她却没抓住那个一闪而过的思绪,只觉得自己好像有话想对他说,却又想不起自己要对他说什么,真是个大笨蛋。

  总之,幸好来得及,幸好她想起来了。

  可是解决一个难题,眼前却还有另一个难题在等着她,那便是二少爷他们一行人已决定明日一早就要起程离开田庄,回返京城了,而现在已是酉时三刻,天都快要黑了。

  怎么办,剩下的时间不多,她该直接登门去拜访吗?可是她的脚伤未愈,行动不便,想悄悄去不让人发觉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又是晚间上门,不引人侧目传出一些乱七八糟的谣言来才奇怪。

  同样的,她也不能让上官公子移驾到她这里来,一来难以解释此事,二来也不好让贵客纡尊降贵到下人的住处。所以她到底该怎么办啊?

  让人递消息,找个地方请上官公子今夜与她一晤吗?

  但是夜晚孤男寡女私会,她可以不要名声,若是连累了上官公子,她还有什么脸面请人帮忙啊?重点是,这事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她既要说清楚,又要说服人帮忙,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件不可能的任务。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杜绮玉想得都要上火了。

  “绮玉,你这丫头这是在做什么啊?”周氏为女儿端来晚膳时,就见女儿正在把床上的被子和枕头搞得一团乱,像个不懂事的小孩一样。

  “没什么,就是心情有点闷。”被娘看见自己耍小性子的模样,杜绮玉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头把床整理了一下,恢复原状。

  “因为在房里闷了两天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你伤了脚呢?再忍忍吧,过两天娘再请叶大夫过来替你看下,说不定到时就能下地了。”周氏安抚女儿道。

  “女儿知道,女儿就是心里闷,没事做,一时难过。”

  “那该怎么办?你又不爱做女红,不然也能做做衣裳、纳纳鞋或打打络子、绣几条帕子来用。”

  “娘,女人家待在家中就只能做这些事吗?”

  “当然不是,若是成了亲有了孩子,还得照顾孩子,帮夫君掌管家计,要做的活可多着呢。”

  “那像女儿这样未成亲的呢?”

  “像你这样还未成亲的都在忙着绣嫁衣!”周氏白了女儿一眼,然后牵起女儿的手,说:“你这孩子对自个儿的亲事到底是怎么想的,趁这机会你跟娘说说,这样爹和娘才好帮你寻找合适的对象啊。”

  杜绮玉顿时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怎么会扯到这里来呢?

  “娘,这事咱们以后再说——”她话未说完便被周氏打断,手背上还挨了一下打。

  周氏瞪了女儿一眼,叨念道:“什么以后再说,你都十五及笄了,一般女儿家到这年纪不是早订亲就是早已成亲的,就只有你到现在连对象在哪儿都不知道,你还跟娘说要以后再说?”

  “女儿不想太早出嫁。”杜绮玉无奈道,现在的她哪有心思去想这件事啊。

  “十五岁是正当时,哪里早了?如果你说现在早,那你打算何时才要成亲?”

  “再过两三年吧。”现在最重要的是能找到改变杜家命运的办法,对于母亲的提问她只能先想办法敷衍过去。

  “什么?!”周氏惊愕的叫道,压根儿没想到会听见这么一个回答。两三年?这是要急死她是不是啊,两三年后女儿都十七、八岁了,这还能找到好对象吗?“不行,不行,不行。”她立即摇头,激动的连说三个不行。

  “什么不行啊?”杜荣的声音忽然从门外响起,随即人也跟着推门而入。

  “爹。”杜绮玉出声唤道。

  “孩子爹你来得正好,快点跟这丫头说再等两三年是绝对不行的,你快点跟她说。”周氏一脸着急的对老伴招手道。

  “什么再等两三年?什么事要再等两三年?”杜荣莫名的问道。

  “成亲!这丫头竟然跟我说,要再等两三年再来考虑成亲的事,这怎么行呢?”周氏着急的说。

  杜荣闻言后也皱起了眉头,转头对女儿询问道:“丫头,你跟爹说,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呢?”

  杜绮玉实在是解释不清,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转移话题的问父亲,“爹,您怎么来了?二少爷他们一行人不是明日一早就要起程离开吗?您今晚应该很忙才对,怎么会有空到女儿这儿来?”

  “对了,爹差点忘了来这儿的正事。”说着杜荣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了女儿。

  “爹,这是什么?”杜绮玉疑惑的看着爹。

  “李公子托人送来要给你的信。”

  杜绮玉才刚伸出去要接信的手立即就收了回来,她不由自主的沉下脸道:“爹,麻烦您将这封信退回去。”

  “这样好吗?连看都不看吗?”杜荣不确定的问。

  “看了才会出事。这是私相授受您知道吗?若让人知道女儿的名节就毁了。李公子这样做根本就是记恨女儿拒绝做他小妾的事,他就是个卑鄙无耻又睚管必报的伪君子!”杜绮玉忍不住咬牙切齿的迸声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