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金枝丫鬟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章 幻境中重生

  日升月落,又是新的一天。

  这是杜绮玉从昏迷醒来之后的第三天,每天都和寻常一样,一日十二个时辰,人们每日早中晚三餐,东西吃多了肚子会饱会胀,不吃会饿,撞到了会痛,受伤了会流血,风吹水流,日夜交替,和她所熟知的一切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同。

  她在仔细并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三天之后,终于确认了一件事,那便是眼前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什么幻境,而是她所熟知的那个真实世界,包括她周遭的所有人事物都是真实的,没有一丝虚幻或虚假。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此时此刻的她似乎是回到了十五岁那年,又重活了一次,而她上一世所经历过的人生也并非是她以为的只是一场恶梦,而是真的经历过,因为二少爷真的带朋友来田庄,就在昨天傍晚入夜之前进庄的,就和上一世她的记忆一样。

  进入田庄的共有六辆马车,其中主子有七位,四位少爷和三位小姐,以及一群奴仆。

  小姐中有两位是杜家小姐,分别是四小姐和五小姐,另一位则是与杜家交好的颜家小姐,闺名如玉。而她之所以能一眼便识出那位颜如玉小姐,靠的完全就是她前世的记忆。

  她还记得这位颜小姐从田庄回去不久之后就会与此次同行而来的杨家公子杨献订亲,让同样属意杨公子的杜家四小姐怒不可抑,在得知此事之后当场大怒,将闺房里的东西砸得稀巴烂,之后更是与颜家小姐老死不相往来。

  这事是在她成了李敬的妾室之后,从偶尔去探望她以维系李杜两家关系的杜家下人那里听来的。至于真假,她这个后宅里的姨娘也不能确认,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颜家小姐后来的确是嫁到杨家这件事。

  除此之外,同行而来的四位公子除了杜家二少爷杜从卿之外,李敬也和她前世记忆中长得一模一样,一样英俊潇潇,一样风度翩翩,一样温柔倜傥,一样是四人之中长相最好的,只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杜家二少爷长得中规中矩,方脸剑眉;杨家公子长得文质彬彬,温文尔雅;还有一位是复姓上官的公子。

  这位上官公子的长相在她前世记忆中完全是模糊的,很奇怪,但是她却知道这位上官公子是四位之中身分最显赫的。

  上官公子名擎宇,是上官家的二少爷,其祖父仍是当朝太师,虽说年岁已大,过不了几年就会致仕,但其门生故旧遍布朝野,即便人走茶也凉不了,根本无人敢小觑,更别提其父亲还位列九卿之一,差一步就能拜相封侯。也因此,上官家在京城的地位堪比王公贵族,是名副其实的一品贵胄之家。

  当然,这些全都是她在成为李敬的姨娘之后,在还受宠期间从李敬那里听来的,要不然以她一个乡下田庄总管的女儿哪能知道这些?

  说起来,她虽对这位上官公子的长相没啥记忆,对他的印象也只隐约记得他是个冷漠不好相处的人,但是对他与上官家的事却知道不少,而这全都拜李敬所赐。

  李敬完全就是个伪君子,表面上与人家交好,背地里却全是嘲讽与攻诘,一副就是见不得他人好的嫉妒嘴脸,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当时仍不知李敬真目面的她蠢得只会附和他的说词,李敬说什么就信什么,直接就把这位上官公子归类到表面上故作清高,实际上却是道貌岸然,私底下只会仗势欺人又目中无人的纨裤子弟看待。

  上一世的她真的很愚蠢,蠢到无可复加、无药可救的地步,但这一世再也不会了。

  老天既然给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她便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会离这些她高攀不上的世家贵胄远远的,再也不会被虚荣或富贵迷住眼,会寻找适合自己的人生,平凡而幸福的渡过一生。

  不过在此之前,她得先想办法搞清楚杜家后来为何会被抄家,又或者想办法透个警讯给杜家家主,看能不能让杜家避过或逃过未来的抄家大劫。

  倘若不成的话,她至少也要想办法让爹娘离开杜家,甚至和杜家彻底切割才行。

  可是想是这么想,这事的难度却与帮杜家渡过抄家灭门大劫一样困难,因为她比谁都了解爹对杜家的忠诚,要不然上一世爹与娘也不会随杜家的灭亡而死了。

  上一世的她是在二十六足岁后两个月那年因难产而死,往前十个月便是她得知杜家被抄家与爹娘已死的消息时,而那时杜家被抄家事件已过了三个月。

  换句话也就是说,杜家被抄家之事发生在她满二十五岁后不久,距今最多只剩下十年的时间。

  十年的时间她能做什么?以她一个乡下田庄总管女儿的身分,真有办法改变或挽救杜家未来被抄家流放的命运吗?

  杜绮玉感觉希望渺茫。因为她的脑袋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出任何突破困境的办法。

  为此,她颓然的趴在凉亭内的石桌上叹息。

  “绮玉?你在那里做什么?是不是有哪儿不舒服?”

  爹的声音突然从凉亭外响起,令她抬起头来,循声转头看去,只见爹已大步的朝凉亭内走来,眨眼间便来到她身旁。

  “是不是有哪儿不舒服?”杜荣一脸关心的再次追问,不等她回答接着又训斥她道:“你的身子还没康复就该好好待在房里休息,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虽是训斥,但言下之意却带着浓浓的关心与担心。

  “爹,女儿没事。”她对着爹微笑。

  “还说谎?没事刚怎会趴在桌上,脸色还苍白苍白的?”杜荣蹙眉瞪着女儿。

  “爹,女儿真的没事,刚会趴在石桌上只是在想事情,脸色苍白则是大病初癒.哪个病人刚病癒脸色是红润的,不都要补段时日才补得回来吗?”杜绮玉柔声解释,不想爹误会与忧虑。

  “你刚在想什么?”杜荣脸色稍霁,在凉亭石椅上坐了下来。

  “爹的事都忙完了?”见爹在她面前坐下,杜绮玉好奇的不答反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