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腹黑小两口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啊——我的银子啊啊啊——”

  欧阳慕凡带着新婚夫人回京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不过半天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与深宅内院。

  大街小巷里人们的反应大多是欲哭无泪,只有少数赌赢的人感到狂喜。

  至于深宅内院里的反应也分成两种,一种是做娘做长辈的反应,他们大多是沉默或摇头叹息,另一种则是待字闺中的姑娘们的反应,她们大多伤心难过、愤恨不平,有一些甚至还升起了妄想与歹心,认为欧阳慕凡肯定中了什么圈套,她一定要想办法救慕凡公子,将那个恶毒又无耻的女人除去。

  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怎么想或是有什么反应,欧阳慕凡和舒曼曼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只要那些人别真的付诸行动来烦他们就行。

  不过夫妻们可以不理会任何人的想法与反应,却无法对欧阳家的反应置之不理,欧阳慕凡还是想给舒曼曼一个比较完整的婚礼,用以杜绝百姓们的悠悠之口。

  休息了一晚上,隔天早上用完早膳后,欧阳慕凡招来四大护卫之一的卫林,询问欧阳家那边对于他的回归有何反应。

  “老爷在书房里关了一晚;老夫人很生气;夫人一贯明面上柔声劝慰,暗地里搧风点火。”

  “我爹关在书房里一晚都在作什么?”

  “坐着发呆或是看着公主的画像发呆。”

  欧阳慕凡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让卫山派人去通我爹,三日后我会带媳妇回去被拜堂成亲,问他需要准备什么,如果觉得时间太赶人手不够用,就让他们府里的下人过去帮忙。”

  补拜堂成亲?

  卫林额角一跳,不自觉瞄了一眼同样在书房里,正坐在窗前上看书的少奶奶,见她一脸如常毫无反应,这才松了口气,同时感叹这对夫妻果然是天生一对,竟能如此平静又理所当然的说出和做出这种事。

  “属下遵命。”

  卫林离开书房后,舒曼曼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欧阳慕凡,发表她对补拜堂成亲的意见,“其实根本用不着多此一举。”

  “我得让你名正言顺,不能让人拿这事做文章,说你的闲话。”欧阳慕凡走到她身边,坐到椅榻上后伸手将她拥进怀里。

  “关于我的闲话肯定多得是,也没差这一、两个。”舒曼曼向后靠进他里,不以为意的说道。

  “其他事我可以不介意,但名分很重要。”欧阳慕凡严肃的道。“成亲拜堂上祖谱就跟登记结婚一样,只有这样你才能名正言顺的行使一切身为我夫人的权利,然后理直气壮的叫那些质疑你的人闭上嘴巴。”

  “做你的老婆原来还有叫人闭上嘴巴的权利?”她觉得有些好笑。

  “当然,你忘了我是西兰国鼎有名的慕凡公子,手握尚方宝剑可斩一切贪官污吏与恶徒,敢对我夫人出言不敬者,个个都是恶徒,死不足惜。”欧阳慕凡似是在开玩笑,但语气中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冷漠与无情。

  “你到这世界后杀过人?”舒曼曼轻声问道。

  他抱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答道:“杀过,而且还杀过不少,怕吗?”

  “不怕。”她毫不犹豫的回道,然后意外发现自己说的是真的,而且一点都不勉强,她略微一想就知道原因,她伸手握住他圈在她腰上的大手,坚定的道:“你这个人向来喜欢讲道理,能出口绝对不会出手,让你大动肝火到亲自动手的事向来少之又少,咱们都来自一个尊重生命与自由的世界,了解生命的宝贵与价值,这样的你却还动手杀人的理由只有一个,便是那些人是真的该死,死不足惜。”

  欧阳慕凡将额头轻抵在她肩上,嗓音有些沙哑的道:“谢谢。”

  舒曼曼的心突然软到不行。“你是不是一直在为自己杀人这件事自责不已?”

  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们都是生命,有父母,有妻儿,有时候我还会梦见那些人睁着灰白无神的双眼问我为什么要杀他们,梦见他们的父母妻儿哭喊着要我还他们儿子、相公、爹来的恶梦。”

  “你真是个傻瓜,干么要为杀了该死之人而感到良心不安?你又不是吃饱闲着拿杀人当做消食运动。”她愤愤不平的说,瞬间就把欧阳慕凡给逗得闷笑出来。

  舒曼曼在他怀里转身面向他,伸手捧起他带笑的脸,迅速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你比较适合义无反勇往直前,不适合钻牛角尖。”她认真的告诉他。

  欧阳慕凡目光温柔的凝视着她,迎上她坚定不惧的眼神,还有隐藏在眼底的淡淡担忧,感觉近年来一直包围着他、啃咬着他良心的罪恶感,似乎在这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了。“谨遵夫人之命。”他加深笑意,用更为热情的吻回应她对他的信任与情意。

  §第十三章 京城水深想独善其身太难

  将三日后要拜堂成亲的事宜丢给欧阳家去准备后,欧阳慕凡回到京城第一个要拜见的人自然是在宫里的皇上舅舅。

  他其实也想要带舒曼曼去让舅舅看看,无奈皇宫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自由进出的,还得等宣召才行。

  至于他自己是拥有能自由进出皇宫的权利的,若回京不主动点进宫面圣那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只能将爱妻留在府里,自个儿先进宫一趟。

  “臣拜见皇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