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结发福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五


  “住口!”谈云东沉着脸。“总之,我在的一天,就不许有休妻这种事。”

  曾太师是太子人马,拉拢都来不及了,怎么可以反而坏了儿女亲家的情谊?要孩子嘛,还不容易,只要是谈家血脉,由哪个女人肚子里出来都一样,与谈家的巨年富贵相比,这只是小事而已。

  他当没听到这事,忽然转向骆佟说道:“老大媳妇,太子见了你的画也甚是喜欢,你就画幅画,择日与思璘亲自送到太子府去。”

  思璘与太子的嫌隙说不定会成为他往上爬的绊脚石,他一定要好好化解,也借此向太子表忠心。

  “儿子有一个要求,若是父亲答应,佟儿给太子画十幅画也不成问题。”谈思璘虽面带浅笑,但换句话说,若不答应,那送画一事也甭提了。

  这是威胁。

  谈东云甚为不悦。“什么要求?”

  “儿子生母的祭日就快到了,儿子想办一场隆重的祭奠,以告慰生母在天之灵。”

  单氏暗暗咬着牙根。

  好啊,过去他年纪小,又没地位,且拖着半死不活的身子,半句话也不敢说,如今拜了官,翅膀硬了,连祭奠生母都提了出来,可当真是好得紧哪!

  此要求一出,偌大的厅堂顿时落针可闻。

  众人心知肚明,照说,嫡夫人的祭奠是每年都要做,而且要由继室来操办,但单氏霸道,老太君不管事,后宅里她说了算,她不给嫡夫人祭奠,无人敢多置啄,谈云东则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便她了。

  “祭奠?”谈云东琢磨着。

  过去莫家在边关屡建奇功,莫氏父子功高震主,受到先帝杨照怀疑,连带着也阻碍了他的仕途,若不是莫氏死了之后,他迅速续弦了单氏,且与莫家划清界线,他也不会有如今地位。

  可风水轮流转,一朝天子一朝臣,当今圣上对莫家并无偏见,且在边关告急之际,又重新重用了莫氏的兄长领兵打仗,如今太子正与二皇子争得火热,若是能得到莫家在军方的支持,可是大大的帮助,借由祭奠来修补关系再自然不过了。

  他和善地道:“既然要办,便要筹备得隆重盛大,别忘了联系你舅父也来参加。”

  单氏知道谈东云既已开口,此事便无挽回的余地,她也只能憋着一肚子气,含恨接受。

  莫氏的祭奠大张旗鼓地筹备起来,同时画室也建好了。

  骆佟实在喜欢她的画室,雕花景窗,外间敞亮,还连着一个让她可以休憩的小暖阁,画室又和书房相通,日后思璘待在书房,她待在画室,真真是夫唱妇随了。

  祭奠之前,她先去见了岚姨娘和蝶姨娘,她们皆拿出了银子入股她的酒楼生意,这不过是她拢络她们的法子,这回,她便是带了分红给她们。

  见到白花花的银子,两人眼睛都亮了,笑得阖不拢嘴。“这才多少时日啊,就分得了这么多银子?”

  骆佟笑容可掬。“酒楼生意好,分红自然多。”

  两人对她十分感激,忙不迭地说道:“我们心里明白,这都是大奶奶关照我们。”

  骆佟一笑。“什么话?我不关照两位姨娘,关照谁呢?”

  三人又闲聊了一盏茶的功夫,骆佟才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得了好处,岚姨娘、蝶姨娘自是十分关切她那声叹息。“大奶奶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是大爷。”她苦笑一记。“大爷心里有个主意,但不好对两位姨娘说,也不让我说……”

  蝶姨娘道:“这可不成,大奶奶身子娇贵,莫要闷出病来才好。”

  “就是。”岚姨娘也道:“咱们是自己人,大奶奶就只管说吧!”

  骆佟吞吞吐吐地道:“大爷是想,这回的祭奠要做三日,婆母生前和两位姨娘最为亲近,若是两位姨娘能在小祭厅守一夜,婆母地下有知,肯定会安慰的。”

  岚姨娘见钱眼开,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反正是在咱们府里,给嫡夫人守一夜,也能聊表我们姊妹的追悼之意。”

  祭奠是在正厅里摆的,小祭厅则设在明秀轩里,是谈思璘对生母的孝心,也就是说,她们两人只要去明秀轩守一夜就成,这有什么难的?两人聊聊天,很快便天亮了。

  “两位姨娘实在太明白事理了。”骆佟把她们捧得高高的,还煞有介事地起身盈盈施礼。“佟儿替大爷谢过两位姨娘。”

  “这可使不得啊,怎么敢当大奶奶的礼?”

  两人忙不迭扶起骆佟,丫鬟送上热茶,她们谈兴又起。

  岚姨娘幸灾乐祸地道:“大爷如今可出头了,太太就是想打压大爷只怕也没那精神,二爷要休妻,大姑娘要退亲,真是有得头疼了。”

  蝶姨娘接口,“听说百花楼那姑娘是进定越王府的门了,连老王妃都开口,孩子一定要留下。”

  两人说起大房的烦心事可起劲了,滔滔不绝,足足说了一个时辰骆佟才得以脱身。

  出了跨院,骆佟望着天际飘移的浮云,长舒一口气。

  如今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

  祭奠第二夜,岚姨娘、蝶娘姨用过晚膳之后便到了明秀轩的小祭厅守着,两人在小桌旁折着纸花,倒也不无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