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结发福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谈大人也来啦。”太子走了过来,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不知道皇祖母的太湖奇石屏风在你府中可好?”

  一块石头有什么好不好的?他这话问得奇怪,骆佟也听出了其中酸溜溜之意。

  其实,过去她便隐约听过太子与思璘是如何结下梁子的,简言之,便是太后宫里有座太湖奇石屏风,而太子爱好奇花怪石、珍禽异兽,对那屏风早觊觎许久,一心想找机会向太后讨了来,不想思璘不知使了什么计,让太后将那太湖奇石屏风赏给了他,气歪了太子,只不过她不知道此事与宝琹公主和她四哥的婚事有关,今日是知道得更详细了。

  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太子为人十分小气,丝毫没有储君度量,竟跟臣子计较一块石头。

  听闻东宫的珍宝器玩琳琅满目,园里有花木千种,要是听到民间哪里有名花怪石,他还会派人强行劫掠,就为了满足一己私欲,如此玩物丧志,登基后不成昏君也难。

  “回殿下的话,那太湖奇石屏风,臣已丢了。”谈思璘语气恭敬,但眼神却是带着浅浅笑意,就像摆明了他在愚弄人一般。

  太子瞪大双眼,不敢置信。“丢——丢了?”

  为了磨那太湖奇石的石面,征用了全京城手艺最上选的工人,花了近四年的时间,匠工受了无数折腾才琢磨成屏风,谈思璘竟然说丢了?他是不是疯啦?

  骆佟也很意外,思璘为何口出此言?那太湖奇石屏风明明在明秀轩里,哪里有丢?

  “是的殿下,丢了。”谈思璘语气一样恭敬,但眼神却也一样促狭。

  这是在耍他吗?太子跳脚。“谈思璘!你恁地大胆!皇祖母赏的东西,你居然胆敢给丢了?”

  “殿下息怒。”谈思璘拱手行礼,却是笑了笑。“臣的友人精通星相风水,擅长占卜,他到臣府上做客时,见到那座太湖奇石屏风,惊诧言道,那太湖奇石屏风,对我大周国运有碍,丢弃方为上策,为了国运昌隆,臣也只能忍痛丢弃。”

  骆佟一听就想笑,他这摆明了是在耍弄太子,如此他与太子的心结是越发深了,此举可说是一箭双雕,一来,太子若是有心想招揽他,怕也是放不下身段,他能省去许多麻烦;二来,太子在不悦之下,必会拿此事来说嘴,传开之后,不啻是间接的向睿王表示扶持之意。

  这厢,太子明知谈思璘说的是胡话,却是捉不出错来,只能咬牙切齿道:“谈卿一心为我大周着想,真是我大周之福。”

  要是那太湖奇石屏风有碍国运,在宁昌宫摆了那么久,又岂会无事?谁都知道太后是极为迷信星相的,素日里也喜欢招钦天监令到宁昌宫问卦,钦天监令又岂会没发现此事?谈思璘太狡诈了,就是不留半点让他将太湖奇石屏风讨走的机会。

  他气得七窍生烟,谈思璘却续言道:“臣相信若换做是殿下听闻了此事,也会毫不犹豫地将太湖奇石丢弃,毕竟丢弃屏风事小,影响国运事大,殿下定会将国运摆在头一位。”

  太子脸色不好看,却也不能说什么,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那是自然了,有碍国运,还能不丢吗?”

  谈思湛大步走了过来,对太子双手作揖,满脸是笑地道:“殿下与大哥在聊何事,似乎聊得颇为投契,让臣忍不住要过来凑趣。”

  他一边与太子攀谈,眼眸有意无意的落在骆佟身上。

  他的女人,他的名希,眼如秋水,发如堆云,柳腰娉婷,真是太美了……

  前世,别说她是景阳城第一美人了,他到了京城之后,也没见过比她更美、比她更有才气的女子,这样的她,却流落勾阑……

  若是他能状元及第,必不会负她,偏偏时不我予,老天无眼,凭他满腹的才华,却只中了个赐同进士出身,为了摆脱令他厌恶的寒门身分,他只能委屈自己入赘刘尚书府,可知那刘大姑娘有多叫人难以忍受?天生的汗臭体味和口气不好,他还要勉强自己与她行房,她怀不上孩子,也不让他纳妾,说是母夜叉也不为过。

  因此在金兵攻进京城之时,他毫不犹豫的推开她自己逃走了,就算她在他面前让金兵凌辱了,他也不会皱一下眉。

  如今不同了,老天终于眷顾他了,他不再是低下的寒门士子,如今他可是国公府的嫡子,也如愿成了状元公,还官拜右丞,要什么有什么,就连他的名希也穿越而来与他再续前缘,接下来只要他好好运作就行了。

  他费了三寸不烂之舌才说动三皇子让女眷参加赏画会,就不信爱画的她能忍得住,前生她可是言青破格收的外姓女弟子,也是言氏一派唯一的女弟子,他就是要逼她露出破锭,让谈思璘对她起疑,让他们夫妻失和……

  赵名希是他的女人,不管前世或这一世都是他的,他受不了赵名希对他视而不见,去爱别的男人,前世,她直到死都在为他守节,从京城回到景阳城之后,虽然对他心灰意冷,却还是守身如玉,从未有过入幕之宾,这代表了什么?代表她放不下他。

  他也相同,谁说他负她了?他并没有负她,他只是情非得已之下做的选择,他的心一直在她身上,直到他被金兵一刀刺死的刹那,想的仍是她。

  现在,他会将一切导正,只要谈思璘死了,他娶孀居的嫂子并非本朝前例,只要曾绮芳死了,他续弦又有何争议?届时他非但能给她名分,且还是正妻的名分,而她侯府庶女的身分也算勉强配得上他了,比花魁强了不只一星半点。

  如今太子很信任他,但皇上还正当盛年,要等太子登基,不知要到何时,且中间也可能有变数,朝中的大臣勋将有一半是二皇子的人,二皇子极可能取太子而代之,如果他能说服太子宫变,改朝换代之后,他便是第一大功臣,到时又有谁敢非议他的所做所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