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帅哥为难 > 上一页    下一页


  “妈咪……”

  楚涵含笑的望着这幕相见欢,而夏磊则抱起伦伦,和韩雅筑感激的望着她。

  “真是太感谢你了。我是琬儿的父亲夏磊,这是内人韩雅筑。”夏磊自我介绍。

  “我叫楚涵,不必客气,这只是举手之劳罢了。而且伦伦很惹人疼爱,相信不管是谁碰到她都会带她回来的。”

  “楚小姐,不管如何,真的非常感谢你。”韩雅筑诚恳的握住她的手,喜极而泣。

  “叫我楚涵就可以了。”楚涵笑答,她喜欢这对夫妻。

  “爹地!舅舅呢?”伦伦四处张望。

  “在那儿呢!”夏磊指着一堆人尖叫着的角落。

  楚涵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过去。

  “那群人简直像疯子一样,他怎么也会去凑热闹呢?”楚涵摇头叹气,对韩书槐这个人的印象更差了。怎么,历劫归来的外甥女还比不上那些热闹?他宁愿去凑热闹也不先赶来看看伦伦?

  夏磊和韩雅筑疑惑的对看一眼。

  “楚涵,你不知道琬儿的舅舅是谁吗?”夏磊好奇的问。

  “我该知道吗!我只听伦伦说他叫韩书槐,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很陌生,我应该不认识。”楚涵偏头想了一下,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她努力的想从记忆库里搜寻这个名字,但她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为了不失礼,她仍是慎重其事地再问一次:“怎么?我应该认识他吗?”

  夏磊和韩雅筑对看一眼,不知该怎么说。人家连名字都没听过,他们再说韩书槐是一个全球知名的红影星,就有点自吹自擂的嫌疑了。

  不过,他们有顾虑,伦伦可没有,她很得意的说:“舅舅很有名喔!他到哪里都会这样,一大堆人尖叫的围住他要他签名。”

  楚涵点点头,原来伦伦之前的意思是这样啊!她还曾想过韩书槐是长相太过恐怖才吓得人尖叫的咧。原来他还是名人啊!这么说,他可能是她从未涉猎过的演艺圈名人吧!

  “这样啊!也许是我长年都在世界各地跑,所以有点孤陋寡闻吧!我还是今天才刚踏进国门呢!”她耸耸肩不在乎的说。

  “长年在世界各地跑,应该不是孤陋寡闻之辈,只可能是对一些没有营养、没有建设的事没兴趣知道罢了,是吧?”夏磊点点头,戏谑地道。

  “也许吧!”楚涵俏皮地笑。“不过也有可能是他的知名度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响亮吧,真正的名人我可是认识不少,虽不敢说都曾见过,但至少听过且知道他们的事迹。”父母在考古界的名气颇大,她从小跟在父母身边,见过的名人自然不在少数。

  韩雅筑看着楚涵,深知她不是在说谎,因为她的言行间完全没有想见书槐的欲望,惟有一开始随着磊的手势淡淡的瞥了一眼书槐所在的那个角落,不过她看的是那群“疯子”。她是真的不认识书槐,

  “楚涵,你认识哪些名人啊?”韩雅筑纯粹好奇的问。

  楚涵犹豫着该说出谁的名字才不会引起过大的反应。

  说她在十六岁的时候和父母去了英国,女王听闻楚颖风夫妻在考古界的盛名,召见了他们,而她也理所当然的跟着入宫,且和女王喝过下午茶,逛过皇宫……

  虽然确有其事,但他们不会相信的,更何况这些事也万万说不得,若是被一些耳尖的记者听到,那她的身份不就曝光了!她可不想再次成为记者媒体追逐的对象,毕竟父母亲现在的挖掘工作,在考古界是非常受注目的,而且保密的功夫也做得很彻底。如果记者们知道她竟回国来……哇,光是想象都觉得很恐怖。

  “商羽书。”考虑的结果,她说出母亲的名字。不是自曝身份,而是想他们并非考古界的人,也许不会听闻太多有关父母的事,毕竟隔行如隔山,而且考古又不是一般人会涉猎的知识。

  “商羽书!”谁知夏磊一听便惊讶的喊。“你认识商羽书?那你也认识她的丈夫楚颖风吗?咦?你也姓楚!”

  楚涵在心里扮了个大鬼脸,怎么父母的名字那么响亮呢?连非古考界的人都知道。

  “我只是有幸见过他们一两次而已,因为我大学攻读考古。而且同姓同名的何其多,更何况只是同姓?这并不代表什么。”她耸肩不在乎的漫应。

  “也对。”夏磊点头。“你真的认识他们吗?我大学有个室友,他也是考古系的,常常和我谈起考古界的事,他说他们夫妇俩是考古界的领袖呢!”

  “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楚涵好奇的问。

  “骆靖贤。”

  “原来是他啊!”骆靖贤在三年前以优异的成绩加入父亲带领的考古队。唉,这世界未免也太小了点!

  “你也认识他?”夏磊有点意外。

  “哦?是啊,几面之缘罢了。他现在在楚颖风的队上担任一名小组长。”这是上个月的事了,这件事便是促成她决定回国的导火线。

  因为父亲不懂用人惟才、内举不避亲的道理,只因为她是他的女儿,为了怕人说他有所偏袒,便把小组长的位置给了骆靖贤,这让她非常不服,虽然骆靖贤能力不错,但毕竟在她之下,凭什么要她为了那种不是原因的原因而屈居他之下?

  “看来你是真的认识她了。”夏磊肯定的点头,“她”指的便是先前说的商羽书,他本来还不相信这年纪轻轻的女孩会认识考古界的翘楚,但经过这番谈话,让他不得不信。

  §第二章

  排除万难,签了上百个名,被偷吻了无数次,差点被扯破了衣服的韩书槐,好不容易终于来到他们旁边,刚好听到夏磊说的最后一句话,于是他就此断定,这个女孩是为他而来。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亏她长得如此清纯无邪、人见人爱的俏模样,为何内心竟是如此不光明磊落呢?瞬间,从没有过的失望充塞胸间,让他完全忘了出发前曾说过“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人家”的话。

  “姐夫,接到伦伦就走了吧!此地不宜久留。”他保持形象的装着笑脸,但就是不看楚涵一眼。

  伦伦一见舅舅,马上弃父而去。

  “舅舅——”她腻在韩书槐怀里。

  他疼爱的问:“伦伦,怕不怕?”

  “不怕,楚姐姐陪我。”伦伦天真的笑着。

  “书槐,这位是楚涵。楚涵,他就是韩书槐。”夏磊替他们介绍。

  “你好,韩先生。”楚涵给他一个礼貌性的笑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