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扒到好相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是啊!”慕容青青微笑地回答。

  “小姐真要萍儿恢复成乞儿的模样去见龙大哥?”

  “如果你愿意以这模样见他,那套乞儿服就派不上用场了。”

  “我不行。”魏萍不敢。

  “可你也不忍让他心急如焚地挂念着你在哪里吧?所以,你就只好恢复乞儿的身份去见他。”

  “我知道,只是……”

  “只是什么?”

  “我不想一直欺骗下去,我会良心不安的。”魏萍忧心地蹙着眉。

  “那就找机会告诉表哥真相,别害怕,因为那并不是你的错,你只是没有即刻澄清误会罢了。”

  “真的吗?”魏萍很怀疑。

  “当然,只要开口就好了,不是吗?”慕容青青给她一个浅笑。

  魏萍看着慕容青青,不知怎地,慕容青青的笑容给她一种安抚的作用。开口就好了?很简单的,只要开口就好了。

  当乌木大门开启的刹那,大牛一看清楚来者为何人,就马上必恭必敬地请来人入内,然后同小六嘀咕地商讨了一阵后,留下小六同来人闲聊,自个儿则立刻飞奔入内院,直奔龙行文的书房。

  “庄主,庄主。”大牛喘着气大呼着。

  “站住!”刘锡大声斥喝,“大胆奴才,不好好守门,竟然直闯内院,还大呼小叫的,眼里还有没有规矩啊!”

  “刘管家,小的是有急事要禀报庄主。”大牛急得差点跺脚。

  “大牛,什么事?”龙行文在书房里就听见大牛的声音,他所交代的急事也不过就那件事,于是他迫不及待地走出书房。

  “庄主。”刘锡和大牛同时朝他恭敬地一揖。

  “好了,到底是什么事快说。”

  “禀庄主,庄主的义弟正在大厅候着。”

  “真的?平弟来了?”龙行文急忙问。

  “是的。”大牛喜孜孜地说。

  龙行文大喜,立刻轻功一施,眨眼间消失在两人的视线内。

  “这……”刘锡惊愕地看着他消失的方向,久久才回过神来,“大牛。”

  “是,小的在。”大牛立刻恭敬地哈腰。

  “庄主何时有个义弟的,怎么都没听说过?”

  大牛一听,立刻得意自豪地说:“这个问小的就问对人了,庄主的义弟是个小乞丐耶!当初他上门的时候,我们还当他是胡说八道,一脚就给他……呃!”大牛忙不迭捂住嘴。要命,差点把当初赶走人的事给说溜了嘴。

  “嗯?”刘锡眉一挑,故意装作没听到。

  “嘿嘿……”大牛干笑两声,“小的意思是说,还好庄主交代过,所以他上门的时候,小的就赶紧来通知。”希望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你确定只是个普通的小乞丐,不是什么丐帮的家伙?”

  “确定、确定,庄主的义弟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乞丐,连点基本功夫都没有。”

  真是个小乞丐?刘锡讶异地思忖。

  “那庄主和小乞丐是怎么认识的?”他抚着胡须问。

  “这……小的不知道。”大牛的头低了下来。

  “那庄主又为什么会认一个小乞丐做义弟?”

  “这……小的也不知道。”他的头垂得更低了。

  刘锡望了他一眼:“你不是说问你就问对人了,结果却一问三不知。”

  “这……嘿嘿。”大牛不好意思地笑笑。

  “好了,下去干活吧!”

  “是,小的告退。”

  一个小乞丐吗?刘锡抚着胡须暗忖。这可有趣了,他得赶紧向老夫人通报。

  “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急白了多少头发?”在专为义弟所准备的卧房里,龙行文叹息的责备着。“龙大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你担心的。”魏萍在得知事情真相之后,心里反而充满愧疚。

  “我知道,你不小心跌下山坡,受了点伤,被山下的人家救了,才误了进庄的日子。不过,你就没想过我会担心吗?”

  “对不起嘛!”魏萍只能拼命道歉。

  这个说词是小姐教她的,她并告诉她一些可能发生的事,还吩咐她不可以说出事情的真相。

  所以,方才她从后门出去,再走到大门口时,守门的两人一认出她,就立即跪下磕头,说他们上有高龄老母,下有妻小待养,实在不能丢了这个工作,希望她大人大量饶了他们,不要告诉庄主真相。

  小姐像是能未卜先知似的,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龙大哥。

  “算了,只要你没事就好。”龙行文又是一叹。

  他的担忧是真的,她看得出来,这也是她不解的地方。

  “龙大哥,阿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