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宠妻有理 > 上一页    下一页


  恭亲王冷酷的命令,已经招来侍从开始着装。

  “王爷——”

  侍妾仗恃自己向来得宠,不依的娇嚷,玉体横陈,姿态撩人,想要再勾引回恭亲王的视线,一点都不在意侍从贼溜的双眼。

  “来人!”

  恭亲王立即扬声高喊。

  “王爷有事吩咐?”

  立即,两名侍卫进门。

  “将她拖下去,扔出王府!”

  “是,王爷。”

  侍卫上前。

  “不!王爷,妾身知错了,妾身知错了,王爷饶了妾身吧!”侍妾惊惶失措的哭喊。

  “拖出去!”

  恭亲王冷酷无情的命令。

  “是。”

  侍卫架住一丝不挂的侍妾,拖出门外。

  “王爷!王爷!别赶妾身离开啊!”侍妾哭喊着,却已唤不回她既定的命运。

  恭亲王着装完毕,身前已经跪着一名男子。

  “烈焰,有线索了吗?”恭亲王冷酷的瞪着跪在下头的烈焰。

  “禀王爷,据回报的消息,探子们循线追到江南,在杭州便失去踪迹了。”

  “杭州?”恭亲王双眉一挑,眼底闪过一抹残佞。“逃到江南了?”

  “是的,属下遵照王爷的指示吩咐下去,在全国上下贴满悬赏画像寻人,属下将杭州列为重点地,大街小巷都没放过,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很好,很好。”恭亲王低喃,抬头望向墙上挂着的美人图。

  她真是人间罕见的绝色呵!既然已经被本王发现了、你怎么还会认为自己逃得了呢?本王定要让你属于本王,不、择、手、段!

  “烈焰,准备一下,本王要亲自下江南。”

  “属下遵命。”

  谴退了烈焰,恭亲王脸上扬起冷酷的笑意。抬起右手,望着自己的手掌心。逃?你又能逃到哪儿去?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不可能翻出我的手掌心。

  踏雪阁是元家庄八个院落中唯一一个植满梅树的院落,没有其他百花点缀,清一色的梅,在这寒冬时节,枝上梅花相继开放,美丽得犹如一幅图画,也让空气中盈满梅花淡雅宜人的清香。

  梅园的正中央有一个湖泊,湖中有座名唤“寻梅亭”的亭子,正是元孤擎每日必来之地,没有造桥,想要到亭子,就必须飞过去或者是游过去。

  每日,元孤擎都会出现在这里,没有固定的时间,没有固定的事,或赏梅,或作画,或品茗,或役琴,或阅书,或沉思,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那儿发呆,就像此刻。

  已经几日了?

  元孤擎蹙眉,他如此烦躁的过日子,强迫自己压抑住想见她的冲动,已经七日,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这么渴望她?

  是那双似诉含悲的盈盈秋瞳,勾他心魂?或是那浑身优雅清灵的温柔气质,让他心动?还是那柔美悦耳的清脆嗓音,引扰他心?抑或是那柔弱无骨的滑凝玉脂,乱他心志心?

  心动了,至此,她脸上的残缺,不再是“缺”,而是让他心怜的痛。

  “该死!”突然低咒一声,他猛地拔身而起,飞离“寻梅亭。”

  七日已是他的极限,他要见她,现在,立刻!

  “庄主。”一跨出踏雪阁,立即传来一声敬称,让他脚步一顿停了下来。“什么事?”元孤擎硬着声,偏头瞪着元家庄的内务总管。

  “大小姐想见您,问说庄主何时有空至寻春院一趟。”邢总管

  神情一凛,他……扰了庄主吗?他明明已经乖乖的在阁外等候庄主出来了,不是吗?

  元孤擎蹙眉,大姐找他做什么?

  “知道是什么事吗?”他一点都不想见她。

  “奴才不知。”

  “问她有什么事再说。”元孤擎冷漠的说。

  “这……”邢总管为难了。

  “有问题?”元孤擎挑眉。

  “不,没问题,奴才遵命,奴才告退。”

  瞪着远去的总管良久,元孤擎眉头仍紧蹙着,想到元梦茵,深深的吐了口气。

  “回来!”他扬声喊。

  “是,庄主。”邢总管立即回头。

  “告诉大小姐,我晚膳时间会过去寻春院。”元孤擎眼底有些阴郁的无奈。

  “是,庄主。”邢总管明显的松了口气。

  “下去吧!”

  “奴才告退。”

  又站在原地好一会儿,元孤擎才跨步离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