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真心不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据他所知道的,赤色响尾蛇这集团的势力太过庞大,以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别想对抗,不过,遇上国师雪洛奎的死敌之后,一切都不同了,现在的他掌握着必胜的筹码。

  “想不到他这么恶劣!”野狼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对雪洛奎的观感是扭曲得更严重了。

  “说的是!要不是他涉嫌走私军火的案子在我手上,我也不会被他逼得回国去!”部长越说越离谱,把帐全赖在雪洛奎头上。

  “部长,你不必担心,我会尽一切力量帮你把歹徒绳之以法,还世界公道的。”野狼义愤填膺,直觉自己投靠对人。

  “希望是这样,你跟那位小姐放心地在我这里住下,我不会亏待你的。”他被肥油遮盖住的小眼睛散发出狡猾的光芒。

  “我们不会打扰太久的。”只要事情告一段落,他要带着心茧飞到夏威夷做一对戏水鸳鸯去。

  “来,我们干一杯,祝未来的合作愉快。”拿出一瓶美酒跟水晶杯,琥珀色的液体倒入透明的杯里。

  却之不恭,野狼没有戒心的干杯。

  “咦,部长,你怎么不喝?”他的水晶杯都见底了,大人物得却一滴也未沾唇。

  “砰当——”水晶杯被砸碎在壁炉前,呛人的酒味一下挥发在宽阔的空间。“只有想死的人才会喝下这杯毒酒,我还想活到长命百岁呢!”

  野狼不敢置信地掐住自己的喉咙,手上的杯子铿然落地。

  “你居然……”

  他……羊入虎口还沾沾自喜……“小——茧。”

  剧毒发作,他翻身倒地,狰狞发青的脸写满不甘愿。

  “你安心的去,那个小妞我会代替你照顾的。”捏着鼻子,部长退了好几步。

  啧!他并不打算弄脏地毯的。

  “来人!”

  保镖应声出来。

  “把垃圾丢进塞纳河去,手脚要俐落些。”掏出白色的帕子擦手,他嫌恶地吩咐。

  “是,部长。”

  “另外——”帕子用完就丢,胖子部长转动手上的金戒指。“通知那个叫做雪洛奎的男人,我要见他!”

  金碧辉煌的房间里,夜色渐渐吞噬了白昼,黑夜来临了。

  心茧蜷伏在松软的床上,铜床上的蕾丝帐篷半遮住她的身体。长长的眼睫下残留着哭泣的痕迹,一动也不动的她看起来就像天使般的纯洁美丽。她紧握的双手有多处摩擦痕迹,那是她擂门还有试图跳楼留下的辉煌战绩。

  她根本无法脱逃,整个房子被防守得滴水不漏,房间外有三班轮替的人员负责看守她,阳台外好几只流口水的狼犬,正准备等她跳下来时把她当点心吃,通风良好的窗户全焊上胳臂粗的铁条,层层关卡,就算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

  这完全是为她准备的牢狱,她被困死了。

  “小姐,这是你的晚餐。”

  朦胧中,心茧听见声音。

  就那一瞬间,她破釜沉舟的想,反正都是死路一条,倒不如死马当活马医。

  “哎,矮子,她会不会想不开自杀,我看她一动也不动,跟条死鱼一样。”送饭进来的守备怕重要人犯出事。

  “进去看看。”

  “不好,部长吩咐谁都不许进去骚扰她。”

  “她要有个万一,你以为还能保住咱们的脑袋吗?”矮子就不信一个弱女子能有几分力气,能从两个大男人的眼皮下溜走。

  “好吧,都听你的。”说着,两人跨进幽暗的房间。

  心茧极具媚惑的呻吟,似有若无地传入两人的耳朵里。

  她故意把胸前的扣子解开,露出一片春光,蓬松的秀发,白皙的肌肤,勾引得两个鲁男人血脉贲张,直想把眼前的女体生吞活吃了。

  “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

  “嗯……”心茧煽动卷俏的睫毛,露出迷离的眼。“我好热。”

  矮子迫不及待摸上她圆满的额头。

  “果然发烧耶。”

  色欲薰心的他,压根没想到窝在床褥的心茧体温本来就高,加上意乱情迷的眼睛忙着吃冰淇淋,更是忽略了重要的细节。

  “大个儿,去请医生来。”

  “她真的发烧吗?”大个子还是觉得不对,她的样子说是生病,倒不如说是发浪。

  “哎,叫你去就去,废话那么多!”矮子不耐烦地催促。

  心茧眼睫下闪过慧黠的光芒。嘘,解决了一个!不过她心上悬着念头并未完全卸下,因为一只不规矩的毛手已经抚上她的腰部。

  忍住作呕的感觉,她还是表现一副昏睡的模样,悄悄藏在枕头下的手已握住事先藏好的花瓶,感谢这房间里华丽的摆设,她手上的这只花瓶,足以敲昏一只大色狼。

  她极尽忍耐到矮子坐上床沿,俯身向她的时候,心茧飞快地把古董花瓶当成谢礼,谢谢他的“照顾”。

  “你……”矮子白眼一翻只来得及说上一个字。

  确定他陷入昏迷,心茧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心都已经紧张得汗湿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