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真心不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枫?你们找他做什么?”老院长防卫得紧。

  “问太多对你没好处,价值十万法郎的借据换你一句话,天下的好处都被你占尽了。”就不信她会跟钱过不去。

  “这是两码事,当初我跟史密斯先生借这块地说好每月给他固定的利息,自从他蒙主宠召,史密斯先生的儿子三番两次来索屋,我怎么都想不到他会把这张借据出卖给你们这种横行恶霸的人。”老院长叹息。

  一个善良的老先生却养出个爱赌成性的儿子,赌博,真是害人不浅。

  “别说一些有的没的,人老了就是罗哩叭嗦,烦死人了!赶快告诉我那个摇屁股歌星下落,要不然别怪我给你好看!”

  “在上帝的面前你们敢撒野?”老院长正气凛然。

  “我呸!用上帝来唬我?你欠揍喔!”一颗球大的拳头眼看就要喂进老人家的脸。

  “有话好说,动手动脚不大好喔!”一颗随手捡起来的果实弹开恶人的拳头。

  有人哀嚎出声。

  一个不在他们计划内的男人,打开木棚门斯文地走进战场。

  哇。真是超美形的帅哥,身材比例无一不美,剪裁大方的风衣穿在他身上比电视上的模特儿还风光,同样人生父母养,为什么差别这么多……高高站在台阶上的豺狼虎豹自惭形秽起来。

  可是……好眼熟的帅哥……

  不知道谁的嘴角最先开始抽搐。

  煞星!

  “院长,您的身子骨不大好喔,越来越瘦了,还在为这群小箩卜头操劳吧?”雪洛奎搂住错愕的老院长。

  老人家好一下才明白过来,她仔细审视比她高大好几倍的男人,昏花的老眼慢慢淬出水样的光芒。“是你……小奎,我得好孩子!”

  她用干瘦的手抚摸雪洛奎那头火中带金的头发,就像慈母对自己离家多年归来的孩子一样。

  雪洛奎多年不曾感受到亲人温情的心,忽然胀痛难当。

  老院长握着雪洛奎的手轻拍着,千言万语在此时此刻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叮当是认识雪洛奎的,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却牢牢的记着。他的出类拔萃,让人一见难忘。

  看着这幕动人的孺慕之情,她善感的眼眶也红了一圈。

  “大姐姐,你跟人家哭什么呀?”纯真的小孩不懂,只觉奇怪。

  “姐姐没哭,是沙子跑进眼睛里。”说谎是罪,可是跟这么了点大的小孩解释,她……宁可晚祷的时候跟上帝商量让她赖皮一次。

  他们沉浸在感情的漩涡里,被晾在一旁的讨债鬼推派出一个没吃过雪洛奎苦头的喽罗——

  “老修女,要叙旧等我们的帐清完再叙,我的时间宝贵,浪费了,你这穷修道院赔不起的!”

  老院长神情一黯,对雪洛奎露出慈祥又歉疚的笑容。

  “孩子,真对不起,一回来就让你看见这样的丑事,你愿意到办公室等我吗?我很快会把事情解决。”

  “院长,如果您相信我,这件事让我来为您解决可以吗?”他谦恭有礼,胸有成竹。

  “孩子……”老院长颤着声音。

  雪洛奎多想用他结实的胳臂拥抱这个为孤儿、上帝奉献一生的慈母,但是,首先他要解决的是眼前这三个看不顺眼的垃圾。

  这类清道夫的工作向来有其他的手下会做,他只负责动脑,这次来法国给了他好几次运动的机会,没想到偶尔出来逛大街收获还满多的!

  “小心。”老院长不忘叮咛。

  “遵命!”雪洛奎淘气地行个最敬礼,轻松的化解了老院长心里的忐忑。

  恶行恶状得人瞪着雪洛奎故作无所惧怕,可是眨了又眨的眼泄露的不安正在胸口发酵。

  雪洛奎徐徐吹了声口哨。”有熟人喔,又见面了,我们好有缘。”

  咳嗽声发自躲在伙伴后面的大个子。

  他不理埋在沙里的鸵鸟。“我们是现代的文明人吧?”他掷出一个完全不搭轧的问题。

  代表点点头,他很容易被雪洛奎的气质蛊惑了。

  “文明人不需要动刀动枪,所以,我们一定能够和平的达成协议才对。”

  很好!一切都在掌握中。

  “我相信你们不会真是为了这所修道院而来的。它不在市区,没有太大的利用价值,你们动刀动枪的,未免夸张了些。”

  那名代表又再点头。

  嗯,合作态度不错。

  “那么,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大哥,这个人好聪明什么都知道,很上道!”

  “闭上你的狗嘴。”

  “可是跟这群老弱残兵搅和下去也不是办法。”

  “到底你是大哥还是我?”有人吼出来。

  “是你……”

  “就你来说。”雪洛奎指着后头那个隐藏不住庞大身躯的“旧识”。

  指着自己的鼻子,被点名的人磨磨蹭蹭地出来。

  “嗨。”

  “你这么快就从警局出来,后台很硬喔!”雪洛奎想起心茧曾说过的话,律师是善良老百姓的幌子,是恶人的走狗——在某些时候似乎真是这样。

  大个子用受伤的手捂住完好的胳臂,生怕莫名其妙又毁了仅有的一臂。

  “你的举动真伤人。”雪洛奎抱怨道。“不说?没关系,那我就帮不上忙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