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真心不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你怎么知道……”骗人!莫非他练了功夫,在几公尺外就能清楚地听见人声、脚步声?!

  “我装了人体感应器。”把戏说穿不值几个钱。“他们的体温很高,表示情绪紧张,这幢楼就住我们一家,总不可能迷路迷到这里来。”

  他的话才说完,喷枪的烧白铁门发出的嘶嘶声和臭气传来,而青蓝色的火焰透过门缝窜了进来。

  “看来有人想把我们当乳猪烤了。”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她一个安分守已的小老百姓,银行数字从来没有超过千位数,竟找上她行抢?!

  “等他们进来,我会问清楚的。”雪洛奎神色自若,镇静地道。要被人抢起码也该知道自己窝藏了什么价值连城的好东西,是吧?

  门已被破开,三名骠悍壮硕的男子大摇大摆地进来。

  “啧啧,好身材,每一个都适合顶替马场的摔角位置。”都火烧眉毛了,他还是气定神闲,只是将心茧护在身后,谁都不许碰她一下。

  “小妞,你知道我们是谁?”肌肉男睥睨地虚晃一招,烧烫的喷枪随地就丢,沙发立即被烧了个破洞。

  从没碰过恶犬吠人的心茧很想昏倒了事,可是昏倒真的能吗,她吞吞口水,看来是不行了。

  雪洛奎泛出一抹临危不乱的淡笑。“居然有人连自己是谁都不明白,别丢人现眼了。”谈笑用兵是他的看家本领,虽然大将帐前没有一兵一卒,退敌一、二法倒还难不倒他。

  “你是谁,不相干的人快闪,想在女朋友面前逞英雄,先秤秤自己有几斤几两才出头吧。”

  “不相干?NO、NO……我跟这位淑女相干极了。”他皮皮的笑,不着痕迹地把事情揽上身。

  “自找死路!”

  第六章

  “这位大哥,你这样说就错得离谱了,我的人生一片锦绣,投胎?还没想过哩!”

  “狗屎!不给你一点教训当我们是阿里不达的货色!”被雪洛奎一激,壮汉气得忘了此行的目的。

  “哎,又是要死不活,又是臭烘烘的东西,你们出口成‘脏’的习惯不好,侮辱了绅士的优稚。”啧啧,他用小指挖着耳朵,这些人真是脏得可以。要带他们洗嘴,他没那闲功夫,可是看了又碍眼,吱,找麻烦的家伙。

  一支德制的MP-5冲锋枪赫然从杀手的身后亮出来。

  “哇,很厉害喔!”雪洛奎低喊。

  “MP-5”冲锋枪是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冲锋枪,也是世界所有恐怖份子的最爱,看起来对方的来头不小。

  “嘿嘿,你还有点眼光嘛。老子就不相信你不怕!”沾沾自喜的神色跃上不速之客的丑脸,

  “笨!”笑容还来不及消失,大头就挨了同伴一记。

  “你看不出来人家是笑你呆。”黑发男子低喝道。真会被这个大笨瓜气死,放着重要任务不管只知耍嘴皮子。

  “如果你们需要时间处理家务事,我不介意暂时出借房子。”雪洛奎继续挖耳朵,他对别人的家务事没兴趣。

  “慢着,你就是雪洛奎先生吧,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黑发男子直言不讳。

  “不客气,不借。”

  雪洛奎断然地拒绝,他的单刀直入使得黑发男人不由得一愣。

  “先生,请不要逼我们做出对您不敬的事。”黑发男施加压力的手段非常高竿,不同于前面那个直肠子的杀手,他对雪洛奎的忌讳显而易见。

  “你客气了!”雪洛奎提高了警觉,能知道他是谁的人不多,这些人的来路可疑得很。“你们这会儿不是硬闯民宅了?我可没答应让你们进来。”

  “先生,要是不能完成任务,我们无法对上头交代……”

  “所以,你们准备硬来?”雪洛奎替他接话。

  “这是逼不得已的手段!”

  “嗯,看起来你们的配备还满齐全的。”手枪、猎枪、自卫性步枪。足够干掉一个城市。

  “呃……还好啦!”

  “慢着——”雪洛奎看着众人再看看面色发青的心茧,他们把她吓坏了。“把话说清楚,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来?”

  要他出拳打人总要给个理由。他的拳头很珍贵,这些人的肉看起来油腻腻的,会弄脏他的手。“我们只是要这位小姐交出一样东西来。”

  黑发男子并未全盘托出实情。

  “你身上有他们要的东西?”他问向一头雾水的心茧。“你拿了人家的东西吗?”

  “没有。”心茧答得斩钉截铁。

  “真的?”

  “骗你他会死!”气死人,竟不相信她的人格。

  “嗯。”雪洛奎扭头对三个人道:

  “你们都听见了,小姐冰清玉洁不可能拿你们的东西。”

  “你就那么相信她?”

  “当然!她是我未来的老婆,不信她信谁?!”雪洛奎无辜地耸肩。

  “废话少说,贱人,把端木枫寄给你的东西交出来,免得我动手搜。”

  他猥琐的口气让雪洛奎怒从心生。

  “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数到三,滚得快算你运气好,不走的人就别怪我不客气。”

  “大家上!”不信邪的人决定硬碰硬。

  “小茧,你乖,等我一下。”他反身安抚心上人。

  “他们有枪。”心茧抓住他的袖子不安地说。

  “我不会让不识相的人伤到你。”他向她保证。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节骨眼她担心的是他呀。

  “别说那么多了,先乖乖待在一旁等我。”把她安置在最远的角落,他起身准备打发这些人。

  雪洛奎倏地往一旁掠开,把所有的风险掉转到不可能伤害到心茧的方向。

  狂乱的枪声大响,雪白的墙壁立刻多了坑坑洞洞的枪弹,可是,在子弹扫射中雪洛奎撩起自己的风衣,挥去不长眼的子弹,同时间从风衣里掏出银光似的弹丸洒向众人,闷哼声此起彼落,端枪的手骨应声折断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