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真心不换 > 上一页    下一页


  真是失策!刚才她应该先打电话叫车的,扑面的寒意教人齿颤,这种见鬼的天气能招到TAXI恐怕需要奇迹。

  “喂……咳……”嘴才张开,冷空气、雪块便不留情地钻进她的鼻孔嘴巴,呛得她差点流眼泪。

  “上车!”一道影子替她遮去纷纷落下的雪花,顺便也将她带进温暖安全的空间。

  老天!她才把他赶出自己的脑海,怎么又出现了?!

  “大雪天的你又跑出来,不要命?”明明是生着气,语调里却是有股教人窝心的关怀。

  “是你。”心茧发现自己的声音该死的透露出看见他的喜悦,猛然脸色一沉。“你又来做什么?”

  “你又出来做什么?”他的声音很好听,像寒冬啜进喉咙的一口咖啡,又纯又浓。“我有急事。”她没有忘记让她在坏天气出门的理由。

  “说吧。”

  “请你帮忙,送我到圣若望修道院!”忘记羞怯和之前的排拒,事有轻缓,她迫切地抓住这个才见第二次面的男人要求道。

  雪洛奎深远的眼落在她忘记戴手套的小手上,点头。

  车子发动了。

  车内很暖,温暖的空调松弛了心茧狂乱的心跳和情绪。

  “你知道路线吗?这车……是你的吧?”都上了车才想到这问题会不会嫌晚?

  “我熟,这条路就算闭着眼也难不倒我的。”雪洛奎毫不避讳地盯着照后镜中的美丽容颜。她的发有些凌乱,那模样增添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惰懒,让人目不转睛,要不是分神注意路况,他想就这么永久地看下去。

  “我听你的口音不像法国人,意大利的卷舌音很重。”

  “冰雪聪明的小姐!”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意大利佬了。“不过,我是混血儿,混来混去也不知道自己混哪里的了。”

  心茧被他幽默的消遣弄得扑哧一笑,连最后一丝的陌生情绪也烟消云散了。

  她那一笑惹得雪洛奎心中一动,方向盘立刻歪了。

  心茧的身子一颠。“怎么了?”“我不常开车,请多包涵。”他一语带过。

  在说笑中,“圣若望”到了。

  “这就是我混的地盘!多指教喔!”下车前心茧也调侃自己回报他一路的幽默。

  “这么严肃的地方,看起来你混得很不错!”

  “谢谢批评,我可是模范生喔!”

  她一下车,那位年轻修女已经冒雪过来接她了。

  她也看见卓绝英挺的司机先生。

  “叮当,我跟你介绍.这是……对不起!我还没请教你的名字。”谈得太愉快了,她居然忘记询问对方的名字。

  修女无法置信地瞪着心茧。这等荒唐事不像循规蹈矩好友会干的……喔!上帝!原谅她的嘴快,她不是这个意思……哦!杀了她吧!不要看见风度“扁扁”的男人她就忘了自己是谁。

  “雪·雪洛奎。”他眨也不眨地看着心茧的反应。

  没有,她听了他的名字仍是一点反应也无,他若有所失。

  “雪先生……”叮当扯出自己最为漂亮的笑脸。

  “啊,慢着!心茧,NONO不见了,从午睡到现在,我翻遍修道院还是找不到她。”俊男先按下,她的重点是找小孩。

  她的无厘头十分逗趣。

  “先别惊动院长,我帮你想想她会去什么地方。”心茧安慰失了方寸的好友。

  “我也没那胆子惊动她,她老归老嗓门还是大得刺耳,我可不想死啊。”她搔耳抓头没有一点修女该有的端庄娴静模样。

  “你啊,毛毛躁躁的。”

  “不如我们交换,我也觉得你的气质比较像修女。”啧啧,这是哪门子论调,原来修女也是要以气质论英雄的喔!

  “叮当!”

  “是是是!我又没遮拦了。”没法子,她老母没给她生个拉链,只要话匣子打开就滔滔不绝,她自己有时候也觉得很困扰呢!

  “我们分头去找人!”心茧要是不提起,迷糊的叮当不知道何时才回到她的重点。

  “我也来帮忙。”看见心茧正要委婉地请他走人,雪洛奎自告奋勇地免却将被剔除的命运。

  心茧愕然。这人,也热心得过分了。

  不给她编派理由的机会,雪洛奎冲着叮当一笑,拉走了心茧。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送我过来已经够了……”她想说点什么赶走这个叫雪洛奎的男人。在她心底的某处有块角落已摇摇欲坠。

  “不麻烦,我是闲人,有大把的时间花不完,你就当给我一点事做,消磨消磨时间好了。”

  “真的?”他的话证实了她的揣测——他真的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

  也罢!多个人手就多一分希望,眼前找人要紧!

  “路见不平,出手相助,也是应该的嘛!”她的长发在空中飞舞,衣诀飘飘,白雪飘在她黑色的发梢迷离炫目,雪洛奎几乎要羡慕起能依恋在她身上每个部分的雪花了。

  “你真会说话,我说不赢你。”心茧败给他了。

  “你是头一个说我能言善道的人。”认识他的人不把他当隐形人看就很不错了。“他们肯定又瞎又聋。”

  “哈哈……”雪洛奎发出愉悦的笑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