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真心不换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晓得,迟到一分钟罚一个法郎对不对?!”

  “知道就好,我在巷子口的那家小咖啡店等你,等你忙完,我们一起回家。”

  “了解,我的宝贝。”在她粉嫩的颊亲了亲,野狼这才放心的走开。

  她模糊地看着野狼穿过马路,走进游艇展的大楼,郁心茧摸索着戴上防光害的紫外线墨镜,慢慢地向她常去的那家咖啡店移动。

  小孩在巷道玩耍是巴黎常见的景象,直排轮、打棒球绝不受场地限制,她隐隐听见小孩边跳格子边唱歌——

  ……星期四是嫉妒的日子……星期五是花神的日子,……它分去爱神的心,所以啊,处女和寡妇都别在五月点燃结婚之火,这五月的火炬,将是丧礼的火把!

  古时候的法国人奉诗人为先知,既然先知写了这么一首诗,五月,这个“不吉利”的月份就变成法国跟结婚有关系行业的淡季,就连星期四、星期五也是结婚忌日。

  郁心茧听了觉得莞尔。

  她跟野狼的婚札就排在明年的五月,总是也有像她跟野狼这样铁齿不信邪的法国居民。

  至于婚礼这两个宇,倒是激不起她心中任何涟漪。

  她走在冷冷的巷道,没去注意身后穿棱的车辆。

  一辆BMWZ8敞篷跑车紧急煞车,因为路况出了点问题。

  在等待塞车纾解的同时,跑车里的雪洛奎正好看见巷道中翩翩的背影——

  一道异样的疾光,倏地穿过他脑子,他居然收不回已然凝住的目光。

  车子通行了,他疯狂地抓住方向盘。“别走!”

  安东尼张大眼睛盯住雪洛奎不寻常的动作,没吭气。

  有什么东西能让他的国师看到失神?

  就一个女孩子?

  “原来你的品味跟别人不同。”黑发女子。

  这趟法国行似乎别有一番惊奇喔!

  安东尼还是把车子开走了。

  “你故意的!”雪洛奎心中有气。

  “后面那些喇叭声你负责?”车子停在路中央,他可不想得到警察先生的关切。

  “我要下车!”雪洛奎心中有个声音在警示着——如果他不这么做就会错过不可预知的东西了。

  他毫不迟疑地跨脚踩了安东尼的煞车,然后以优美敏捷的姿势跳下车。

  “我回来会解释的!”他对着风中一吼。

  安东尼但笑不语,慢吞吞从后座拿出等待救援的牌子。

  原来……好多的原来,原来世界上还有叫国师花容失色的事,仔细想想……他也不怎么了解他嘛……

  一点、两点、细细碎碎的雪花成片成片的飘了下来,湛蓝的天空变成白花花的一片。

  不见了!

  那有着极美背影的黑发女子不见了。

  庞大的失落感压在心头,雪洛奎茫茫地伸出戴着手套的手接住雪花。

  雪花受热融入他的手套中形成点点水渍,然后,更多的雪花掉下来,他的睫、他的发、他的衣领……渐渐地,石板路铺上薄薄雪花,整个世界都化成一片银白。

  刚刚……他看见的不过是错觉!

  深深吸了口干燥的空气,这一眯眼看见了巷子尽头的小招牌。

  一间不起眼的咖啡店。

  雪洛奎毫不犹豫往前走。

  古典的木板门,偌大的落地窗,窗内客人廖落,所以,他一眼就看见倚窗而坐的黑发女子。

  整排落地窗的桌子只有她一个人,也许是天寒地冻的天气,客人都聚到有暖炉的吧台去,只有她一个人守着无声的雪花和冷瑟。

  雀跃回到他的血液中。

  他了无声息地站在屋檐下,目不转睛地盯着正专注看书的她。

  室内的柔和灯光投射在桌面上,也将她无暇晶莹的脸孔映照得明亮剔透,乌黑的长发被一只白玉夹夹住,雅致的光泽形成目不暇接的波光,看着书本的眼光一到会心处就会扬起微微的笑容,让人心荡神驰,为之迷醉。

  雪洛奎更贴近玻璃窗,想更清楚地看她。

  陡然而来的黑影终于引起郁心茧的注意。

  ——一个雪人!!

  看着、看着,她慢慢睁大眼睛,然后,她不见了。

  雪洛奎以为吓着了她,正想往咖啡店里冲,解释自己不合理的行为,却看见她拿着一把伞匆匆走出来。

  她本来想直接走到雪洛奎面前的,不知道什么原因让她在几码的地方停下脚步。他哈出来的气在空气中化作白烟。

  “如果可以,我请你喝杯热咖啡暖暖身子。”

  “我……”看来她并未认出自己的身分来。她忘了过去的一切了。

  “别推辞了,今天下了好大的雪,你这样会生病的。”她把伞递过来,温柔不容拒绝的。

  雪洛奎走进伞下,跟着她的脚步跨进温暖的咖啡店。

  他一走进里头,一面让客人整肃衣冠的镜子霍地反缺出他满头满面的雪球,那模样跟落魄的流浪汉没两样。

  她把他当作无处可去的流浪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