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狮子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她撇过头干脆闭嘴。

  这傲慢到没无理的男人简直让人无法捉摸。

  他可以冷血的毁去人命,也能当着众人的面揭露陈年往事,就为了证明她是劳什子皇家公主,依照她这几个月来对他微薄的认知,她根本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就这样盲目的爱上他,郁心啊郁心,你的理智被狗咬去了吗?

  “可怜人必有可恨的地方,要是你对个祖母的遭遇耿耿于怀,我可以告诉你,那些陈年旧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她的愧疚、她的不安都是咎由自取,我的原谅对她没有意义。”

  “那我呢?我对你也毫无意义喽?”勾域心存希冀的问。为爱,他已经摆下前所未有的低姿态,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做才能被接受。

  他的话彻底激怒郁心。“你到花园去为的是确定我们一家人有没有死透,很不幸,我命硬,死不了,你也干脆做了顺水人情,防的就是今天的东窗事发,至于对我倾心,你算了吧,如果说蔑视我的自由,把我关在金丝打造的笼子叫做恩宠,我宁可一头撞死,你的爱只是自私自利下的产物,哼,你留到棺材去的时候慢慢独享吧!”

  她尖酸不留情的冷水泼得勾域一阵惨笑。

  他就是被她这股傲慢和绝不留情给吸引,找寻回光城的公主只是他对她一见钟情的借口,她与众不同的泼辣才是吸引他这黑暗灵魂想涤净的动机。

  但对一个真正的公主而言,他不是王子,是把她困在高塔里的可恶巨龙,现在,公主脱身了,万恶的巨龙也该退场。

  “谢谢你的至理名言,我会永远记住。”

  言已至此,终成陌路。

  郁心难过的转过头。

  勾域什么时候走掉的她完全不知道。

  这段青涩的恋情就这样夭折了,还来不及成长就得告别,她的心好痛好痛……

  郁心浑然没察觉到,远处跟火安琪手牵手的郁倪正用担心的眼光瞅着她。

  “我过去安慰她,她看起来似乎快倒下去了。”挣脱火安琪的手,她想表示手足的感情。

  “最好不要。”他把她接回转身跟他面对面、鼻对鼻。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她不用回来面对这些。”

  “很多事没有是非对错,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路要走下去,别为她难过,郁心已经选择了她要走的路,我们只要在一旁看着就好。”火安琪已经蜕变成成熟的大男人。

  “我明白了。”难这么说,郁倪仍不放心,频频看着沮丧的郁心。

  “到们走,她需要的是安静。”火安琪拉着她渐渐远去。

  很多事都尘埃落定了吗?表面上似乎是。

  火家的大家长从国外回来了,火靖还沉得住气,可他的妻子庄凤意可就十分激动,从知道消息到返抵日光城,身子不好的她一路都靠药物支撑。

  她神情激越的还着跟她年轻时有八分相似的郁心,端详她的左手心。

  才看着,老泪便从眼眶掉了,恰巧落在郁心手心中央的一颗红痣上。

  “靖哥,你看!一模一样,她真的是我的孩子……”已经没有任何言话可以形容庄凤君苦盼三十几年的心情,她狂搂住郁心,哀哀哭了起来。

  天下父母心,不是身为父母的都无法了解她的痛苦兴自责。

  郁心被箍得喘不过气,平静的脸也受到感染,慢慢染上悸动,她有了身分上的认知,因为这家人毫无芥蒂的认同她,泪水不禁浸湿睫羽。

  “妈妈……”她嗫嚅的轻唤。

  “靖哥,她叫我了呢!”庄凤意被喜悦点燃的双眼,深深撼动在一旁的火家四兄弟。

  火抉欣慰的笑着,为了母亲的喜悦而欢愉,也为了自己,是卸下身上枷锁的时候了。

  他悄然隐退。

  火雪城眼尖的看着火抉走掉,他自然有样学样。

  至于火觞,他张着合不拢的嘴巴,意识到他们阳盛阴衰的火家终于有了个娇滴滴的女生,感动的捂着脸到化妆室去擦拭泪水。

  火安琪则静观这一切,心里暗想,二哥的如意算盘也未免打得太快,人生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城主的位置可不是谁来当都行的。

  接受家人可能是郁心当今最迫切的课题,至于长女接掌王位恐怕就没那么容易。

  “糟!”他想到一件更严重的事。

  “怎么了?”火安琪的脸色时好时坏,看得郁倪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

  “我去追二哥,你没法把场面稳住。”才见面的老爸要是看见他们一个个溜走,不气挂才怪。

  咦,留她一个人独撑大局?

  主动给了郁倪一个深长绵密的吻,火安琪咧着偷着香的大大笑容离开。其实他是故意留她下来,好让她跟老爸、老妈培养感情的。

  尽管就觉到事情的发展有些诡异,她却被他的吻给迷得晕陶陶的,在公开场合这么吻她,这可是生平头一遭。

  结果火安琪是追上了火快,刚好自送他搭上私人喷射机飞离开这片他掌管许久的土地,同行的还有他的妻子舞月光,两人如在天堂的恩爱他是看惯的,但是火块脸上那抹奔向自由的向往却让他说不出一句话来,也许二哥是该放个长假。

  暗夜时分,有两条鬼祟的人影从星宫大门逃了出来。

  “我们这样落跑很没道义耶。”刻意压低声音说话的郁倪透过遥远的视线,看着远处的皇宫塔顶,把姐姐一个人丢在皇宫妥当吗?

  “当然喽,趁他们发现来追杀我们以前要跑得更远。”

  火安琪早就算定他们要逃亡路线。

  从北到南,然后偷渡到各大国家去玩玩,惊心动魄的眼警察玩躲猫猫似乎满刺激的,可以一试。

  他身上的冒险因子直到最近才冒出头,这一冒就不可收拾。

  “我们的身分是逃犯?”听起来有那么一点不可思议,跟安琪在一起生活愈变愈刺激了,哈!

  “如果你喜欢,那就是了。”他捏捏郁倪的俏鼻,“别担心,等郁心被训练到能够独当一面,有资格登上王位的时候我们还会再回来,回来参加她的冠冕大典,她加冠你是不可或缺的主角喔。”他许下承诺。

  “就这么说定!”

  不管此刻的皇宫是不是被他们离家的事闹得鸡飞狗跳,火安琪是走定了,反正他以前就嫌它太过平静,许它个乱七八糟,应该有人性些……

  于是小俩口开心的搭着渡轮离开日光城。

  在船上他们结了婚,婚礼的见证人是大海还有水手们,婚后,一张张精致的明信片从他们到达的地方邮寄回日光城,在美国的大峡谷、隔着莱茵河与德国相对望的法国阿尔萨斯、属于夏天色彩的温哥华……

  他俩的足迹在一、两年内恐伯还会不断的继续下去。

  而郁心孜孜不倦的身影在日光城穿梭,她的桌面散置着郁倪才从阿拉斯加寄回来的明信片,小夫妻甜蜜可掬的笑容形成完美的画面。

  郁心细心的将明信夹突进她正在研选的《日光城史》里面。

  此刻,柔软的光线从外面射进来,把她网住。

  每个人享受人生的方法不同。

  火心,将会是目光城建城几百年后的第一个女王!

  金色的光缓慢的移到她的头上,闪闪烁烁的,像是一顶神只为她加冕的皇冠……

  (全文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