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狮子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火抉是习惯发号司令的王,他不是询问,是告知。

  而勾域是聪明人,聪明人不撄不属于自己的锋头,“客随主便,我来是为了告诉大家一个故事。”

  哇咧,火觞忍住想跳起来揍人的冲动,搞了半天,居然要他们听床边故事,把他们当猴子耍@#%@&……

  他的国骂精彩绝伦,但碍着火抉在场,只能XX在心里口难开。

  “我要告诉你们的版本是由我奶奶亲口传下来的,她是御用接生婆,想当然耳,卸任的城主也是经由她的手出世的。”

  狡黠的眼神随着低沉的嘎哑声调,轻扫过在座的每个人,眼见收到他想要的效果,故事随着他的声音宛如一幕幕画面展现在大家面前:“……这些其是陈年旧事,我说出来是为了让你们知道我奶奶跟火氏一家有着非常深的渊源,但也因为这层缘故,使得她接受朝中一位故臣的委托而犯下大错时,那种自责跟惶惶不可终日的痛苦,不断煎熬着她的心,我要你们明白她老人家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勾域的这番说词有没有得到大家的同情不知道,可是火觞冷冷的话的确浇熄他为祖母乞求谅解的一番心意。

  “错就是错了,她带给我们一家的痛苦长达三十几年,你少废话,言归正传吧!”

  显然火觞不打算接受他的任何解释。

  勾域淡淡接下去道:“对我来说,其实能不能取得你们的原谅都无所谓,只是一件事时间到了,就必须摊在阳光下接受世人的检视,我爱郁心,也从来想不到会爱上她,”

  他冷僻的面容抽搐了下。“为她正名,是我义不容辞的事情。”

  本来对他不理不睬的郁心迷惑的回过头来看他。

  “我奶奶为了这件狸猫换太子的事一直到临终都在不停的自责,当年她把婴儿抱出皇宫,便让婴儿防力护城河流去,经过我十几年的调查收集资料,她……”他指着郁心,“就是当年那个婴儿,正确的说,你们的大姐就是她。”

  他耸动的话比氢弹在地球上炸开更震动人心,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大家都沉扶着。

  “我不信!”头一个有反应的是郁心。“我情愿是没人要的孤儿,也不要让这些人以为我贪图荣华富贵,半路杀出来认亲。”她愤恨的向勾域投去一瞥,没有任何头衔她也能抬头挺胸做人,谁要他鸡婆!

  这时火抉懒洋洋的声音插了进来。

  “要验明正身简单得很。”

  “二哥,滴血认亲吗?”火觞想到古老的法子。

  “DNA啦,笨蛋!”火雪城给火焰的没知识用力的吐槽。

  火抉赞赏的点了点头,在这段时间里,他仔细的比较,发现不说话的郁心真有几分酷似他母后年轻时的长相,说起来也奇怪,他们几个孩子都像父亲,因为可供认定的条件太少,所以大家都不敢贸然相信勾域的说词。

  “也对喔,我怎么没想到。”敲了敲头,火箭嘿嘿笑了声。

  “另外,我想父王跟母后也该决回来了,要指从不难。”火抉做事都是经过审慎思虑的。

  从“大哥”变成“大姐”,他相信母后会先尖叫,然后昏倒。

  偶尔也会坏心一下的火抉突然觉得事情变好玩起来。

  DNA的细胞核染色体检验比对报告很快出炉。

  摊在桌面的结果是几家欢喜儿家愁。

  “去氧核酯核酸,这到底是啥玩意?”一堆密密麻麻的化学式子、解说、专有名词,惹恼不懂过程只想知道结果的火觞。

  火雪城也瞄到答案。

  “实在太难令人相信了……咦二哥,你像偷腥的猫,在笑喔。”

  “皆大欢喜啊,我当然高兴看到这样的结果,Honey Ending不是很好?”他的表情太过惬意,卸下一身重担的表情也不过就这样了,自由逍遥又快活的日子为期不远喽!

  “二哥,你不会是想……”火雪城何等的冰雪聪颖,他已经猜到火执的意图,深锁的眉头表示百分百的不赞成。

  火抉兴奋不已的说:“我们有‘大哥’耶,原来有哥哥的感觉是这么轻松。”他从小被压榨,所有的人生规划都是为了王国被人家摆布,从来就没有为自己活过一天,眼看就快可以摆脱这种命运了。

  “你们两个没事打什么哑谜啊?”脑波频率有时会跟不上的火觞一知半解的问。

  “就因为没事随便聊聊喽。”火抉笑笑,喝掉手中的红酒。

  火觞几千万个不相信,他虽然脑筋少了几个招,却也不是笨得彻底。

  “不说拉倒,这里没我的事,我回去了。”他准备撤腿,好几个小时没见到心爱的姨婆老婆,烦躁得坐不下去了。

  他拍拍屁股,潇洒不羁的先走人。

  “我留在这也没意思,剩下的交代给你啦,二哥。”火雪城也赶紧脚底抹油。

  火家兄弟一个比一个滑溜,要置身事外除了要眼观四面、耳听八以外,机灵的动作绝对不可少。

  以后要是出了事,啥,他的不在场证明可证据充分喔。

  “反正受你们糟蹋的机会屈指可数了,饶了你,快滚吧!”这回火抉笑得诡异。

  “那就再联络喽。”火雪城已经走到门口,姿态翩翩的对着火抉择手,就像两人中不知道谁要远行一般。

  接下来只剩一室空荡。

  火块舒适的眯起了狭长的眼睛,呼,好累!

  御花园的一角,白色的休闲椅围成圆弧状,一坛坛的麝香草散发出独特的味道,弥漫在清凉的晨曦里。

  郁心一夜没睡,不只因为陌生的环境、戏剧性的结果,最困扰她的是徘徊在心中的影子。

  为什么总是无法把他忘怀?本来就十分挣扎的心更因为急转直下的事实让她进退无路。

  一个杀了她最亲亲人的仇人,这样的人她怎么能爱?

  绝望紧紧攫住她。

  “唉!”

  悠悠的叹息传来,惊慑了她。

  “瞧你黑了的眼眶、一夜没睡对不对?”

  那么温柔,充满深情的声音来自谁?不用猜,郁心一清二楚,才多少天,她已经把他的声音听熟,贴放在心底的角落存放着。

  “别来烦我,我要安静!”她谁都不想见,包括弄乱她心弦的始作俑者。

  勾域没有离开,他跟她并坐。

  “你知道我是怎么到花园去把你捡回来的吗?你知道我是怎么对你倾心,怎么将你放在心上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对不对?”勾域脖子上的领结松了,有棱有角的下颚冒出青胡髭。

  他也不好过。

  “我不想知道!”郁心抗拒着。唯有坚强的筑起心防才不会被攻陷。

  “你该知道,这样,才能很我很得长久。”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