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狮子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这只是第一回合过招,我们还没完呢,不过……”勾域说着说着,一双眼又漫漫转移到郁倪身上。“要是我肯退——步,用条件交换未来你们可能遇到的破坏、骚扰,甚至是另外一场火灾,不知意下如何?啧啧,这地下丰富的油要是燃起火海,该有多漂亮、多壮观呐!”

  “你这个凶手!终于承认你是放火的凶手了,你还我爷爷姐姐姐的命来!”本来还安静待在一旁的郁倪激动起来,冲过去就要给他颜色看。

  她怒不可遏,泪流满面的对着勾域拳打脚踢不说,连嘴巴也展开攻势。

  勾域巨大的巴掌眼看就要狠狠打下,除了他屋子里那个不识相的女人,这个雌性动物是第二个敢对他又咬又旧的女人。

  不管谁都不值得纵容!然而,他粗犷的臂膀没有机会落下,火安琪已箝制住他,脸色严肃冷厉。

  “要动手以前位好考虑格楚,接下来的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好大的口气!”勾域斥了句。

  火安琪不言,他跟勾域暗中较劲着,两人冷凝着的脸十分惊人,结果大家尚未看出输赢,勾域就放开了被他当小鸟抓在手上的郁倪。

  “承让!”勾域这次是发自真心的笑。

  他喜欢旗鼓相当的敌人,实力要是太过悬殊可就不好玩了。

  火安琪把郁倪拉回自己身边,细察她发红的手腕。

  “我们后会有期。”撤退不是认输,只有真正的好手才知道什么时候该战,什么时候该收兵。

  火安琪的眼中早就没有勾域的存在,他只在乎郁倪。

  勾域不是省油的灯,他刻意走过郁倪身边,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你们姐妹情深喔。”弹指间他扔了一块不明物体进郁倪的另外一只手。

  郁倪一凛,收到东西的掌心下意识的握紧,横眉瞪着勾域扬长而去。

  “他说了什么?”火安琪敏感的问。

  “哦……没、没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隐瞒,很直觉的这么回答,她感受着手中的东西,慢慢地,脸色微微发白。

  他发觉她脸色的变化,内心掀起怒涛。

  明明就有,为什么不对他坦白?

  勾域成功的在他跟郁倪之间制造了裂缝……

  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这年头的国家元首不用每天天未亮就被太监从龙床挖起来,睡眠惺忪的接受朝臣们的奏章,天下太平的现在凡事电脑化,城中大臣有要事可直接连线上网,对着智慧电脑以语音辨识系统进行国家大事运作。

  超流线的银色人体工学大桌前,一袭铁灰色中国服的火块十指叠成尖塔状,目光锁定正进行汇报的宰相,英俊的神情专注认真。

  倏然,他的专心被一道飘闪进来的影子给破解,他指尖轻点,终止了连线。

  “你回来了?”

  “嗯。”

  “那边的事情都解决了?”

  “没。”

  “遇到困难?”

  “是谁把挖原油的获准令发给勾域的?”来兴师问罪的是火安琪。

  火抉沉吟一下才道:“管经济的……应该是老三,但是他知会过我。”

  “勾域来路不明,凿油事关重大,石油是国家输出经济命脉,我想不出来你为什么轻易的交给外人?”

  火抉并不想隐瞒自己的弟弟,老实告诉他,“交换条件。”

  “嗯?”

  “他用大哥的消息换取那片油田的开挖权。”这是十分昂贵的代价。

  火安琪感到惊讶,“大……哥?”他们遍寻不着,蒸发在人间的火氏兄弟中的老大?

  火家老大从小就被不明人士偷抱出宫,想以狸猫换太子的老戏码夺取日光城的大权,幸好被宫廷里的宫女发现不对劲,但是,错过了第一时间,虽然恶人没能篡位得逞,本来应该继承大权的火氏家族长男却从此失去音讯。

  原本身为老二的火抉应该有个无忧无虑的人生,却因为这一个事件,成为整天劳碌没有私生活的代城主,这一掌权,消磨了他风华的青春岁月。

  本来他应该很认命的一直掌权下去,不过娶妻以后,可爱的小妻子天天抱怨他没空陪家人,他从头到尾想了一遍,也对啊,他干得要死要活,还得愧疚的面对心爱的小妻子,他这“傀儡”也该下台鞠躬,休息一下。

  不过休息的前提就是把投胎为老大的家伙给揪出来。

  尘归尘,土归土,该谁的工作就归谁。

  因为这股强烈的动力,当勾域找上门时,他就一口答应了他的要求。

  “他拿了大哥当年被抱出宫时包裹着的黄绫布,上头有妈妈亲手绣的火字。”

  火安琪心细的追问:“你跟妈妈求证过了?”他二哥办享有着超乎常人的速度,这是他们这几个弟弟并不热中将大哥找回来的原因之一。

  “爸跟妈在阿姆斯特丹的舅公家做客,我之前传真过去,的确定了是她怀大哥时亲手绣制的襁褓。”母亲又哭又笑的激动模样,他一辈子也不会忘。“她跟父王一见到传真就想搭喷射机回来,我阻止他们,怕到时候事情不如我们预期的,两个老人在又要伤心好久。”

  “这就是你明知道那场大火后郁家还有幸存的人,也私自给予获准令的原因?”火安琪明白了个中原由。

  “基本上开挖权不包括架设输油管路,勾域要横跨日光城东北的大漠,或西取海域到俄罗斯都不可能,最后他只能乖乖要求我们跟他做某种程度上的协调,这协调可能就包括油量权利的分配。”动起脑筋的火诀是只狡猾的狐狸,他也从不掩饰自己精明能干的一面。

  当一个国家主事者,让对方心存敬意,也是安邦治国的一种方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