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狮子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啪啪!”清脆的拍手声及时响起,受攻击的两人不约而同伸出中指,但是抬头看清楚对方是谁气焰立刻矮了一截。

  “二哥。”

  “老二。”

  想当然尔,乖乖叫哥哥的人铁定是火雪城,没大没小、自中无人的自然是火箭。

  火抉加鞭子般的声音划过空气,“谁多饶舌一个字回去看我怎么整他。”

  这两个叫人头痛的家伙,分开还好,凑在一起就叫人恨得牙痒痒。

  “你怎么在这里?”见鬼了!

  在肚子里暗诽的火觞头顶又挨K,这会他的头上有两个肉包子。

  “别在这里碍事。”火抉冷眼扫射。

  “我不是用完就丢的利乐包,你好没人性。”火觞嘟嚷。“何况屋里头那两只小猪睡得人事不知,我偷看一下去怎样?”

  “长针眼。”火雪城很乐意落井下石。

  “你这棵墙头草,风吹两边倒,”火觞一脚踹得火雪城唉唉叫。

  “你们两个……”火抉零下低温的声音冻住两个人来疯,“回皇宫以后到清洁司报到,我要你们两个负责在一天以内把招待国外宾客的大厅擦干净,我会派人去检查,要是让我找到一个不该存在的渍子,整座皇宫就等着你们抹净它,记住!用手擦!”

  哇,好个没天良的火抉,“我抗议……”

  火觞叽哩呱拉的嘴巴立刻被火雪城遮住,他把他拖到一旁。“要死啦你,你再多一句,我保证那个冷血的老二肯定把你发配到非洲最落后的食人都落去,闭上你吐不出好话来的乌鸦嘴!”

  “……”火觞火大的喃喃暗骂属于限制级,儿童不宜的话语。

  郁倪是被食物的香味薰醒的。

  她发现自己身上盖着唯一的一件被子,火安琪不见踪影。

  想起来这是她好几个月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晨曦从四面八方透过来,穿过每个缝隙,形成千万把光束,把她拱在中央,如同女王一般。

  木屋里没有任何隔间,一目了然,一张三夹板充当是床,一截看得见年轮的木头算是桌子,就这么简单。

  她闻到的味道似有若无的撩拨着她饿了很久的肚子,出了虚掩的门,看见火安琪蹲在外头拨弄一团泥球。

  听见脚步声,火安琪向过头,脸上生出一片喜悦,丢下手里的东西直朝她飞奔而来。

  郁倪被他孩子气的举动弄得扑哧一笑,整个人神清气爽起来,一颗乱糟糟的心安定下来,脑袋也不再胡思乱想了。

  经过一夜好眠,他的精神恢复许多,清爽的脸庞有股顿时活过来的生气,让人另眼相看。

  他不经意的啄了郁倪一下,她想起自己毁了的脸,不禁自惭形秽,下意识用手去遮。

  “别。”火安琪只说了一个字,温柔的拿开她遮丑的手。

  被他一碰她更是觉得无地自容,四处张望,想寻个能遮丑的东西,要不是长发被火给烧掉了,也许还能遮一下,偏偏……其是令人气绝。

  在他这么漂亮的人面前,她的存在简直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

  他从后面抱住她匆忙转身的腰,转到她跟前。

  “你不丑,不要紧张。”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郁倪虽然粗枝大叶,平常对自己的容貌也不是很照顾,但是完好无缺的脸上多了丑陋的疤,有谁受得了?

  他握紧拳头,声音里有无尽的痛。

  “我不要你同情我、可怜我。”她恨恨的说,几乎要吼哑嗓子。

  “我没有。”火安琪拼了命想挥洒自如的说出一串能安慰她的话,偏偏,咬破舌头也说不出什么具有建设性的话来。

  他急得脸红脖子粗,额头全是汗珠。

  郁倪瞧着他恨不得自尽的表情慢慢松开紧握的拳头,但仍介意的撇开头。

  “我不是你的责任,你落跑,我能谅解的。”

  他们之间应该什么都不是吧!

  他轻轻揉捏她红通通的掌心,带她往一块可坐下休息的石头走去,用坚定的语气说:

  “我伤心的时候你也收留我。”

  当初她是那么的面忍心善,虽然动不动就对他喊杀喊打,却压根没有伤到他一根手指。

  “我是糖果屋的老巫婆,不收你我就要饿肚皮了。”她颠了下,脚底的刺痛让她曲起膝盖,想用金鸡独立的方式跳跃着走。

  想当然耳,她刚刚也是这么蹦出来的。

  火安琪心惊胆战的瞧着她的惊险动作,下一秒便把她拦腰抱起来。自从认识她后,他冒冷汗的次数愈来愈频繁。

  “我不需要你这该死的怜悯,我只是脚底痛!”郁倪不是很习惯两人的肢体接触,两人肌肤交触的一刹那,她战栗的躲开,该死!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是一见他就发情。

  他把她当珍宝的抱着,小心翼翼,不料,她大幅度的动作让自己失去平衡,这一跌,跃出他的怀抱,狠狠的摔到地上吃土。

  她不顾后果的动作让火安琪彻底发狂,他怒吼一声声音里夹着无限悲愤。

  郁倪吓得跳起来,哪还管自己多难看,她被他那不被人了解的吼声吼得一片心碎,这才明白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你别哭,我一点都不痛,也不是不让你碰我,你听话好吗?”她奔上前,抓住他的身子。

  他想甩掉她的箝制,但是在失去理智的同时仍旧牢牢的记着,在地面前晃动的人影不是别人。

  “我错了,我该死,我找我……是害羞,不好意思啦,你别再伤心了好不好?”郁倪温言恳求,她这二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对谁这么温柔过。

  火安琪全身抖动,充血的眼映入她娇俏的脸蛋还有她温柔的恳求话语,这才醒了过来。

  他吓坏了她。

  然而他却听到宛如天籁的声音——“从来没听你哭过,难听得跟牛叫一样。”收拢他还僵直的大手,郁倪把他的手放到自己的小手里把玩。

  牛叫?真有这么刺耳?他轻抬起眼看着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