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狮子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啊,不要看我!”郁倪连忙把他推开。

  她这张脸怎能见人?

  火安琪不由分说把她抱进怀里。“如果你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苦,你就不会推开我了。”他紧紧箍住她,又怕她受伤,力道不知怎么拿捏,只能又接又抱又捧,手忙脚乱的,怎么也不肯放开她。

  冗长的跋涉、伤心欲绝加上不断的刺激和乍见火安琪的惊喜,摧折了郁倪的心神,她被痛苦棘手的灵魂承受不往波涛汹涌的情绪,羸弱的趴在他身上痛哭失声。

  她的泪在火安琪背上奔流,他感受到她心力交瘁的痛楚,整颗心为之托了起来。

  “放声的哭不要紧,我在你身边。”轻拢她披散的发,尽管她一头乌黑亮丽的发被削得薄短,他仍是无比温柔。

  沉谧的月色为他们俩披上一层迷蒙外纱,就像无言的安慰。

  此时,在远远的好几公尺外,黑暗的角落里传出低沉的对话——“他真是我们那一竿子也打不出一个屁来的小弟?

  打他出娘胎也没见过他对谁有那样的表情。“瘦长的影子是火觞,他除了惊讶说不出第二种情绪。

  “其实,我们又有谁真的去了解过他?”火雪城低语。

  那个会安慰人、有情的火安琪,身为兄长的他们谁都无缘一见。

  “我们亏欠他。”最远处的火抉哑着嗓子,眼神飘忽。

  “反正我们亏欠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几天为他二十四小时待命真累死人,我可以回家睡觉了吧。”睡着发酸的肩膀,火觞想回家睡个好觉。

  “事情还没完就想落跑,老三。”火雪城长手一伸,挡住要闪人的火觞。

  “什么叫还没完?”火觞鬼叫。“从发生大火那天起我就一直跟在他身边,那个笨蛋差点把这块地翻过来。刮风下雨也不管,从没见过这么变态又不爱惜自己的人,你倒好,跟老二在皇宫跷着二郎腿吹冷气,去,现在你们爱在这里跟蚊子玩亲亲,大爷我不干,我走人了。”

  他长腿跨了一步,又临时想起什么。“对了,我说火雪城,你不是说话着的是郁心吗?那么,在安琪怀里那个小妞哪来的?别吹牛说你眼阎王抢人,我不信这一套。”

  “嘿嘿,这叫阴错阳差。”火雪城才不怕火觞的来势汹汹,他四两拨千斤,一句话把所有的疏失搞定。

  “你这只阴险狡猾的狐狸!”

  “谢谢夸奖,万万不敢当。”

  “当你的头啦!”这笔帐,他们有得算了。

  两人先是拳来脚往一番,擦出火花后干脆像麻花一样扭在一块。

  火抉看着无药可救的两兄弟,干脆走开。

  眼不见为净。

  “回家时,记得要把身体弄干净才准进门。”撂下话,他的人已走远。

  一间简陋的木屋是火安琪休憩的地方,好几个月来他就守着寸草不生的花园一寸一寸的找,山崖水畔也不放过,用最笨、最原始的方式搜寻,甚至异想天开的寻到没有人烟的森林里,累了就回到这临时搭建的木屋席地而睡,睡醒,继续地毯式的寻觅。

  他黑了、瘦了,眉目杂着沉甸甸的忧愁,像极了一个老头子。

  偎着他,情绪平稳的郁倪开始从余光里打量他。

  “为什么有这个木屋?”凉飕飕的风打从所有的缝隙中钻进来,这屋子不能住“我盖的。”这是他随便拼凑建成的。

  “你没有回家?”

  “不回去,”摩挲着她的背,仿佛借着碰触才能安心,火安琪居然有问有答。“要找你。”而且还多了解释。

  郁倪讶异的抬起一直闪避他的眼。

  “觉得我变了?”

  她点头。“变正常。”她虽然是笑着说,眼中却缠绕着百折千回的光芒。

  火安琪淡淡的牵扯了下嘴角。“我不想再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你不在,我的心一直发痛,痛得快要不能呼吸。”

  “傻瓜。”郁倪声音哽咽,眼中含着泪,想哭又想笑。

  “把你找回来,我就睡得着了。”他缓缓的说,身子变沉重了。

  为了找她,他已经好几个月没睡过好觉。

  这时郁倪才发现他的黑眼圈深浓得像墨一样,他的手搭在她的脸颊上,沉沉的压着她,仿佛她才是他的依靠。

  “你乖乖睡。”她不自觉轻声哄他,脸贴近他怦跳的心房。

  火安琪搂着她,先是手,然后是腿,八爪章鱼似的把郁倪抱个满怀,这才躺下来。

  “你这样……我不能睡。”她扬着头出声抗议,却看见他卷长的睫毛已经垂落,眼下黑青的线条净是疲惫,她掩住嘴,在满心疼惜里淡忘了满腹的悲伤疼痛。气息平稳,两人相偎相依睡着了。

  这一刻,月娘又来偷窥,洒下黄澄澄的光芒……

  此时,不该有人的窗外居然出现了人影,蹲在下头比手画脚,刻意压低声音。

  “嗯,看起来你我亲爱的小弟不准备回日光城了,这样好吗?”

  “你说哪里不好?”有个人打定主意唱反调。

  “说你没知识你还不承认,这屋子一踢就倒能住人吗,再说那个小妞的脸伤还需要治疗,这里连个会打针消毒的蒙古护士都没有,玩屁啊!”说话如此毒辣的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火箭。

  原来,两个还是放不下心的哥哥,摸着摸着又跟来。

  “要不然咧,”火雪城从木板的缝往里面瞧,“两小无猜睡得滚瓜烂熟,你嫌这地方破烂,有情人却如同在天堂。”

  “妈的,不懂成语就别乱说,你这个外国番。”睡得“滚瓜烂熟”,亏这个大白痴这么用,败给他!

  “你又高明到哪去,没学历、没品味、没格调的反骨卒子。”要翻烂帐,谁怕谁。

  眼看两人火焰高涨,龙虎相争又要没完没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