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狮子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每一个都不是凡人,尽管打了整夜的火,能见到这些恍若天神的人间奇男子,所有的辛劳都有了美丽的回报,但是一想到相处几十年的老邻居就失踪在火里,善良的人们又难掩痛楚。

  虽然天亮,大片的阴霾蒙住灰蒙蒙的天空,余烟袅袅的花园烧了大半,残花败枝看了叫人心酸无比。

  火安琪拖着虚浮的脚步回来了,跟随左右的哥哥们一个扭了手、一个拐了脚。

  “你们两个……”火抉想不出来为什么两个身强体壮的弟弟会鼻青脸肿,全身脏得像在泥巴里打滚过的猪。

  “还不都为了这家伙。”火觞用舌头顶了顶牙龈,该死!都肿起来了。

  “安琪没事就好,剩下的回家再说。”看着跟游魂差不了多少的火安琪,温柔的火雪城把受难的遭遇当吃补,至咽下肚子。

  “人呢?”火抉又问。

  “可能……凶多吉少。”昨夜火势磅礴,怕是跟花树一同化为灰烬。不过火雪城碍于火安琪不敢明说。

  火安琪捡起脚下的一朵残花,缺了数片花瓣的玫瑰楚楚可怜,高枝散叶,他把花儿拈着,眼看刮来的风将剩余的花瓣片片吹落,零丁的花蕊光秃得可笑,他悲伤得几乎要死去。

  他有心的,他的心终于尝到被撕裂的痛苦。

  如果可以放声大哭该有多好,要是郁倪在……她一定会大声的鼓励他用力的哭。

  他想哭,眼睛却干涸得什么都流不出来。

  “火抉,又完了。”无时不盯这火安琪的火觞翻翻白眼。

  “你才完蛋。”火抉沉黯的眼扫以一记回马枪。

  “我是说安琪又缩回自己的世界去了。”也许更严重。

  火抉示意火觞继续说下去。

  “你以为我跟雪城一个扭到手、一个脚受伤是怎么来的?都是他坚持要下河谷,差点冲落悬崖得来的,你有幸没见到他发狂的样子,下次……呃,没有下次,我不玩了。”

  火觞碎碎念。

  “那个女孩对他似乎很重要。”火雪城瞧着蹲下身子抱着头的火安琪。“也许我们之间,包括爸妈都没有人能这样翻搅他的感情。”

  “这些都不重要了,先把安琪带回家,其余的往后再说。”火抉弯下腰试图拉起火安琪。

  他没反抗,死去般的顺从。

  大家同声一叹。

  郁倪并没有死……

  冷凉的水泡着她的身躯,只有鼻子和眼睛还稍稍露出水面,乏力的身子载浮载沉……

  她的意识不是很清楚,只晓得自己在火堆里乱窜,狂乱的火快把她烤焦,呼天不应唤地不灵,不分东西南北的结果是夹着满身火焰跌入山沟里,是山沟里的淡水救了她一命。

  飘浮的意识,麻痹的身体,她看不见自已被烧黑的肢体,也感觉不到胸口有个还冒着血水的洞,没有冷热,没有痛感,她污秽的脸颓然的歪倒,意识好像要跟肉体剥离……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

  “哎唷,水里有个人,不知这是活的还是死的。”

  是……谁在说话?郁倪艰苦的睁眼,眼睛马上被灌进水。

  “郁心?”

  “队长吗?可是她穿便服。”

  “不管,救人要紧。”

  人影错杂,不知道有几个人……她好累啊!郁倪又团上眼。

  “赶快通知侍卫长,我们找到郁心队长了。”

  老老的口音是难啊?我……不是姐姐,我是我……

  郁倪被小心翼翼的捞起来,像条湿淋淋的美人鱼,只可惜这条美人鱼全身黑如炭,衣服黏在肌肤上,已经不成形。

  “快叫救护车!”

  “老天!”有人掩脸疾呼。

  经过搬动,没有知觉的身体被牵扯,一下子,锥心刺骨的痛超越了郁倪所能忍耐的颠峰,她昏厥了过去。

  接下来的兵荒马乱她一无所知。

  等她稍微有意识,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眼前一片模糊,她想用力张开,却禁不起刺激滑下一串泪液。

  “你终于醒过来了唷。”

  老老的嗓音,郁倪好像在哪听过。

  “别动、别动,好不容易从鬼门关回来,老天有保佑!”

  焦距很困难的调整到看清楚对方,郁倪透过纱布缓慢的适应了光线,眼前浮出老人的轮廓。

  一个福态的妇人,还有一个瘦劲却仍旧剽悍的男人。

  劳莱与哈台,一个胖,一个瘦,绝配阿,要不是她没办法牵动脸皮,谁会笑出声音来。

  “小姐啊,你脸上的伤还要一个星期才能拆纱布,这段期间你就住我家,我跟我家那口子没小孩,不会吵你的,你安下心来住着。”胖妇人边说边俐落的挖起一汤匙稀饭往郁倪微启的嘴唇塞,她退不得已只好先吞下去。

  滑腻的稀饭落进她不知几天没进食的肚子,五脏庙立刻发出咕噜的抗议声。

  “哈哈,会肚子饿,好好好,这表示活过来啦。”笑眯眼的胖妇人欣慰的点头。

  “你可要恢复过来,才不会辜负我家老头子把你扛回来。”

  她显然无话不欢,跟不吭气的老先生一比,强烈得让人很快便记住这对特别的夫妻。

  “我听说你小小年纪就是统领许多臭男人的骑兵团团队长啊,真是了不起,我是年纪大了,不然也想向你看齐逞威风呢。”胖妇人竖起拇指,连迭称赞。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